關愛海端 山巡醫療 - 關山慈濟醫院IDS紀實【人醫心傳第156期封面故事】

 

關愛海端 山巡醫療 - 關山慈濟醫院IDS紀實【人醫心傳第156期封面故事】

 文/黃昌彬、陳慧芳 攝影/黃昌彬

 

 

穿梭山巔水際,深入地形崎嶇的深山偏鄉海端,在東臺灣山地的布農族部落裡,有一個關山慈濟醫療團隊在此長久守護的溫馨故事。

 「我們來了!」關山慈院山地巡迴醫療車定期奔馳,拉近醫療咫尺,地理藩籬不再橫亙,「南」橫不再「難」橫。

 翻開關山慈院耕耘原民部落十五載的醫療扉頁,現出篳路藍縷、風雨無阻的動人景深。耙梳往昔,是那分真,不離不棄伴隨著布農族子裔,慈濟人大愛基因活絡了無醫村生機,也從消滅肺結核的無情肆虐,同步注入公衛理念,捍衛了部落族裔的健康。往診、施藥、轉診後送、衛生教育、急難救助、訪視濟貧……慈濟人使命不曾或忘:搶救生命、守護健康。

 

醫療甘霖灑原鄉 傳愛信使護布農

雄踞在中央山脈一隅的海端鄉,地處臺東縣西北端,鄉境廣袤,面積八百八十平方公里,位於南橫公路上,人口數四千多人,鄉轄:廣原、利稻、霧鹿、加拿、崁頂及海端共六村。霧鹿、利稻以布農族為主,百年前即落腳於斯,自食其力,與世無爭。現今原民青壯人口外流到城市謀生,當地隔代教養普遍,常為慢性病所苦,村民務農,高冷蔬菜舉目可見。

 

海端鄉利稻村一隅。

 

礙於花東縱谷的地勢地貌,部落位處高山,崎嶇難行,醫療資源無法即時 挹注與城鄉醫療差距存在鴻溝,千里迢迢,舟車勞頓,山民雖有健保,卻無醫療,部落往往無奈成為無醫村,居民天 性樂觀且醫療知識缺乏,加上「天生天養、小病用忍、大病用等」的錯誤心態, 致不少人延誤病情,造成無法挽回的悲劇。

時光倒轉十五年,當關山慈濟醫院啟業後,完全翻轉了山民就醫不便之窘境!二○○一年三月,關山慈濟醫療團 隊自發性組成往診團隊前進部落,用溫暖雙手膚慰大山子民,為海拔一千多公尺的南橫部落,帶來亟需的人道關懷及 醫療資源,解了燃眉之急。同年九月, 花蓮、關山慈濟醫院接受中央健康保險局(中央健康保險署前身)委託,正式辦理「海端鄉醫療給付效益提升計畫」(Integrated Delivery System,簡稱 IDS),延續服務到家的精神,提供鄉民緊急及重大疾病醫療照護。關山慈院 IDS 巡迴醫療車奔馳山林鄉野,十五載如一日,成了南橫公路上傳愛的信使, 風雨無阻。

 

金女士腳痛已持續一個星期了,張志芳醫師仔細觀察患部紅腫情況,診斷為「局部性皮膚發炎」。

 

早在二○○一年,打從緬甸華僑丘昭蓉醫師加入關山慈濟醫院團隊起,便展開了與臺東縣海端鄉部落居民的一生情緣。丘醫師在萬籟俱寂的深山部落循著微弱路燈敲病患的家門、為激勵孩童潔牙而與之約定比賽刷牙……執行偏遠醫療計畫成功控制部落的肺結核,宣導戒菸、戒酒、戒檳榔,點點滴滴烙印在村民的心坎裡,足跡踏遍南橫沿線,雖然現在這位「用餘生青春守護著部落的母親」已離世遠走,但她的守護山民的棒子,已有傳人接力。

 

艷陽下奔馳搶命 海端鄉醫靠臂膀

十月四日星期二,陽光普照,稻田環伺的關山慈院內,一如往常熙來攘往。中午時分,山地巡迴醫療團隊由婦產科張志芳醫師,門診副護理長余心怡護理師會同擔任司機的總務股劉金坤,在門診大廳前集合,為前往臺東縣海端鄉利 稻村、下馬村及霧鹿村,做行前準備, 清點完交班本、藥物點班本、血壓機、血糖檢測機、體重機、血氧濃度監測機、藥品等,張志芳及余心怡合力拉著小推車,小心翼翼將設備一一放進停在迴轉車道前的山巡車後,三人預計先開拔到最遠的利稻村,車程為一小時,再依序往山下駐點移動,山巡往返一趟約九十公里路程,預計晚間九點才能回到關山慈院。

「按時上山為村民看診,是分內之 事,稀鬆平常……」張醫師在車上侃侃談起支援南橫部落看診的過往,謙稱助 人僅是盡本分罷了。銀亮鏡框熠熠,一頭烏黑點綴幾撮白髮,斯文俊秀,張醫 師語氣和緩、態度堅定的暢談行醫見聞,對於原鄉部落,他有著一分難以割捨的情懷,「雖然有時候看診僅有一、 兩位病人,甚至沒病人,但我不來山 巡,村民更沒有醫療!」

 

巡迴醫療包內,裝載醫材等物,是山巡醫療團 隊不可或缺的救人利器。

 

「向病人衛教,有時候你說你的,他做他的,告誡不要喝酒、抽菸,仍是黃湯一杯杯下肚或菸不離手,甚至是嚼食檳榔,遵醫囑性不佳……這是全臺結構性、經濟性及供需的問題。」張醫師苦笑。

戴著黑框眼鏡,剪了個妹妹頭,看來就像剛畢業護理新血的余心怡,嘴角上揚,微微點頭,很難想到她已經是服務十一年的資深護理師了。

輪廓深邃,皮膚略微黝黑,余心怡是 海端鄉布農族的女兒,老家在海端村,夫家則在利稻村,中央山脈環繞,新武呂溪流水潺潺,登上海拔一千多公尺的世外桃源,其實是回娘家以所學回饋鄉親。

山巡醫療車一路奔馳,景物飛速往車後竄去,映入眾人眼簾的,也從平地稻田、小鎮景緻,轉換到人煙漸少、拾級而上、層轉蜿蜒的南橫公路。

銀灰色休旅車側邊的「關山慈濟醫 院」字樣醒目,車齡約兩年,感恩善心人士捐贈供作山巡專用。打從二○○一 年南橫 IDS 醫療服務啟動,迄今已經更換第五輛車,除了第一輛為救護車,其他三輛皆為廂型車。

二○○九年八月八日,莫拉克颱風引發水災,臺東縣各地受災嚴重,造成臺 灣五十年來最嚴重的「八八風災」,讓原本落石不斷的南橫路況更雪上加霜。

「每回風災,甚至是只有下大雨,土壤含水變鬆,山區就容易發生落石!」 余心怡指出,「莫拉克風災時曾發生, 通往利稻的橋斷路毀,我們每人背馱著重達約五公斤的藥物箱,爬天龍古道上山(約四十五分鐘)、下山(約三十分鐘),沿途山路崎嶇難行,走到腿軟。 而一週兩次的山巡途中,巡迴醫療車被小落石砸中也屢見不鮮,記得三年前, 有一次我們要下山,因尖銳小落石滿布地面,造成輪胎爆胎,『被迫』要在利稻過夜。而村長也廣播,山下發生土石流,村民都不可以下山。隔天路況允許下山時,我們的車輛壓到石頭,又發生 了第二次的爆胎!總務股同仁馳援現場,更換輪胎。」「七年前,有一次為了要上山看診,甚至還以流籠作為交通工具,驚險萬分。」現在因為安全考量,流籠已經被拆除了。

 

銀亮鏡框熠熠,一頭烏黑點綴幾撮白髮,斯文 俊秀,張醫師對於原鄉部落,他始終有著一分 難以割捨的情懷。

 

在山巡護理人力編組上,護理部下轄「急診」、「病房業務」、「公共衛生」三個區塊,而「公共衛生」之下, 可再區分「門診」(一般業務)及「社區」(居家護理)兩部分,「門診」現有十三名護理師,部分人力每周二支援山巡服務,「社區」則有五位白衣大士, 部分人力在每周五山巡時,順道前往居家訪視個案。

 

余心怡護理師前往利稻 派出所,轉交一位員警 (在向陽派出所服務,前一周來看診)的高血壓複方用藥,醫療團隊為病人至山下藥局領藥,再送藥到府的服務,既貼心又便民。

 

南橫山巡醫療服務,霧鹿及下馬部落合併算一個診次(三小時),利稻則單獨計算。現有三位醫師及七位護理人員輪值,包括:每周五看診的家醫科許盛榮醫師或腎臟內科吳勝騰醫師、每周二看診的婦產科張志芳醫師輪流前往,搭配布農族的感染控制管理師兼公衛組長馬秀美及門診副護理長余心怡;護理師邱燕婷、黃小玲、邱校芬、金效俞等,還有阿美族的孫美琪護理師;再加上輪班擔任司機的六位總務股同仁,組成了最穩妥的團隊。

 

 

十月四日周二 突遇山石崩塌 攀越天龍古道

二○一六年七月八日,尼伯特颱風又重創臺東縣,南橫路上多處風災肆虐痕跡仍歷歷在目。十月四日,IDS 一行 人前往利稻部落,道路柔腸寸斷,崎嶇顛簸,兩旁皆無路燈,行經六口明隧道附近,已約略看到因中秋節期間兩個颱風侵臺所造成的零星落石散落地面,雖沿途有多處搶修工程在進行,關山慈院團隊依舊使命必達。抵達利稻衛生室先卸下設備,接著劉金坤啟動車上廣播系統,開著車子繞行利稻村一圈,以國語及布農族語重複播放——「各位鄉親大 家好,我們是關山慈濟醫院巡迴醫療團隊,為了維護鄉親的健康,請到我們看診的地點,由專業的醫師為您的健康把關,慈濟醫院關心您。」短短三分鐘便完成昭告村民的任務。「這裡貧富懸殊,不是雇主(地主)就是受雇者,酗酒者多為基層鄉民,無法翻身……」劉金坤感嘆道。

利稻村人口數約三百人,霧鹿村約一百五十人,下馬村約五十人,山巡醫療隊拾級而下,配合公路總局第三區養護工程處公告的交通管制時間,服務鄉親。張醫師說,有時看診僅五至六位病人,有時連一位病人也沒有。

 

十月四日下午兩點五十分,六口明隧道前發生嚴重大坍 方,瞬間山林變色、地動天搖。

 

「前陣子颱風過後,我一直穿著潮濕的鞋子工作,皮膚很癢就去抓,結果起水泡,痛得要命……」三十七歲的金女士是第一位抵達衛生室求診的病人,腳痛已持續一個星期了,以打零工維生,護理師為其量血壓、體重、耳溫、心跳脈博,發現體重過重,病人自述症狀後,張醫師仔細觀察患部紅腫情況,診斷為「局部性皮膚發炎」,開立了三天量的口服消炎藥及外用藥膏,雙管齊下,並叮嚀回診時間及每日用藥次數與數量,再由護理師將患部貼上透氣OK 繃,並送了她幾片紗布供塗藥膏時使用,「屋咪娜(謝謝)——」金女士道了謝,喜孜孜的騎著摩托車離去。

一位近八旬的胡老太太,日前跌倒,造成身體瘀青,到診療站上尋求醫療協助,醫師懷疑是顴骨斷裂、可能有腦內出血,初步開立一些止痛藥後,請老太太家屬送她到關山慈院急診,所幸僅是皮肉傷,無骨折情形,事後老太太在家人的陪伴下,到山巡醫療站登門道謝。「在關山慈院門診時,若發現有病人是從山上下來就診,因看報告及換藥緣故,等候時間較長,我們會安插看診,好讓村民能趕上一天僅有的兩班車(公車於上午九點及下午兩點對開),順利返家。」余心怡說道。

「依莎拉巴哈?」(布農語「哪裡痛?」)、「阿拉嘎蘇夢右?」(你有沒有按時吃藥?)……若原住民耆老無法以國語交談,透過余心怡即時翻譯,也能準確讓張醫師在第一時間掌握病情,溝通無礙。

「哪裡痛?手舉高我看一下,最近有無提舉重物……」爽朗的笑聲是張醫師的招牌,細心診療、貼心問候總讓病人完全放鬆,酥軟到心坎底!投身IDS六年多來,他與村民建立了深厚的情感。

邱小姐有嚼食檳榔及飲酒習慣,幾個月前因騎摩托車跌倒,右上臂受傷,到國術館推拿卻都治不好,張醫師診斷為「手臂疼痛」。她右手肘肌肉關節疼痛持續一週,張志芳仔細問診:「吃藥會不會過敏?有沒有糖尿病、高血壓?右手要多休息……。」邱小姐尿酸過高,有飲酒習慣,醫護一再叮嚀戒酒。而一年一次於利稻及霧鹿舉辦的擴大衛教活動,便是希望能夠不斷強化村民的預防醫學知識,以免健康受到危害。

醫療團隊為病人至山下藥局領藥,再送藥到府的服務,既貼心又便民。四日 午,利稻村僅有兩位村民求診。余心怡利用沒有病人的空檔時間,繞過幾條小路,前往利稻派出所,轉交一位員警(在向陽派出所服務,前一周來看診)的高血壓複方用藥。

下午三點二十分,利稻村長夫人突然廣播:「六口明隧道前於下午兩點五十分發生嚴重大坍方,請村民不要下山,預計需四至五個工作天才可以搶通。」原訂霧鹿及下馬的診次被迫取消。雖然聽到廣播,張醫師仍堅持看診到四點半,才聯繫利稻衛生室旁的消防隊派車護送慈院同仁到天龍古道入口,再以步行方式翻山越嶺下山。

 

發生嚴重大坍方後,張醫師仍堅持看診到四點半,才聯繫利稻衛生室旁的消防隊派車護送慈院同仁到 天龍古道入口,再以步行方式翻山越嶺下山。

 

天色逐漸昏暗,氣溫驟變,飄起了細雨,天龍古道籐蔓橫生,枯木散倒一地,大大落石四處可見,十分驚險,完全復刻古代山地部落求醫困難的景況。醫師一身白襯衫、領帶、西裝褲、皮鞋裝扮,護理師全套白衣褲、白鞋外加深藍色背心與外套,眾人皆腿軟乏力、氣喘吁吁、汗流浹背,加上地面泥濘不堪,青苔濕滑,不時發生滑倒等情事, 大家仍咬牙前行,穿梭在叢林茂密間, 無視部分路段無扶手欄杆,可能一個不小心就會跌入山谷的危險,大家順手拾起木條當起了拐杖,勇往前行。

 

山巡醫療團隊穿梭天龍古道,地面泥濘不堪,青苔濕滑,且不時發生滑倒等情事,仍咬牙前行,穿梭在叢林茂密的山林間。最後終於行過搖搖晃晃的天龍吊橋,歷劫歸來。新武呂溪一目了然,山高水長。

 

「我走過天龍古道四次了!」劉金坤回憶遭遇南橫路斷,便需與醫護一同背著醫藥器材上山下山的經歷。在幾個驚險的近乎垂直下切路段,人與人之間,必須保持一定的距離,以一次通過一個人的挪移方式,壓低身體緩緩往前,以策安全,由於潮濕地面滿布了尖銳石片碎礫,四周也無任何可供抓扶的樹枝或支撐物,若人和人間隔太近,拿捏不好,後者若踢到石塊,高度正好會削到或擊中前面夥伴的後腦勺,頭破血流就難以避免了!

 

 

雖然一路步步驚心,但內心底層卻是踏實的,因為醫療團隊知道,這沿途的險阻,只是通往照顧部落鄉親健康的必經過程!

約莫半小時,眾人聽見溪谷潺潺流水聲,峰迴路轉,柳暗花明,不遠處,天光亮了起來,紅通通的天龍吊橋身形若隱若現,坦途就在不遠處,同仁們將拾來充當柺杖的木條依序整齊倚靠在天龍吊橋的入口處。這時張醫師突然說道:「留給下一個要入山的人吧!」陪伴眾 人走過險途的木條,霎時都昇華成了愛心登山杖。

 

新武呂溪

 

天龍吊橋

 

目送山巡同仁的身影,走過搖晃的古吊橋,消失在視野的另一端!而此時,也快要五點半了,關山慈院另外派車前來接送的總務股同仁,也早已守候多時,看見大家歷劫歸來,毫髮無傷,這也才放下了心頭的一塊大石頭,大家彼此打氣,隨著逐漸灰暗的天色,踏上歸途!

至於載著大家上山的那一輛關山慈院巡迴醫療車,只能默默守在利稻衛生所前,等著路通之後,再次帶著醫療之愛,穿梭在南橫部落群山峻嶺間。

 

十月十一日,下馬村一處原本筆直的柏油道路,經日前颱風期間的大量土石沖刷而走山,地基流失的結果,路面高差竟超過一層樓高,迄今仍未修復。攝影╱陳正邦

 

十月十一日周二 勉強通行即時送藥 路邊搶救車禍傷者

南橫山區嚴重大坍方,面積駭人,適逢雙十連假期間,臺灣東部接連下了幾天大豪雨,讓搶通進度跟著延宕。十月十一日早上,天氣總算轉晴,院方與工務段確認前往利稻村的道路仍未開通、下馬及霧鹿村路況不佳,但勉強可通行。醫療團隊冒著大雨過後,坍方機率極高的風險,仍舊挺進部落送愛。醫療團隊檢點醫材藥品等,準十二點整,由總務股賴家勳駕駛八人座的山巡車,載著張志芳醫師、邱校芬護理師前進山區。

大雨沖刷過後的南橫,四處可見颱風造訪的足跡,除了地面布滿著大小的礫石,還有湍湍溪流匯聚而成的小瀑布。行駛在崎嶇不平的山路,車子顛簸得特別厲害,下馬村更出現了路基下陷近一層樓高的恐怖景象,醫療團隊在山水間小心探路,有驚無險的抵達霧鹿活動中心。

「有人發生車禍了,趕緊先開車過去看看!」等待病人求診過程中,張醫師突然接獲村幹事來電,說明在下馬至霧鹿段,發生了小貨車翻覆意外,聞訊,趕緊偕同同仁驅車前往。抵達現場時,已有一輛救護車在救援摔落山下、現年六十六歲的胡女士,其夫宋先生年近六十,頭部出血,躺臥路旁等候救護。

「腳會不會痛呢?」張醫師先幫忙初步檢傷,並輕輕移動宋先生的手腳,確認是否有骨折;一旁護理師則持續觀察他的意識,並以布農族語安撫其心,直到第二部救護車趕到現場,醫護團隊才返回霧鹿繼續看診。

娘家就在南橫的邱校芬護理師,跟著上山巡迴醫療已有十載歲月。她不諱言地說,面臨不斷惡化的路況,雖然想幫助族人的信念不變,但現在多了幾分害怕,經常得擔心上山會不會遭遇坍方落石。

邱校芬的母親獨自住在下馬村,四日下午大坍方後,邱校芬曾接到母親電話詢問:「慈濟醫院最近會不會上山? 我的血壓藥快沒有了,胃也一直不舒服。」所幸,隔周就恢復駐點看診,校芬才不必擔心母親的用藥問題。

 

十月十一日,於霧鹿等待病人求診過程中,在下馬至霧鹿段突然發生了小貨車翻覆意外,聞訊,張志芳醫師趕緊偕同邱校芬護理師驅車前往搶救。攝影 ╱陳正邦

 

風災路斷後,共有十三位病患看診,症狀為頭暈、糖尿病、高血壓、痛風及感冒等;其中一位住在利稻村的病人,雖因道路受阻,無法看診,但因著慈院的貼心及用心,也順利地拿到了血壓用藥。原來,醫療團隊在確定無法抵達利稻村時,護理人員便事先與村長電話聯繫,請村長統計需要開立藥物的人數並回報,護理人員再將藥品轉交至霧鹿派出所,方便其他村民下山時,一併幫忙領取。

而之前搶救的車禍傷者,已順利轉送到關山慈院,急診當班醫師吳勝騰進行了電腦斷層掃描後,發現宋先生有腦出血狀況,為爭取時效,立即再轉送臺東市馬偕醫院進行腦神經外科手術,胡女士則左手骨折、右側肋骨斷了兩根,左肩皮肉大片挫傷。為了方便家屬照顧,吳醫師飛快地為兩夫妻辦理了轉院手續。

 

十一月十八日周五 先到下馬 登高霧鹿

周五由腎臟內科吳勝騰醫師、黃小玲護理師及總務股賴家勳組成的山巡醫療團隊,照例前往南橫高山執行IDS任務。

來到關山慈院服務了兩年,也實際參與 IDS 兩載,吳勝騰道:「腎臟科醫師與病人關係很密切,在病人洗腎之前,便很密集的照護,尤其末期腎病病人一個星期至少要來看診三次,可以清楚看到疾病的變化,腎臟科的病人需要一輩子的照顧!因醫病之間連結性強,與病人就像家人般的熱絡。」

 

霧鹿往診,吳勝騰醫師及黃小玲護理師,關心村民用藥安全。

 

「關山鎮往南或往北四十公里之內, 沒有任何醫院。評估關山鎮,僅需一間洗腎室,就能夠照顧鹿野、池上、關山的腎友。」吳醫師說,針對洗腎病人的後續照顧,關山慈院目前與關山鎮上專司洗腎的東興診所攜手合作,相隔車程約五分鐘,經由轉介,達成共同照料、造福腎友的目標。

來關山慈院才滿半年的總務股賴家勳,一同輪值擔任山巡醫療車司機,這份工作讓他覺得特別有意義,不僅可以謀生,也能夠直接幫助到病人。這次驅車南橫,途中仍見多處坍方,山坡側滿目瘡痍,連綿青山竟出現處處如剃了頭般一個窟窿一個窟窿的光禿禿景緻,彷彿一道道灰褐色的鼻涕懸掛在翠綠的山體表面,十分不協調。下馬村一處原本筆直的柏油道路,經颱風期間的大量土石沖刷而走山,地基流失導致路面高差竟超過一層樓高,迄今仍未修復,整排倒臥於路旁的樹木,令人觸目驚心。

「在關山慈院值急診時,一位南橫部落的村民被只有拳頭大小的落石擊中腿部,大腿骨卻斷掉了,想一想,如果是打中胸部,可能就沒救了!這類被落石擊中而來掛急診的民眾很多,就連當地的計程車司機,這麼熟悉路況都會被打斷腳!」吳醫師止不住感嘆。

前往支援山巡醫療服務以來,讓吳醫師印象最深刻的案例就是有一位五十多歲的胡阿伯,因為罹患了青光眼、痛風、腎衰竭,以致看不見世界,他住在南橫山地部落裡,交通不便,每次坐車到關山慈院求診,單程就要花費新臺幣 一千多元的車資,造成龐大經濟負擔。

「由於先前胡阿伯長期服用止痛藥, 經抽血檢測腎功能,發現腎功能慢慢地退步,不能再使用較強的止痛藥,改用其他藥物搭配降尿酸藥品對治,舒緩了病人的不適。」胡阿伯很感激慈院的用心,減少了他舟車勞頓、所費不貲且路途危險的求醫之路,也改善了生活品質。「這讓我覺得很有意義!」吳勝騰回憶道。

黃小玲護理師指出,家訪個案中, 不少病人會囤積藥物,甚至「自己當醫師」、「選擇性的吃藥」,造成「遵醫囑性不佳」、「不按時服藥」等棘手問題。因此不斷地衛教病人,為之檢查藥物屬性及是否過期,成了例行服務。 「胡阿伯因眼睛看不見,吃藥時都是用手觸摸,我們曾發現他的有些用藥應該有剩餘,但卻沒有了,或者應該吃完了,卻還剩一堆。於是我們到他家,把所有藥物,包含衛生所開立的,全部重新拿出來整理一遍,就是擔心藥物之間會產生交互作用。」

十八日首站,抵達下馬部落,這個迷你聚落,僅由三排低矮平房組成。村內幾名孩童嬉戲追逐,狗兒懶洋洋踱著,咕嚕大眼好奇地望著醫護人員造訪,往診部落內八十七歲的邱阿嬤,雙下肢罹患退化性關節炎,做過人工關節置換,又罹患高血壓。因兒子酗酒,家庭支持性不佳,無錢下山看病,長期以來,血壓控制不穩定,醫療團隊不放棄,每次來都持續衛教。

邱阿嬤聽見醫護人員造訪聲音,拄著助行器緩步踱到戶外,坐定後直嚷著:「膝蓋很痛!老了喔。」「最近有感冒、咳嗽、流鼻水嗎?」吳醫師蹲下身,湊近邱阿嬤身邊細心詢問,並拿出血壓機量測血壓指數,赫然發現邱阿嬤血壓,竟然高達二百一十五毫米汞柱(mmHg),眾人遂進入屋內準備進一步檢查,吳醫師為邱阿嬤仔細聽診,並通盤瞭解用藥情形、近日生活情況、觀察腳部有無水腫、呼吸是否急促後,診斷為感冒,加上未服用七天前所開立之 藥物,導致高血壓!

 

邱阿嬤聽見醫護人員造訪聲音,拄著助行器緩步踱到戶外,吳醫師拿出血壓機量測阿嬤血壓指數。

 

 

吳勝騰醫師開立了降血壓、咳嗽化痰 及消炎止痛藥,由黃小玲護理師將藥袋交付給邱阿嬤,以布農族語說明務必按時服用,才有效果。從中壢返家的大女兒,聽聞醫護人員講述阿嬤病況,醫護人員又再三叮嚀其他注意事項。暫別了邱阿嬤,一行人繼續前往霧鹿部落。

山巡醫療車蜿蜒挺進,顛簸依舊,車後座的緊急醫療加強包等,因路況崎嶇,車胎只要碾過布滿碎石坑洞的跳動路面,便喀啦作響一陣,常人腸胃恐早翻攪作嘔了!「你看!又崩山了,煙霧粉塵瀰漫在山腰……」吳醫師指著窗外的坍方土石道,沿途多處崩塌地點,像被炸山般,見證大自然無情的毀滅威力,這也是醫療團隊上山時,最不願意碰到的事情!

南橫公路每遇大雨,常發生邊坡土石流及落石等,不可預期的驚險情形,但基於職責,即便面臨道路中斷或颱風侵襲,無論是駐守山區的警消人員、修復道路的工程人員,以及每周山巡的關山慈院醫療同仁,都必須冒著危險堅守崗位,用生命陪伴生命,送愛南橫,守護偏鄉居民。

 

「你看!又崩山了,煙霧粉塵瀰漫在山腰……」吳醫師指著窗外的坍方土石道, 進入霧鹿村時,沿途多處崩塌地點,像被炸山般,見證大自然無情的毀滅威力,透露了醫療團隊山巡時,最不願意碰上的事情!

 

「山巡成員內心無不暗自祈求,希望不要碰上路坍,像有位學姊,她就爬過天龍古道多次……」黃小玲護理師透露。眼見即將進入霧鹿村子,賴家勳旋即啟動了車上廣播系統,揚聲告知村民醫療團隊來了!一到霧鹿活動中心,賴家勳身手矯捷地卸妥細軟,並與醫護協力建置擺妥醫材,等待村民上門。而方才那個山麓坍方之景,就正好落在活動中心咫尺之遙,更彰顯醫療資源挹注在此之珍貴。

 

霧鹿村的宋明堂與胡古鳳英夫妻檔,異口同聲感謝關山慈院兩位有愛心的醫師救治,才能在車禍受傷後,挽回一命。

 

霧鹿村第一對求診病人,為宋明堂與胡古鳳英夫妻檔,倆人正是一周前十月十一日於下馬發生車禍,被張志芳醫師協助搶救的傷者。夫妻倆談到意外發生時,仍心有餘悸,他們異口同聲感謝關山慈院兩位有愛心的醫師接力救治,才能挽回生命!

複診時,吳勝騰醫師仔細檢查兩人的傷口,審視手部關節及肌肉拉伸可否正 常動作,伸展彎曲會不會疼痛,又提醒二人後續復健的重要性。望著溫馨的醫病互動,讓人感受到醫師的真情與救人天職的實踐,讓人幾乎忘記這裡是高山部落,而非醫療診間。

宋明堂之前還曾因肺炎發燒住院,也順便追蹤復原狀況,結果一切良好。看完診,吳醫師與黃護理師走出診間,陪著宋明堂步行回家,要看看他在其他醫院所領取的藥物藥性及服用的時效性。

吳醫師語重心長談到,關山小鎮民風純樸,除了好山、好水之外,南橫沿途部落更是「好人情」,若在都會區行醫可能會感覺是在「做工」,但在這裡則感覺像是「做菩薩」,不僅偏鄉民眾感謝醫師,更完全信任醫師。在都會區,病人可能會查證究竟醫師說的是否屬實,或是再去詢問其他醫師的意見;但在這裡行醫,只有人與人之間對彼此的信任,流動著!

 

霧鹿村活動中心內,黃小玲護理師利用沒有病人的空檔時間,填寫交班本。

 

十一月十八至十九日 周五周六 落腳利稻 夜間待命

利稻部落,海拔一○六八公尺,為臺 東縣境海拔最高之部落,依山區臺地而建,從遠處眺望房屋井然有序,農地錯落有致,是旅人的中繼站。

十八日下午六點前,醫療團隊一行人風塵僕僕,終於抵達了終點:利稻村衛生室,天色早已昏暗。在村內簡單用膳後,持續看診服務。一對就讀國小四、五年級的胡姓兄弟,有感冒及久咳不止症狀,童言童語的小朋友,對於醫師叔叔的聽診、問話,有問必答,領完藥, 只見兩兄弟零星咳嗽幾聲,先後跨出衛生室,嬉嬉鬧鬧消失在夜幕裡。滿天星斗高懸,高麗菜田蟲鳴四起,劃破靜謐的夜。

 

來關山慈院將屆滿半年的總務股賴家勳,擔任山巡醫療車司機,他覺得特別有意義,因為能夠直接幫助病人。

 

十九日上午六點至九點時段,只有三位病人求診。其中一位陳女士,看完診,還特地返家製作了溫熱的南瓜豆漿,送來IDS駐點,感謝醫護人員長期以來對她的照顧,不但幫醫護團隊補充活力,也暖了眾人的胃。

 

十八日傍晚,醫療團隊在利稻村的雜貨店簡單用膳後,持續看診服務。

一對就讀國小四、五年級的胡姓兄弟,有感冒及久咳不止症狀,童言童語的小朋友,依序量完體重及監測耳溫後,對於醫師叔叔的聽診、問話,有問必答。

 

待看診時間屆滿,兩人隨手收拾並將車輛開出衛生室,不過,車上卻不見吳醫師的蹤影,原來,他早先一步抱著承載病人愛心的豆漿容器,緩步前往陳大姊家中歸還道謝,不過還了一個卻又婉拒不了她的盛情,反倒拎了四大罐的百香果醃製南瓜泡菜回來!駛離幾公尺,在村子口瞧見吳醫師高挑身影負著沉甸甸的袋子,「陳大姊自製的泡菜,很有名耶……」黃小玲與賴家勳不約而同地讚歎!「我們走吧——!」吳醫師「碰」 的一聲,關妥車門,迎著朝陽,山巡者們歡喜踏上歸途!

 

陳大姊看完診,還特地送來溫熱的南瓜豆漿,感謝醫護人員長期以來對她的照顧。

 

總計十八日下午至十九日上午九時:下馬村往診一名病人。霧鹿村有四人前來求診。利稻村內,含夜間待命診時段,服務了六位村民。共十一位病人受惠。十五年來,關山慈濟醫院海端鄉醫療給付效益提升計畫 ( 簡稱 IDS) 於二○○一年九月開辦,統計到二○一六年十月為止,從支援衛生所門診、巡迴醫療、慢性病訪視、居家照護、擴大衛教、到預防保健,總共照顧了六萬三千一百六十六人次的山民鄉親。

望著笑逐顏開的耆老們延年益壽樂活著,聽著南橫公路沿途村落裡傳來的悅耳孩童呵護聲,一句貼心問候、一包救命藥方、一群大醫王白衣大士……自然流露人性真善美,伴隨布農族八部合音迴盪天際線,碰觸聽診器之溫熱,不曾稍減!青山翠谷水光瀲,諦聽山地巡迴 醫療隊跫音,為利稻、霧鹿、下馬帶來一盞希望。

山水好人情,醫病一世情,在南橫部落裡,持續發酵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