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56期名師講堂】醫心行慈善 - 對談人:林俊龍、黃思賢、李偉嵩

 

【人醫心傳第156期名師講堂】醫心行慈善 - 對談人:林俊龍、黃思賢、李偉嵩

 

林俊龍,旅美二十五年的心臟內科醫師,曾任洛杉磯北嶺醫學中心院長;黃思賢,跨國企業家,同時是慈濟美國總會第一任執行長;兩人幽默對談,從美國到臺灣,投入慈濟的心情點滴。對談最後,慈濟菲律賓分會執行長李偉嵩,坐著輪椅,也在菲律賓慈濟人醫會史美勝醫師、盧尾丁醫師、柯賢智醫師以及林小正師姊的陪同下出現。七位跟隨證嚴上人二十多年的弟子共眾一堂,分享人生修行的智慧法語。

 

 

募醫療專業也募心募款 共創美國義診中心
林俊龍 (以下簡稱「林」):回到臺灣,今年是第二十一個年頭了,我們歷經了很多大小事情。對思賢師兄來說,他都是走在前面,因為慈善都是走在前面,醫療就跟在後面一起,兩者是分不開的。我們的醫療,就是病人在什麼地方、需要什麼,我們就去提供服務。思賢師兄在一九八九年第一次回來臺灣,後來我們一起為美國慈濟義診中心的募款舉辦餐會,還辦了很多的園遊會。這是思賢師兄以前的美國駕照,你們看那一把鬍子,在證嚴上人的調教之下,他現在非常精進,已經是變了一個人,我請他自己跟大家說明。

 

黃思賢:各位剛剛看到我「慘不忍睹」的照片,其實以前真的是顛倒,可以花好幾千塊臺幣去弄捲頭髮、還留鬍子,以為自己很帥,其實是蟋蟀的蟀,碰到上人就被「刮鬍子」。一九八九年我進入慈濟,答應上人說「年底一定有一個靜思堂」,捐贈給上人。那個時候臺灣有什麼,美國盡量就跟著有什麼,只是規模比較小。

 

 

後來遇到林執行長,我拜託他「救人,我沒有辦法;你負責醫療,我負責募款。」所以有力出力、有錢出錢,把義診中心辦起來。我也知道,上人在臺灣的醫療志業非常辛苦,需要一位非常忠心而且深入佛法的大醫王,所以就請了林執行長。執行長毅然決然在二十一年前,回來幫助上人,我非常感恩林執行長當年「拔刀相助」。

 

 

投身力行佛教 把握一生一次的機會
林:一九七○年畢業之後,我就到美國去了,一共去了二十五個年頭。一九七七年,我立業成家,那時名利雙收,他們叫做「七子」登科,有了房子、妻子、兒子、車子等,後來甚至連孫子都有了。接著我開始研究哲學、研究佛學。雖然我在天主教醫院工作,修女、神父每天都在問我,我的見解就是跟天主教格格不入。但是研究了老半天,佛學說你要聞、思、修,還要信、願、行。美國有各種不同的基督教醫院,卻從來沒有看過一家佛教醫院。

一九九一年,我第一次到花蓮,見到上人之後,他的一席話令我豁然開朗,也回答了我一直以來的疑問,改變了我的下半生;佛教並不是沒有「做」,上人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佛教而做。當場,我就答應上人,退休以後,一定來為慈濟努力。回到洛杉磯之後,一九九三年,在阿罕布拉市 (City of Alhambra) 成立了海外的第一家慈濟義診中心。

保羅 ‧ 寺崎 (Paul Terasaki) 教授在三年前,應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成立二十周年慶的邀請至臺灣演講,順便來看看我。當年我要離開洛杉磯回花蓮的時候,他請我吃飯、告訴我說:「你頭殼壞掉!為什麼放棄你二十五年來在這裡努力的一切?」我跟他說:「我是一位佛教徒,這是我一生一次的機會。」三年前他回來看我的時候,他跟我說「你做了正確的抉擇」。我要退休的時候,醫院幫我辦了一場退休慶祝會,他們以為我退休就是「徜徉沙灘、享受陽光」。我要跟各位說,二十年來,我還沒到過沙灘享受陽光!

 

 

助人反遇襲 人生無常甘願受
林:二十幾年前,我們成立國際慈濟人醫會的時候,菲律賓這些「原班人馬」到今天都還在。不光是這樣,還有一位最重要的菲律賓分會執行長李偉嵩師兄,他幾天前在奧莫克受到衝擊,體會了人生無常,我想讓他親自跟大家來分享。

李偉嵩 ( 以下簡稱「李」):我今年六十二歲,參加慈濟二十一年,都是負責醫療。在菲律賓,都是我幫人家推輪椅,送人家到醫院開刀;這一次是我自己坐輪椅,自己進開刀房「被開刀」,真的感觸很深。

海燕風災之後,慈濟在帕洛與奧莫克建立大愛村,我負責奧莫克的大愛村,到今天已經蓋了一千五百八十五間房子,下個月就要告一段落。每次我去奧莫克,一定會跟鄉親分享上人的靜思語,那一天我跟他們分享「人生無常」,跟他們講說「分享結束之後,走出去會發生什麼事情,我們都不知道。」沒想到一出去,就發生在我身上。

在菲律賓想洗澡,沒那麼簡單,要自己去打水;慈濟挖了一口井,可以無限制地讓他們洗澡。聽到他們的笑聲,看到這個歡樂的畫面,我趕快跑過去要留下珍貴的記錄。當時我很專注地在拍照,沒看到有一個人走過來,他的手藏在後面、拿了一塊石頭。等到他離我很近的時候,我看見他的眼神,很兇、很可怕!那是一雙不正常的眼睛。他拿著石頭砸向我,衝過來再打我一拳,我倒了下來。站起來之後,他又衝過來,我把他推開,鄉親們也過來保護我,之後帶我去醫院檢查。

這一路上,我覺得皮肉的痛、不是那麼痛,真正的痛是心裡的痛。我們這兩年來來去去,用這麼多的心思與時間,為了給鄉親一個好的生活,還會發生這種事情;鄉親看到這件事情發生,他們也很難過、很內疚,因為沒有保護到我。記得在海燕 ( 風災 ) 的時候,我們也遇到很多問題,但是上人跟我們說:「我們是菩薩、是志工,是我們自己甘願去,沒有人請我們去,是我們自己要去的。如果遇到不好的事情,我們沒有權利抱怨。」

 

 

原諒別人善待自己 做慈濟到最後一口氣
李:我一直在想,如果發生這件事情,讓我退轉,這會是我終生的遺憾,所以我要突破。當下,我就原諒這個打我的人,他無罪,因為他是不正常的,上人曾說「原諒別人就是善待自己」。

隔天,德宸師父打電話給我:「上人很關心你,你回來、在我們慈濟的醫院治療。」我答應德宸師父,明天星期天就買機票回去,我要聽話。我家師姊 ( 太太 )、孩子都很反對,他說:「爸爸,我們這裡比較方便,你去臺灣,我們就不能孝順你啦!」我回答:「你們不知道,這是師徒之情。上人是我心裡的媽媽,上人說什麼,我都要聽他的;我要孝順上人,我回臺灣會讓上人安心。」

在臺北松山機場,已經有花蓮慈院林欣榮院長、慈濟大學醫學院楊仁宏院長等人,在那邊陪我。晚上六點多到花蓮,一群醫護人員在等我,很快地進行檢查,隔天星期一早上八點開刀,還不到二十四小時。感恩我們慈院的醫療團隊,他們的效率是這麼好、這麼高,還有外傷中心王健興主任妙手回春,把我縫得很好。所以我這幾天,一直跟我的「熊貓眼」講說,「不要太快消失,因為要來這裡亮相。」

上人曾經講過一句話,「慈濟不會讓你白做」。在這幾天,志工師兄、師姊們,醫生來看我,那種溫馨、被愛包圍的感覺,真的很感動;做了二十一年的慈濟,真的沒有白做。上人說,他做慈濟要做到最後一口氣,我在這裡發願,我追隨上人,做慈濟要做到最後一口氣!


(整理/沈健民,二○一六年國際慈濟人醫會年會九月十五日「心醫行」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