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55期封面故事】求好眠 - 臺北慈院睡眠障礙跨團隊治療

 

【人醫心傳第155期封面故事】求好眠 - 臺北慈院睡眠障礙跨團隊治療

文/楊美貞 臺北慈濟醫院胸腔內科主治醫師

 

睡不好,是多夢、太累、壓力太大,
是過敏鼻塞、顱顏構造異常、過胖、或任何其他原因?
長期睡眠時反覆缺氧,易引發心臟病、心肌梗塞、高血壓、腦中風等疾病,
睡眠呼吸中止症常被忽略,等到引起嚴重疾病時才發覺。
臺北慈院睡眠中心結合胸腔內科、耳鼻喉科、
口腔顎面外科及身心科、中醫科,甚至小兒科,
提供跨科團隊治療,為睡眠障礙患者量身規畫治療方案,
助人人夜夜好眠……

 

臺北慈院組合跨科團隊解決睡眠障礙。左起:耳鼻喉科郭彥君醫師、藍敏菁醫師、胸腔內科楊美貞醫師、口腔顎面外科許博智醫師。攝影/吳裕智

 

您的枕邊人每天晚上睡覺,總是鼾聲如雷,有時卻又突然安靜個幾秒鐘,像是停止氣息一樣,正當您擔心要不要搖一搖對方時,他又接著發出如雷般轟轟的呼吸聲嗎?不要輕忽此情景背後所隱藏的危機,這是「睡眠呼吸中止症」的典型表現。

在門診裡,曾有一名六十多歲的男性,晚上總是睡不好,白天精神差,開車時險些發生車禍,嚇得自己當場冒出一身冷汗,來就診接受檢查後才知道自己有睡眠呼吸中止症。還有一名五十多歲的女性,罹患高血壓及心律不整多年,這麼多年了都規則服藥,但仍常常在夜間發生急性心律不整,幾乎每個星期都要半夜送急診,還得常常忍受心臟電擊整流的痛苦,後來才知道,原來是睡眠呼吸中止症作祟。

這也呼應了臨床的研究結果。近來許多研究文獻顯示,睡眠呼吸中止症與許多疾病有著密切的關係,然而卻常被忽略,往往到了併發其他嚴重的疾病時才發覺。

 

睡眠呼吸中止症是疾病 需警覺盡早治療

「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從小孩到大人都有,大多是三十到六十五歲的青壯年男性,男女比例約為五比一。

 

 

多數患者是鼻子和上呼吸道的問題,例如過敏性鼻炎者經常會鼻塞、顱顏構造異常造成下巴較小且內縮或扁桃腺過大所導致。患者晚上睡覺因上呼吸道阻塞而吸不到空氣;有些則是過度肥胖相關的後遺症,因脖子粗短,喉嚨裡的軟組織壓迫到上呼吸道。特別要注意的是,冬天常會得到感冒導致鼻塞,原本有「睡眠呼吸中止症」的人就會更惡化,沒有「睡眠呼吸中止症」的人,也容易因為鼻塞而出現短暫睡眠呼吸中止、睡眠品質不良的情形。

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患者通常以為自己睡得很好,但其實只有淺眠而已,會反覆醒來、睡不安穩,早上起床感覺頭痛、沒睡飽、睡愈久反而愈累,白天頻頻打瞌睡,甚至頻頻夜尿,或是不管睡了幾個小時,白天仍然會打瞌睡、感到疲倦、易怒、記憶力減弱、注意力不集中,而可能造成交通事故或工安意外。

根據臺北慈濟醫院睡眠中心臨床案例,有多位病患每一次的睡眠中止甚至超過一分鐘以上,等於有一分鐘的時間沒有呼吸、沒有吸入氧氣;更有一名九十二歲的阿公,在睡眠時發生呼吸中止時間長達兩分鐘,而且整夜睡覺時不斷發生這樣的呼吸中止狀況,導致數次小中風。幸好經過診治,在長期配戴「持續性氣道正壓呼吸器 (CPAP)」後,即不再發生小中風的情形。

對於輕度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建議患者可盡量側睡,或把床頭從腰部以上抬高至少三十度;有鼻塞的人,可使用緩和鼻塞的藥物;若仍然不見改善,則應就醫。


跨科會診 積極除病根

五十八歲的許女士,二○一二年開始在臺北慈院看中醫調養體質,中醫科陳建霖主任發現許女士脈象顯示心臟較弱,建議她到心臟內科檢查,再會診胸腔內科,以及耳鼻喉科藍敏菁醫師。經過睡眠檢查,確診許女士有「睡眠呼吸中止症」。評估許女士的狀況後,再會診口腔顎面外科許博智醫師,為她執行「上下顎前置手術」(Maxillo-mandibular advancement, MMA),將上顎往前移四毫米,下顎往前移十二毫米,術後隔天的晚上就立刻解決了許女士長達幾十年的睡眠障礙,終於可以好好睡上一覺了。

 

 

有睡眠呼吸中止症狀者,臺北慈院睡眠醫學專科團隊醫師除了安排患者做夜間睡眠檢查,以精密儀器偵測患者睡眠時的腦波、眼動、血壓變化、心電圖、口鼻呼吸氣流、胸腹呼吸動作、血中含氧濃度與打鼾次數等各項睡眠生理狀態,以進一步確定是否罹患「睡眠呼吸中止症」。一旦確診,睡眠醫學專科團隊醫師會再因應每位患者給予最適合的、個別化的後續的其他診斷和治療方式。

 

 

中重度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則大多數都須配戴持續性氣道正壓呼吸器(CPAP),將空氣加壓,撐開上呼吸道,避免上呼吸道在睡著時塌陷造成呼吸中止。例如,罹患高血壓及心律不整的羅女士,其實是因為有睡眠呼吸中止症,夜間反覆缺氧,才造成心律不整發作。

還有一位在晚上睡覺時鼾聲如雷的蘇先生,經診斷為中度的睡眠呼吸中止症,才會讓他晚上睡不好,白天精神差打瞌睡,影響工作效率。這兩位病人,配戴持續性「氣道正壓呼吸器」(CPAP) 的治療後,擺脫睡不安穩的困擾,從此夜夜好眠。

少部分中重度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可由耳鼻喉科醫師 ( 安排睡眠內視鏡 )和口腔顎面外科醫師 ( 安排側顱攝影 ),發現有機會開刀根治者,則再安排電腦斷層重組上呼吸道,以評估患者是否適合以開刀治療,或配戴咬口器。

有一位近五十歲、體重一百零二公斤的蔣先生,平日有抽菸習慣,前兩、三年因心肌梗塞裝了支架,出院後戒菸並轉來胸腔內科做檢查。發現蔣先生有睡眠呼吸中止症,於是給予配戴「正壓呼吸器」治療,但因蔣先生反覆鼻塞、鼻涕倒流,影響呼吸器的配戴效果,因此請耳鼻喉科協助,耳鼻喉科郭彥君醫師透過睡眠內視鏡檢查,發現蔣先生的上呼吸道口咽部狹窄,於是採取懸雍垂顎咽成型術治療。手術後,蔣先生能好好配戴正壓呼吸器,早上起床後精神變得很好,有效改善他的睡眠障礙。

 

呼吸治療師利用「睡眠多項生理檢查儀」為患者進行檢查。攝影/徐莉惠


長期睡眠反覆缺氧 易引發心臟病高血壓

醫界已證實,長期睡眠時反覆缺氧,容易引發心臟病、心肌梗塞、高血壓、腦中風等嚴重問題,或精神不佳而發生公安、工安意外,萬不可再等閒視之。

就算只是單純打呼的人,都有可能在日後慢慢發展為睡眠呼吸中止症。國人中,每三個就有一個人有睡眠上的困擾,只是就醫的比率並不高。睡眠呼吸中止症堪稱是健康的隱形殺手,它可能在您不知不覺中,悄悄威脅著您的生命和健康。

雖然配戴正壓呼吸輔助器多半能有效治療,然而仍有高達七成的患者因心裡排斥、感覺不舒服或過敏等因素而拒絕配戴。就曾有一些患者因不願、不能配戴,導致睡眠呼吸中止發作造成心肌梗塞、腦中風等心血管疾病而住進加護病房。

反觀配合治療者,絕大部分成效良好。一位八歲的男孩晚上睡覺打鼾,身高體重遠低於同齡孩童,從小兒科轉診到胸腔內科,確定他罹患重度的睡眠呼吸中止症,配戴正壓呼吸輔助器治療後,不但睡眠品質變好,生長發育曲線也加速上升,現在已經是帥氣的青少年。

 

睡眠中心多科醫師團隊合作 提供患者最適合個人化的診療

因為睡眠呼吸中止症與全身的疾病都可能有關,涉及的科別也廣,臺北慈濟醫院於二○○五年十二月成立「睡眠中心」,也整合胸腔內科、耳鼻喉科、口腔顎面外科、身心醫學科、新陳代謝科、一般外科、中醫科及小兒科等,以給予病人最適切的治療。

臺北慈院睡眠中心設有精密的檢查儀器,希望能為有睡眠障礙的病人找出真正的病因。當來到臺北慈院檢查是否罹患睡眠呼吸中止症,需在睡眠中心接受夜間睡眠檢查,由醫師與睡眠技師利用「睡眠多項生理檢查儀」,記錄患者睡著時的腦波、眼動、血壓變化、下顎肌電圖、心電圖、口鼻呼吸氣流、胸腹呼吸動作、血中含氧濃度、打鼾次數等睡眠狀態,以了解病患睡眠時呼吸道阻塞以及實際造成睡眠障礙的原因,並透過「睡眠呼吸中止指數」(AHI, Apnea Hyponea Index:每小時睡眠呼吸中止次數 ),檢視在睡眠期間每小時呼吸中止的次數,來確認是否為「睡眠呼吸中止症」。

睡眠中心迄今已成功輔導六百位病人配戴「正壓呼吸輔助器」,然而這只占了所有患者的三分之一左右,顯示仍有許多病患未能成功配戴,而遲遲未能治療「睡眠呼吸中止症」。希望很快能有更多人能接受適當的診治,讓自己重獲良好的睡眠品質。


可先自我評量 控制體重、多運動

若擔心自己是否罹患「睡眠呼吸中止症」,不妨前往胸腔內科門診和檢查室取得自我檢查評量表 ( 艾普渥茲日間嗜睡量表 ),透過檢查評量表,了解自己的身體狀況;也可至睡眠醫學專科團隊醫師的門診,經專業醫師的評估安排睡眠檢查,即可知道是否罹患「睡眠呼吸中止症」。

在此提醒民眾,若發現自己或家人有類似症狀,可能是「睡眠呼吸中止症」,應盡速就醫檢查,並積極配合治療。另外,肥胖與此症有很大的關聯,越胖罹患的機率也越高,所以更應注意控制體重。

臺北慈院睡眠障礙門診及睡眠中心,希望提供病患更個人化的最適治療選擇,一次解決睡眠障礙的病症,不致引發其他嚴重疾病,讓病患邁向健康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