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55期志工身影】轉病為福 - 黃嘉朋 馬來西亞檳城慈濟洗腎中心志工

 

【人醫心傳第155期志工身影】轉病為福 - 黃嘉朋 馬來西亞檳城慈濟洗腎中心志工

文/馬來西亞慈濟分會、杜蕙希

 

 

「人生就像坐公車,終站到了就得停下來。時間無常不能等,唯有珍惜眼前的一切。」黃嘉朋,六十三歲,檳城慈濟洗腎中心腎友、腎友小組志工,患有遺傳性高血壓,從二十一歲開始,長期服用降血壓藥物。二○一四年,他受證慈濟委員,法號:惟勛,受證前發願:身體要健康,做慈濟才能長久,要在洗腎中心盡力服務腎友。


異鄉燒焊為脫貧 病後獨居展韌性

隨著年歲增長,黃嘉朋體力大不如前,每天醒來第一件事,是掙扎起身。能如常活動,他很感恩——每天開啟收音機吸收新資訊、聽歌、遵從母親遺願拜神、澆花。

「這些『好友』,每天早上跟他們聊天,請喝茶、咖啡。」住家陽臺植物,皆是他清晨的朋友。一分獨居老人的寂寞,從言談中微微顯露。

「在二○○○年,我就洗腎囉,當時整個身體腫脹,吃喝都不行。」黃嘉朋洗腎十六年,年紀大了,有腕隧道症候群的困擾。手術治療後,一隻手不能太用力,造成生活上些許不便,尤其洗衣時。但此與罹患腎病之苦相比,微不足道,只要生活還過得去,他就滿足了。從 自 家 陽 臺 眺 望, 檳 城 標 誌 性 建築——極樂寺映入眼簾。每回陽臺曬衣,端詳如斯美景,不由得感嘆人生!「看著這麼美的世界,很多感慨。人生很快的,幾十年就這樣流逝了;再美的世界、你再富有,走的時候一毫子都拿不走,唯有業隨身。所以要珍惜眼前一切。」

 

從自家陽臺眺望,檳城標誌性建築——極樂寺映 入眼簾。黃嘉朋每回陽臺曬衣,端詳如斯美景, 不由得感嘆人生!攝影/杜詠耀

 

打槍埔,是檳城人口密度最高的社區之一,住著不少的獨居老人。黃嘉朋住的舊組屋,一房一廳,位於檳城打槍埔社區,是政府於七十年代,為沒有能力負擔房子的島民興建的高密度廉價組屋,作為市區低收入戶的遮頂瓦——空間狹小,經濟條件較佳者,不會選住這裡。順著命運安排,黃嘉朋也成了社區的獨居長輩。

「我交的朋友就幾位——螞蟻、壁虎、蚊子,還有花花草草陪著我。」母親是世界上最懂得黃嘉朋的人。她往生後,黃嘉朋若想說話,便看著她的照片,心裡默默對談。

黃嘉朋生於五十年代,當時老百姓生活簡樸,腳踏車是一般家庭普遍的代步工具。但對他而言,卻不敢奢望。「直到六年級,母親才有能力以馬幣七八塊錢,買下家中第一輛腳踏車。」他一臉滿足又興奮道。

單親緣故,黃嘉朋從小靠母親賣糕點把三姊弟養大。身為獨子,他特別懂事。雖然成績不錯,嚮往當老師,但是念到國中三年級就被迫輟學工作,幫忙補貼家計。為了減輕母親負擔,個子矮小的黃嘉朋學習一技之長,成為燒焊工人。他說,燒焊是很辛苦的工作,尤其眼睛被電到時痛不欲生。

二十歲那年,黃嘉朋為了賺更多錢,到鄰國新加坡工作。脫貧,讓母親早日退休,成了在異鄉打拚的最大動力。長達二十幾年,他為了賺取加班費而熬夜工作,即便罹患了高血壓,也從沒停下腳步。

一九九八年,黃嘉朋從新加坡回檳城家休養的某一天,突然肚子痛、臉色發白,快要陷入昏迷狀態。母親和大姊嚇壞了,馬上送他去檳城中央醫院,醫生跟大姊說:「你們要注意,你弟弟的腎臟已經衰竭,兩年後就要洗腎了!」

被無情宣判罹患了腎臟病,正如〈雲河〉歌詞:「雲河呀雲河,雲河裡有個我,隨風飄過,從沒有找到真正的我。一片片白茫茫遙遠的雲河,像霧般朦朧地掩住了我……」他年輕時就很喜歡這歌,未料竟成命運縮影,展現出孤獨脆弱、鮮為人知的一面。嚮往為人師表、買房子、成家立室的脫貧夢,全都離他很遙遠了。


走進慈濟洗腎 從病人變志工

二○○○年,黃嘉朋開始洗腎。當時,他曾一度想把多年存下的積蓄留給母親而放棄生命。「有錢,就有命,積蓄若用來洗腎,很快用罄,不如留給母親養老,反正活著也沒什麼希望了。」大姊得知黃嘉朋萌生尋短念頭,請小女兒勸說:「你走了可以留錢給母親,但是你是獨子,走了誰來照顧你母親呢?」當頭棒喝,打消他了結生命的想法。

 

「直到六年級,母親才有能力以馬幣七八塊錢, 買下家中第一輛腳踏車。」黃嘉朋一臉滿足又 興奮道。黃嘉朋提供

 

大姊是名清潔工人,工作中認識了一些慈濟志工,志工鼓勵她去幫弟弟申請補助。所幸,她在得知弟弟罹患腎病時,已提報申請了。除了大姊,後來走進黃嘉朋生命的慈濟護士和志工們,讓他更懂得珍惜難得的生命。「感恩慈濟幫忙,延續我命,才有機會對母盡孝,照顧她到最後。」

二○一三年,慈濟洗腎中心主任、腎友志工一起到黃家為他的母親慶生。隔年,母親往生,黃嘉朋孑然一身,了無牽掛,買好靈位,等著跟母親團聚的一天。腳踏車是黃嘉朋從小到老唯一擁有的交通工具,不過隨著年歲增長,體力已大不如前,現在多數搭公車出門。「洗腎歷程宛如搭乘長途巴士,好比從檳城坐公車到新加坡,路程迢迢。腎臟病為慢性病,會一直拖磨,直到無常上門,一切就結束了。」

 

二〇一三年,慈濟洗腎中心主任、腎友志工一起到黃家為黃嘉朋的母親(中坐者)慶生。攝影/ 莊鞳勛

 

黃嘉朋起初在檳城的一家醫院洗腎,當時慈濟補助他洗腎費。但他並非全然依靠慈濟,若體力允許,則在住家樓下販賣飾品,賺取微薄收入。後因母親年老,行動不便,才放下工作,承擔起照顧母親的責任。

二○一○年,黃嘉朋轉到慈濟洗腎中心洗腎,費用全免,並獲得生活費補助。他為了活命,每周有三天必須洗腎。護理人員黃佩諱讚言:「每天他跟姊姊照顧癱瘓在床的九旬母親,從無怨言,洗完腎,立即騎腳踏車返家盡孝道。」

「你服用清血的藥,走路要小心,不要讓自己跌倒!在家切菜也要留神。」護理人員用心關懷,讓黃嘉朋更懂得照顧身體。觀念丕變,從前他還會抱怨因腎臟病一輩子無法脫貧,但在洗腎室內觀看大愛電視臺受到啟發後,他慢慢地放下執著!

「因自身生活圈狹隘,無法接觸其他人、事、物。但收看大愛電視臺、聆聽上人開示,看見菲律賓、馬來西亞水災,臺灣慈濟動員救災,才知這世界永遠有比自己更苦難的人!」


身病心靈健康 孝心化為募善心

色調溫暖空間、護理人員貼心噓寒問暖,引領人心視野走向開闊的電視節目,為黃嘉朋孤寂的心房注入一股暖流。他想把這溫暖帶給更多有相同遭遇的人!只要體力允許,他必偕同腎友探訪新腎友。對初洗腎病人而言,過來人經驗分享是抒解惶恐最好的定心丸!

腎友們比著〈一家人〉手語——雖然語言、宗教、種族不同,但有緣在此相聚就是彼此的家人。「每個人都需要愛,我們要散播愛,世界和平起源於愛。所以不要悲傷、停止哭泣,你每天睜開眼睛看看這個世界,還是很美麗的!」離開新加坡多年,黃嘉朋的英文生疏不少,但他仍積極地、抱持真誠的心分享。

 

 

從體力尚可,騎乘腳踏車恣意探訪,到年華老去、病痛纏身,以搭公車代步。如今,黃嘉朋疲累便在家休息,待體力與精神恢復,必出門履行慈濟志工義務。因著這分堅持,讓他贏得捐款會員的信任及尊重!有位捐款會員邱珊媛的母親,當年與黃嘉朋同在一家醫院洗腎。母親往生之後,邱珊媛遵從母親遺願,定期交善款給黃嘉朋,護持慈濟。

 

 

「一直以來,家人有著這分善心,但不知道用什麼管道去助人。剛好黃嘉朋叔叔勸說可把善款捐給慈濟,幫助有需要的人。我看到樓上大叔有輕微腦中風,慈濟人給予他們家極多助益,把善款捐給慈濟,我們很放心!」周遭人群的善意回應,也是激勵黃嘉朋繼續前進的動力,再累都值得!

 

二○一○年起,黃嘉朋開始到慈濟洗腎中心洗腎。在慈濟洗 腎中心多年,黃嘉朋早已和護理師變成朋友,但年輕的護理 師還是不忘叮嚀他注意身體。攝影/杜詠耀

 

「大叔!大嬸!您們家有舊報紙、舊衣服嗎?慈濟來做回收。」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天,只要體力允許,黃嘉朋都不會錯過參與慈濟環保日。參與訪視,承擔腎友協力小組副組長,帶動腎友回饋付出,善用時間幫忙洗腎中心整理環境、打掃停車場——他很感恩上人成立洗腎中心,讓腎友生命得以延續。

黃嘉朋暢言:「洗腎中心是腎友第二個家,大家互相照顧、疼惜,盡分心力,希望有一天能在洗腎中心鋪出一條菩薩大道。」

二○一六年,五月第一週環保日,雖然黃嘉朋手部因為腕隧道症候群動過手術,尚在復原無法提重物。但他說,做環保有很多方式,手不靈活,就用嘴呼籲社區民眾拿出回收物……。他如此堅持,是因瞭解到慈濟提供洗腎的費用,部分來自資源回收經費。「做環保、曬太陽排汗,不僅對腎友身體沒影響,反而身心更加健康開朗!」

「這個太重了!你不要拿。」腎友王振盈若看到黃嘉朋要搬提較重的回收物,不忘善意提醒。環保活動,常可看到腎友間互相扶持的友愛畫面。腎友們曾因為失去健康,陷入猶如失去一切的痛苦。透過洗腎,讓他們得以延續生命,也在回饋的過程中,重展活著的生氣。

已過耳順之年,洗腎十六載,雖老去的身心經歷了越來越多苦痛,但黃嘉朋把握活著的每一天:騎腳踏車、唱〈雲河〉,就算不枉此生,期望能活到七十歲。

黃嘉朋以前為了照顧母親,最終沒有選擇走上絕路。現今一個人孤單生活的他,不曾再想過放棄生命。他知道,存在,可以幫助更多人走出困境。唯有活著,才有機會感受人生潮起潮落、幫助更窮苦的人,證明只要把身心照顧好,腎友,乃至每個人,都可以樂活老去!

 

只要體力允許,黃嘉朋必偕同腎友探訪新腎友。 對初洗腎病人而言,過來人經驗分享是抒解惶 恐最好的定心丸!攝影/杜蕙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