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55期菜鳥老師打拼記】不辭奔波 為生熱

 

【人醫心傳第155期菜鳥老師打拼記】不辭奔波 為生熱

文/李彥範 慈濟大學護理學系專案講師

 

二○○七年花蓮慈院的 F4 ──四名急診花樣男子護理師與護理 部章淑娟主任合影,左起:黃柏浚、涂炳旭、劉銘文、李彥範。 攝影/謝自富

 

「老師和醫生比起來,有一個地方很像,就是他們都用自己的知識來照顧別人。老師以教學來照顧學生;至於醫生,則用醫學知識照顧別人。看到被照顧的人好了起來,我們也感到高興。」這段話,出自網路一個有名的泰國短片,叫做「葛山教授的最後一堂課」,題材雖然是我們慈大最熟悉不過的無語良師,但在教師節前夕看到這部影片,鼓勵了信心小如種子的我。

同樣都是護理,可是隔科如隔山,這種差異總讓去支援其他單位的護理人員視為畏途、壓力莫名。于我何嘗不是?進入慈濟大學的第一個挑戰,就是當選習老師,接手帶綜合臨床實習的護理學生(以下簡稱護生),而他們遍布在三個不同科系的外科病房。選習老師和實習老師不一樣的地方是,他不必一直待在病房,護生主要是跟著臨床護士學習,但選習老師每天會抽時間去關心學生,並觀察學生實習的狀況。

最讓這群菜鳥學生皮皮挫的地方是:「這次實習沒有老師在旁邊救他們了,且要照顧病人從一個變成三到四個。」

而最讓我這個菜鳥老師皮皮挫的地方在於:「術後護理?不太熟;各種開刀術式?不太熟;病房流程?不太熟;病房的醫療團隊?有點熟又不太熟。」這樣的一個老師,能把學生帶到什麼樣的程度?

我想就算再努力,也無法在短時間內補足我的缺點。而我能做的,就是善用我的優勢和創意,再和其他的醫護團隊合作互補,給學生豐富又收獲滿滿的實習經驗。對病人來說,一個好的護師,不一定要是很會打針、或是學理豐富的專家,只要你能關心且幫忙到他最需要的點就夠了。那學生呢?他們希望在實習時能得到什麼?其實在臺灣的護理教育環境裡,很少給學生學習決定的權力,學生在到達實習單位前,就已經被告知這次實習要達到哪些實習目標了,而學生的決定權,只能在這框架下遊走。

每次和學生互動時,我都可以感受到他們想當個好護士的渴望!順利地完成實習很重要,但將來出社會能夠順利適應工作更重要!偏偏學校的要求,和醫院的需求總是無法完全地連結在一起!學校要求的是八大核心能力皆能發展的人才,醫院卻比較想要專業技能符合臨床需求的,偏偏學生在畢業之前,總是沒有足夠的機會,成長為職場希望的樣子。

反覆推敲、羅盤推演下,我發現了自己可以使用什麼祕密武器了:左手是護理技術,右手是人形圖護理教學。雙刀出鞘,讓敵人一下斃命!不是啦,是雙刀出鞘,護持學生突破萬難,在護理功力上大步邁進!

雖然我不熟悉各個外科病房的照護流程,但是基礎護理就是基本功,職場做的工作內容有六、七成都是基礎護理,這個對累積十幾年工作經驗的我來說,是有把握的項目。從最基本的給藥和量血壓開始,我像背後靈一般默默出現在他們身後,觀察著是否一步步都有做對,在不危及病患健康情況之下,即使他們犯錯了也不急著介入,等到技術做完了,立馬搬出三明治教學法,鼓勵他剛剛哪裡做得很標準、提醒他剛剛哪裡沒有做到、建議他下次怎樣做會更好。嘗試犯錯的機會,加上一分鐘床旁教學,是很容易讓人印象深刻的學習模式。

再難一點的,就是各種換藥的方法,學生太容易因為每個醫護人員、甚至實習老師不同的教導,而變得不知所措。於是我和學生一對一的在護理站,針對他照顧的病人的傷口進行討論,告訴他們遵守這些步驟想達到的原則是什麼?原則達到了,用A還是B方法做有什麼差異?我也趁機把實證護理的觀念帶給他們,讓他們體會到護理實實在在是一門科學哩!

而最難的,他們最怕的闖關魔王,莫過於 on catheter( 周邊靜脈留置針 )了!但就像某天骨科護理長對她同仁說的:「有沒有搞錯?你在質疑實習老師會不會打針?他急診出身的,沒有難得倒他的血管啦!」雖然阿長說話誇張了點,但急診人最驕傲的,就是超級會打針呀!於是我拜託各樓層的學姊和阿長們,有 on catheter 機會的話,拜託留給我們學生練習!我也請學生有機會練習時,立刻用 Line 和我聯繫,由我帶著他們去練習。

如何說服病人願意讓沒經驗的護生打針?如何幫學生建立信心願意去試?如何讓他們失敗後還要不服輸繼續挑戰下一個?菜鳥老師我可真的是用盡了我的洪荒之力啊!而且次數多到臨床護理師說:「選習老師一直出現在我們單位,不太正常。」但是現在的我可以自豪地說,以前慈濟大學畢業的護生很多 on catheter 經驗不到五次,這次我把我帶的每個學生都推到五次以上了!成功打上留置針的他們,也是自信心大增!

以前在急診時,我就是負責教學組的副主管,人形圖護理教學自然不陌生。為什麼要用人形圖來教學生?因為它是訓練學生達到完整的護理評估、執行個別性的照護及衛教,非常以病人為中心的好用工具!我要求學生們把他選的個案、收集到的資料都畫在人形圖上,然後我們再用人形圖來討論身心靈社會各個層面,還有什麼沒有觀察到的?我們還能找什麼樣的專家加入醫療團隊來幫助病人?我們的護理計劃可以延續到病人出院後繼續執行嗎?這些護生們透過了人形圖的討論,學習到怎樣更有系統的整理病患資料,並給予病人需要的照護。未來,當他們到慈濟醫院工作時,碰到案例分析要上臺報告時,也不必再花一堆時間搞懂什麼是人形圖了,因為這已經成為了他們熟悉的、可以使用的一項利器了!

那交班呢?手術準備呢?出院準備呢?藥物作用副作用呢?還有……,護理師要做的事情一大堆,「李彥範老師,你有教會他們嗎?」哎唷,不用這麼擔心!別忘了,還有臨床的護理師學姊們,也和我一樣很努力地教他們哩!菜鳥學生們的收獲,從和護理長開實習評值會時,護理長們對他們的表現讚譽有加,以及學生們很開心這次實習收獲滿滿的表情,我知道,這次的努力沒有白費啊!

以前,我運用我的護理知識和管理技能,很努力的照顧我的病人、照顧我的急診室同事;現在,我一樣運用我的護理知識和教學技能,努力的照顧我的學生。有人說,「不消幾年,你的熱情就會被白目學生磨光了。」我想,我在醫院工作十幾年,仍然能對護理保有熱情,應該可以迎接這次的挑戰吧?我跟我的上帝禱告:請讓我在接下來的日子,用同樣的熱情,教導各式各樣的學生!願祢不斷給我智慧和勇氣,面對未知的航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