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54期封面故事】外科義診 克服萬難

 

【人醫心傳第154期封面故事】外科義診 克服萬難

文/吳宜芳 攝影/賴慧娟

二○一六年人醫會年會的外科座談,約六十六名學員參加,由張群明醫師引言,菲律賓的柯賢智醫師與新加坡的何佑振醫師擔任主講。

 

菲律賓從醫療起家 義診手術臨場反應

柯賢智醫師以詼諧的方式道出他加入慈濟人醫會的因緣──「我媽媽將我捐了出來。」接下來說起他投入人醫會二十年的經驗。

菲律賓在一九九四年成立最初的慈濟聯絡點,當時菲律賓醫療相當貧乏,有別於其他國家,當時即是從「醫療」起家,而非慈善。

外科手術,各種儀器設備多如牛毛,但有時義診如同野戰醫院,什麼器材都能以最陽春的方式代替,像是沒有可調整高度的手術檯,醫師就以各種姿勢配合,更不可能有無影燈,只能以壁燈懸掛的方式扮演手術燈的角色。沒有合適搬運的擔架,醫師就直接抱著病人運送就醫,或是當場考驗有木工、電器工專長的後勤志工臨場應變。

 

菲律賓人醫會柯賢智醫師分享參加菲律賓人醫會二十年來的經驗。

 

而昂貴的醫療儀器要如何降低成本?目前有三種方式:租借、從二手店購得,或是以募款的方式慢慢累積資金購得。義診場地、動線和時間地點的規畫考量,除了經濟層面,更不可忽略感染問題,連天候狀況都需一併考慮進去。

不僅是義診現場的考驗,柯醫師回憶有一次前往義診現場時,車子在半路爆胎,當時天色已暗、又沒路燈,毫無救援的情況下,突然想到出發前太太給了他一盒火柴盒,他就憑藉著火柴的微弱光線克難地換胎,抵達義診場地已經凌晨一點。

 

人醫會圓外科夢 感謝當下能付出

柯醫師說:「很感恩媽媽一路上支持我做慈濟,她在二○○八年往生,雖然我的生母離開了,但我得到另一位母親——上人。」簡報上出現一張柯醫師小時候的照片,他說,「小時候大人問我未來想做什麼,我說我想當醫生,而且是外科醫生,因為可以賺很多錢。但實際當上了外科醫師,也沒賺很多,而且一直想退休;一直到認識了慈濟人醫會,上人教導我,唯有能付出,才能獲得快樂。」

在菲律賓,許多人一生中有疾病都無法看病,慈濟人醫會的所有醫療人員都是活佛,到一個地方,早上三點起床準備,八點開始開刀,即使疲累,但只要看到病人滿意的笑容,就足夠了。柯醫師與在座學員分享:「偉大是什麼我不知道,遼闊是什麼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現在要付出什麼。」

 

獨魯萬助聽器計畫 接受聽見的挑戰

接著由何佑振醫師與學員分享新加坡人醫會在菲律賓獨魯萬的助聽器計畫。何醫師起頭改編了莎士比亞名劇的一段話──要聽見,還是聽不見,這是挑戰。

何醫師先簡述新加坡人醫會目前的狀況,有兩間義診中心,包含了一般科、牙科、中醫及眼鏡部,也因為新加坡醫療相對來得充足,於是將醫療資源擴展到海外,包括菲律賓、印尼及斯里蘭卡,以及到菲律賓獨魯萬推行的聽力計畫。

 

新加坡人醫會何佑振醫師(右)以及擔任引言的大林慈院張群明醫師。

 

何醫師謙遜地說,在新加坡走出去海外義診前,國際慈濟人醫會已經行之多年,有許多經驗供他們參考,但還是會遇上困難,這時就善用上人的法,「做就對了」。獨魯萬當地沒有任何聽力相關的資源,例如助聽器一臺三到五萬、聽力計一臺動輒十到三十萬 ( 新臺幣 ),也缺乏聽力訓綀專家,更沒有可以使用的隔音房。

解決辦法就是,尋求助聽器廠商的支持,以捐贈或租借的方式籌備器材;隔音房,由人才濟濟的慈濟志工尋求支援建造。當然後續仍有許多問題待解決,包括持續追蹤、機器零件的壽命、電池和配件的維修等等……最後,何醫師提問也勉勵所有學員:「我們願意迎接挑戰嗎?!」

 

學員們津津有味地聽著克服萬難的外科義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