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慈院 迎新生道別離 堅守崗位【人醫心傳第211期 - 特別報導】

六月三日臺北慈院新生兒科團隊外接早產雙胞胎回院檢查與照護。圖/臺北慈院提供

六月三日臺北慈院接到某婦幼診所通報,一名懷孕三十四週的產婦宮縮嚴重、緊急接受剖腹,生下雙胞胎早產寶寶,需送往醫院接受後續檢查及照護。新生兒科趙露露主任隨即帶領杞孟光專師換上全套防護裝備,備妥各式急救設備,搭乘救護車前往該診所待命。

因不確定載送個案是否染疫,即使天氣炎熱也不能開冷氣;醫護人員將寶寶帶回醫院做好處置後,才終於卸下裝備,此時的他們,早已不是汗流浹背可以形容。幸好接回來的寶寶們,雖需靠正壓呼吸器輔助呼吸,但都很健康、有活力,且經篩檢寶寶與父母皆為快篩陰性。

疫情嚴峻,許多醫院早已停止受理新生兒外接,而臺北慈院照常維持服務。趙露露主任表示:「不管是染疫患者還是這些小小生命,都同樣需要照護;雖然目前醫院的工作量很大,但還是想盡我們所能,把需要照護的孩子接回來,把無私的愛傳出去。」

照護團隊悉心照顧陪伴承受喪父之痛的確診病人吳先生。(下)圖/陳怡靜提供、(上)圖/臺北慈院提供

另一方面,疫情突如其來爆發,衝擊原本平靜的生活,許多家庭不得不面臨生離死別,有人因確診遭隔離、有人因重症而喪命,有時甚至連最後一面都見不到,無常竟如常地出現於日常。

回溯到五月二十九日清晨,中年男子哀慟的啜泣聲從寧靜的專責病房傳出,經傳訊關心,護理人員得知──吳先生一家人確診,老父親在別家醫院,這天,他得知重症的父親離世的消息,且依法規定確診患者須於二十四小時內火化,無法見到父親最後一面的他,顧不得自己還戴著氧氣面罩哭得撕心裂肺。

陳怡靜護理師表示,「隔著一道厚厚的門都能聽到,伴著急喘的哭聲著實令人心疼。然而,我們卻無能為力,只能紅著眼眶繼續忙碌著,並適時提供溫開水。」

原來,兄弟倆與老父親相繼確診,吳先生與父親先後被送往不同的醫院,而輕症的弟弟則至檢疫旅館隔離,當時誰也沒想過,與老父親的這一別,就是天人永隔。

「我爸爸辛苦了一輩子⋯⋯」吳先生年幼喪母,父親含辛茹苦地將三個孩子撫養長大,約莫七、八年前,在兄弟們終於有能力讓父親享福時,老父親卻被診斷罹患肝病急需換肝,吳先生二話不說決定捐肝救父;只可惜,挺過肝病的父親,終沒能熬過這場疫災。

疫情不只帶走敬愛的父親,也讓吳先生與四歲的兒子首次經歷長時間分離,年幼的孩子對死亡仍是懵懂,視訊時總童言童語地問:「爺爺去哪裡了?」、「爸爸你什麼時候要回來?」而吳先生只能強忍悲傷告訴兒子:「爸爸打完針就會回去了,你要乖乖的。」

「可以難過,但請你堅強地活下去,你的孩子已經失去爺爺了,他不能再沒有你這個父親。」護理師的一句話,讓一度面臨插管的吳先生收拾好情緒,將傷痛化作力量,配合醫護團隊的治療並逐漸進步,至六月八日,已經可以開始練習拿掉氧氣面罩呼吸,他眼下最大的心願就是快點回家抱抱老婆與小孩,一家人平安。

歷劫重生 愛與願力護持

林女士即將出院,主治醫師洪伯斌祝福並叮嚀後續居家調養事宜。圖/臺北慈院提供

專責病房裡,醫護人員耐心帶著簡先生做復健。圖/臺北慈院提供

醫護同仁利用現有材料做出充氣大人偶相陪,終於讓阿嬤安心待在病房靜養。圖/臺北慈院提供

五十五歲的確診患者林女士五月十七號入院時咳嗽、頭暈、呼吸喘,三日後病情急遽變化,轉入加護病房緊急插管。主治醫師洪伯斌指出:「二十一日早上還可以靠著鼻導管呼吸,中午開始頭暈目眩,下午就需要用到高流量的氧氣並緊急通知病人需要插管,屬於『快樂(隱形)缺氧』的情況。」在醫護團隊悉心照護下,林女士十天後成功拔管,並在六月九日順利出院,歷劫重生的她噙著淚感謝醫護人員無微不至的照護。

回想當時,林女士僅依稀記得自己在加護病房簽下同意書,清醒時,已從加護病房轉回隔離病房了,對於插管的過程則完全沒有印象、也記不清了。「雖然那時候只有喉嚨有點痛痛的,但我對病情還是很焦慮、心裡頭比較多灰暗的想法,可是護理人員會用不同的方式鼓勵我,有的很溫柔,讓我感覺很安心;有些就比較嚴厲,讓我乖乖配合治療,我真的很感謝他們,這種感謝是真的沒辦法用言語說的⋯⋯」林女士哽咽地直向醫護團隊道謝,雖然生病的時候很苦,但自己很幸運能遇到慈濟醫療團隊,一路陪伴她度過難關。何佩柔護理長也親手送上院方精心準備的出院禮,祝福林女士健康平安。

而四十一歲的簡先生是在五月二十四日和媽媽一起被救護車送來院。小他三歲的弟弟確診後,他和媽媽也相繼出現不適症狀而送醫。內科吳惠慎專師說明:「病人在入院後兩天病情惡化,二十七日插管,隔日轉入加護病房,六月五日拔管,至六月七日穩定後才再度轉回專責病房。高大的簡先生約一百五十公斤,兩週來雖已減輕十四公斤,但照護起來依舊不容易。」

回到專責病房後的隔天,護理同仁便開始教導簡先生用助行器行走。過重的體重導致他稍微動一下就心跳加速、呼吸過喘,但大家仍然耐心陪伴,一步一步帶領簡先生復健。此外,有高血壓、糖尿病五年病史的他,在這次住院過程中,也在醫護人員的悉心照護下,病情得到穩當控制。

但他擔心弟弟病況惡化,在病床上默默哭泣。簡先生告訴護理人員:「弟弟以前曾跟著社區志工做資源回收,所以常看上人的書,我想為弟弟祈福,念些經文迴向給他,當作祝福。」何佩柔護理長立刻請護理師將《慈悲三昧水懺》、《靜思法髓妙蓮華》、《法譬如水偈誦》等慈濟書籍送進病房,安定病人的心。

六月十日是簡先生出院的日子,採檢陰性的他返家後只需自主健康管理七天,就能恢復正常生活。考量病人肺纖維化嚴重,護理人員特別請簡先生的親友為他租借製氧機,方便他在家使用。簡先生感動又感恩,語帶哽咽地表示:「插管時,我好像因為意識不清楚而對幫助我的師兄師姊不禮貌,沒有控制住自己真的很抱歉。非常感謝所有醫護人員,如果沒有大家的辛苦,我就沒辦法平安出院。」

除了提供醫療專業,病房團隊也用巧思量身打造病人需要的「心藥」。七十歲的確診失智嬤有恐慌症,身處幽閉的空間讓她不安,要人陪。主治邱勝康醫師分享,「一天早上,見阿嬤揹著背包似乎在撞門,雖然已經給她服藥,但這樣不行,護理長和大家突發奇想,用隔離衣還有廢棄的塑膠袋充氣,充當人偶。」邱醫師為人偶畫上五官,帶進病房坐鎮,果真發揮了安定效果。

專責旅館十天
染疫醫師解隔返家

臺北慈院自五月三十一日起承接新北市衛生局防疫專責旅館,收治輕症或無症狀確診患者。在新北市開業的劉醫師,原本預計五月底施打疫苗,假日出現忽冷忽熱、上腹不適及胸悶等症狀,採檢確診,感染源應為診所病人。劉醫師被送到防疫專責旅館期間,曾出現血氧下降,被建議後送到醫院接受治療,但他認為:「我自己是氣喘病人,對『喘』比較有耐受性,沒有嚴重到要去醫院占一個床位。」醫療團隊與劉醫師充分溝通與評估,最後同意劉醫師留在專責旅館,並以製氧機供氧治療,在醫護照顧下病情回穩,六月十日平安解隔返家。

鄭敬楓副院長說明,進駐防疫旅館的醫護人員會針對住民每班有二至三次的電話問診,並定時請住民回報自行監測的氧氣濃度、心跳與體溫,一旦出現血氧降低、心跳加速等的情況,就會盡快送至臺北慈院,或視情況提供氧氣設備,確保病人安全。「迄今已後送五十六位住民入院治療,將作病人與住民最好的後盾,守護每位患者健康。」

鄭敬楓副院長在防疫專責旅館與劉醫師視訊,關懷病況。攝影/范宇宏

某晚交班時,赫然發現防疫旅館樓上的確診住民在窗邊揮動雙手,接著以標準的舉手禮向醫護人員致敬。圖/臺北慈院提供

陳美慧護理長親自送上出院禮,並朗讀上人的祝福信給莊伯伯聽。攝影/盧義泓

從心出發 把愛傳出去

七十歲的莊伯伯為計程車司機,於萬華一帶載客,陸續出現咳嗽、呼吸喘、發燒等症狀,五月二十三日於他院快篩陽性,隔日直入臺北慈院內科加護病房,原先莊伯伯不願意插管;然而可能因患有慢性阻塞性肺病,病程發展極快,三日後便因休克緊急插管,在醫護悉心照料下,插管七天順利拔管;六月十一日莊伯伯平安出院感恩地說:「真感謝,我會把這份愛傳出去!」也發願要改葷從素、做慈濟幫助其他人。

陳美慧護理長換上厚重的隔離衣進入病房內,親手送上出院祝福禮。莊伯伯回想住院這段期間,剛出加護病房時自己還很虛弱,無法自行下床,生活起居大多仰賴護理師協助,「為我把屎把尿,從來沒有露出嫌棄,真的不像是人願意去做的啦!」說到激動處莊伯伯紅了眼眶。

輕撫莊伯伯的背,美慧護理長道:「你是有福氣的人,現在命撿回來了,我們可以回饋,再去幫助別人喔!」莊伯伯連聲答應,表示自己曾因治療膽結石及車禍等等原因,進出過不同醫院,但此次住院讓他感受特別溫暖。隔離時,大大的病房裡只有自己,難免會亂想;但護理人員每天都會進來關心,即使都穿著隔離裝備、戴著面罩和口罩,他也能感受到每個人都是滿懷對病人的愛在付出。

另一位五十九歲的病人王先生也同樣感恩醫療團隊的全力以赴。他因高燒伴隨呼吸道症狀收治入專責病房,因病情急轉直下,送至內科加護病房緊急插管,期間死生一線、多次命危,醫療團隊不願放棄傾力救治,九天後終能順利拔管,靜養一週後採檢陰性康復出院。

「在加護病房的時候我的神智很迷糊,但恍惚間似乎總會聽到護理人員在耳邊為我加油,雖然意識朦朧,卻一直能感受到溫暖,我相信這是我能歷劫重生的關鍵之一。」王先生表示醫療有其標準流程,但在流程都做完之後,還能為了患者繼續向前衝,不僅是完成工作而已,這樣的精神溫暖而堅毅,讓他既感謝又感動。

幾度生死交關的王先生感恩醫療團隊救治。攝影/盧義泓

七十一歲的江伯伯(中)六月三日拔管,十二日平安出院,已能自行行走。圖/臺北慈院提供

找回肌耐力 走路靠自己

七十一歲的江伯伯向來身體健壯,直到疫情爆發,五月底因不適到診所就醫,發燒採檢確診入院。因狀況不穩定,插管轉到加護病房,六月三日回穩後拔管轉回專責病房。

何佩柔護理長說明:「長期臥床的緣故,江伯伯肌耐力減退,我們原本就是老人醫學科的病房,同仁以臨床衰弱評估量表評估他翻身、換尿布都要人協助。於是照護過程中特別跟主治陳亨翔醫師討論,著重肌力、行走訓練。」

一開始,護理人員帶了助行器到病房裡,陪著江伯伯在病房裡練走,之後,更將活動腳踏車搬進房裡,鼓勵老人家踩踏,強化肌耐力,這樣,等江伯伯出院回家,就可以一個人穩穩地走,不怕跌倒。

六月十二日出院日,江伯伯開心地說:「我現在回家可以照顧自己,都不用人幫忙,可以把醫療資源留給更需要的人。」如果遇到擔心他走路會跌倒的好心人,江伯伯還會充滿自信地表演走路給他看呢!

六月十五日賈永婕帶著十五臺高流量氧氣鼻導管全配系統贈予臺北慈院,院部主管致贈感謝狀。攝影/連志強

淨斯本草飲
助病毒量呈走降趨勢

新冠肺炎疫情邁入高峰,臺北慈院臨床發現,確診病人服用由花蓮慈院研發的臺灣本土中藥草保健飲品「淨斯本草飲」後,病毒量與發炎指數皆有下降趨勢。

急重症管理中心吳燿光主任指出,中西醫療團隊先取得病人同意後分成兩組。對照組維持原來的醫療照護,本草飲組則除了原來的醫療照護外,一天三次供飲淨斯本草飲,在年齡、性別、肺炎嚴重度、共病指標等臨床條件幾近相同的情況下,評估兩組共一百多人的病毒量、發炎指數、住院天數。初期研究觀察發現,服用本草飲病人的病毒量與發炎指數皆優於對照組,且均無不良反應。對此發現,中西醫療團隊非常興奮,未來會再進一步研究血液及X 光的變化,持續努力,找出對病人最好的治療方式。

從送餐到救命利器
慈善藝人相挺

慈善藝人賈永婕在本土疫情升溫期間向企業募得三百餘臺的「高流量氧氣鼻導管全配系統(HFNC)」,捐予各大醫院。

臺北慈院分別收到德杰集團與如是公益信託捐贈的「高流量氧氣鼻導管」共十五臺,六月十四日賈永婕帶著這批救命利器相贈,趙有誠院長攜院部主管迎接,並親自送上感謝狀,感恩善心義舉,讓醫療團隊未來將可搶救更多寶貴的生命。

其實,在此之前,賈永婕就陸續前往各醫院贈送為醫護人員補充體力的物資,知道臺北慈院是宗教醫院,賈永婕也特別送素食便當來為醫護人員加油打氣。她相信大家都是愛臺灣的人,疫情當前,「也許有一點緊張、有一點焦慮,但是我們應該可以用正向的心情來面對。」是以展開了後續的送愛行動。從愛心便當到救命利器,感恩每一份善心的支持相挺。

臺北慈院自六月十五日起支援新店、雙和、三重、板橋、蘆洲等五處靜思堂疫苗接種站施打作業,為了讓長輩降低壓力,劉建廷醫師(上)、李沂洺護理師(下)以或蹲或跪的姿勢,進行問診與接種服務。圖/臺北慈院提供

支援五處接種站 醫護貼心服務

公費新冠疫苗擴大施打,臺北慈院自六月十五日起支援新店、雙和、三重、板橋、蘆洲等五處靜思堂疫苗接種站施打作業;五處靜思堂獲配撥四千餘劑疫苗,院內每日動員約二百五十人,含二十二名醫師、四十二名護理師、十五名藥師,一百七十一名行政人員,並與一百五十六名慈濟社區志工進駐提供服務,預計於三日內施打完畢。

趙有誠院長表示,考量長者行動較不便,接種採日本宇美町「民眾不動,醫護動」的方式進行,讓長者能原地完成看診、注射與留觀;另外,也特別設置愛心輪椅區,減少乘輪椅長者的移動,增加便利性。新店靜思堂疫苗接種站指揮官護理部蔡碧雀督導表示,由於疫苗採移動式接種,抽完疫苗後會將針劑排列於有保冷劑之托盤,以維持疫苗活性,不用擔心受天氣影響。為分散人流、避免群聚,各里分別於指定站所分流進行注射,新店區朱思戎區長前來新店慈濟靜思堂接種站關懷,感恩慈濟醫療團隊為區內八十五歲以上長者注射疫苗。

此外,為了表達尊重及以示負責,醫師們在防護衣外層都貼有放大版的識別證,讓長者們知道眼前服務的醫師是誰,增加信任及安全感,讓接種的長者們及陪同的家屬能更安心,醫師也會先簡單介紹自己再進行問診。帶著母親來接種疫苗的陳小姐就說,雖然醫護人員身著防護衣、戴著面罩及口罩,但透過胸前大大的識別證,還是可以知道這次是哪位醫師負責的,真的很貼心。

普及疫苗接種為防堵疫情的關鍵,臺北慈院冀能在最短的時間內讓民眾都能順利接種,確保平安與健康。

照護期間,醫護人員為確診病人小惠進行X 光檢查。現在她已經到另一個世界去當小天使了。圖/臺北慈院提供

圓滿,最美的容顏

「彭醫師,一直沒有機會向您致謝,感謝你們在疫情如此嚴峻的情況下,冒著生命危險悉心照顧我的家人們。謝謝您,妹妹在慈濟得到最好的醫療與照顧。五月底,她已經去了金寶山的新家,在天上做一個無病痛、快樂的小天使⋯⋯」醫療團隊收到一封來自家屬的訊息,回憶起這段醫病情。

年過五十的小惠(匿名)因為身心疾病,無法自理生活,五月中,因病入住他院,不料該院發生院內感染,快篩陰性後,小惠被送回家。兩天後,照顧媽媽的看護確診,小惠則出現發燒、咳嗽、流鼻水的症狀,三人在臺北慈院核酸檢測皆為陽性,入住不同專責病房。

小惠無法照顧自己,吃飯、穿尿布都需要協助,一個人在病房裡,總是害怕地哭說:「我想媽媽,我要找媽媽⋯⋯。」護理人員雖然在一旁陪伴安撫,但小惠習慣媽媽的照顧,加上熟悉的姊姊、弟弟都不在身邊,時感難過。

病情變化得很快, 雖然醫療團隊竭力救治,小惠的肺疾仍每下愈況,最終辭世。醫療團隊通知了她的家人,但根據規定,確診者的遺體要在二十四小時內火化。姊姊詢問醫療團隊:「可不可以幫我最後一個忙?幫我妹妹拍張照,我想記得她最後漂漂亮亮、乾乾淨淨的樣子?」

李麗珠護理長說:「臺灣人的習俗就是要見最後一面,但礙於疫情,家屬沒辦法送她,所以她們有什麼要求,我們都要盡力協助。」最後,在護理人員悉心整理下,為小惠留下最美的遺容,由禮儀公司轉傳家屬,圓滿這家人最後的心願。

小惠的姊姊來訊感恩醫療團隊,她傳來兩張照片,一張是寫著「Rest In Peace」(願妳安息)的白蠟燭,一張是小惠戴著耳機看電腦的健康模樣。訊息寫道:「這是小惠去年八月在家聽音樂,享受波霸(珍珠奶茶)、無憂無慮的幸福模樣,有機會,我們一定向您們當面致謝。疫情短時間內應該還緩不下來,請好好注意保護自己,保持健康,醫護人員的偉大實在沒有任何文字可以表達。」醫護團隊誠心祝福小惠在另外一個世界無病無痛,幸福快樂。

醫療團隊定會在充足準備下執行插管治療。圖為護理師和呼吸治療師照顧插管患者。攝影/范宇宏

不可怕 及早插管可助病情控制

這波新冠疫情來得又快又急, 加上「快樂缺氧」的特殊徵兆,許多患者會在尚無不適的狀況下,被醫護人員告知需要插管,因此產生畏懼、抗拒的心理,恐致延誤治療。臺北慈院為收治新冠肺炎患者之重度級急救責任醫院,截至六月十四日,已成功為四十四名插管病人拔管,順利控制病情,其中最年輕者三十二歲,最年長者九十歲。胸腔內科藍冑進主任指出,及早插管不只是為了搶救生命,更有爭取時間讓藥物發揮作用、助於提早拔管的多重用意。

一般而言,臨床醫師會依據病人動脈內氧氣的壓力(PaO2) 以及給氧分率(FiO2) 來評估病人的氧合指數,確認是否缺氧。如果需要插管,會適時使用鎮定劑、肌肉鬆弛劑協助病人放鬆,減緩不適,而新冠肺炎患者因具傳染風險,醫護人員須著全套隔離裝備,不僅影響手感、視野,也增加插管難度,因此,往往會與麻醉科醫師共同合作。而病人氧氣濃度不足(氧合指數小於150mmHg)、呼吸費力,嚴重至輔助肌肉明顯用力,以及出現意識障礙甚至休克,都是臨床醫師會考慮插管的情況。

藍冑進主任說明,插管後若病況穩定,醫療團隊會逐步將鎮定藥物減量,調整呼吸機的壓力模式,從完全由機器幫助呼吸,改成輔助呼吸的模式,最後再執行自主呼吸訓練,若插管病人可以在不倚靠機器的狀態下自主呼吸半小時到兩小時,就可以考慮拔管。以臺北慈院經驗為例,拔管天數平均為六點五天,最快兩天,最久十天,僅少數病人肺部狀況嚴重,仍須透過呼吸器維持呼吸。「現在針對缺氧患者,除了藥物治療外,臨床也會視病人情況予以經鼻高流量濕化氧氣治療,降低插管機率甚或有改善呼吸衰竭,免於插管的可能。」插管對醫護而言有一定的負擔,當評估病情有所需要,醫護定會在充足準備下執行醫療處置,以減少病人痛苦與感染風險。

臺北慈院六月中旬再為收治第二例確診孕婦插管剖腹生產,母子均安。圖/臺北慈院提供

確診孕婦插管剖腹 母子均安

繼五月底首度為新冠肺炎確診產婦剖腹接生後,六月中旬,院內再度收治一名三十二歲、懷孕三十四週的確診孕婦,這名孕婦原入住臺北慈院所負責的加強型集中檢疫所,但因高燒不退後送回醫院。考量病情變化,黃思誠副院長召集感染科、婦產科、新生兒科、麻醉科、手術室及病房護理人員在內的醫療團隊與孕婦、家屬進行多方視訊會議,決議六月十八日於具有負壓前室的正壓手術室內為病人執行全身麻醉,剖腹生產。耗時四十分鐘,二千三百五十公克的小男嬰平安出生,狀態良好,母子生命徵象穩定,現於負壓加護病房觀察。

楊緒棣副院長指出,陽性感染者不同於一般手術患者,除了術中要全程注意呼吸狀態,從病房到手術室、從手術室到加護病房的傳送過程與路線都必須提前規畫:「凡患者欲經之路都會安排專門前導人員,確定路線淨空,患者離開後則立即全面消毒,才能確保環境乾淨,無感染風險。」

負責接生的婦產部邱筱宸醫師表示,懷孕對媽媽的心肺負擔相當大,加上病人雙側肺炎,半夜常有血氧下降情形,雖已透過高流量氧氣鼻導管全配系統治療,且國際治療指引建議的藥物都已使用,產婦仍不見好轉,因此團隊與病人、家屬討論後,決定安排剖腹生產。而為了避免全身麻醉的藥物穿過胎盤對寶寶造成影響,醫師在插管後立即劃刀剖腹,僅花大概五分鐘就讓寶寶離開母體。新生兒科趙露露主任也說明,寶寶出生即有自發性呼吸、心跳,血氧、胸部X 光都正常,但肌肉張力微弱,呼吸較費力,因此除了新生兒常規照護、立刻洗澡降低染疫風險外,也透過鼻部正壓呼吸器輔助呼吸。

依照美國疾病管制局、小兒科醫學會的醫療指引,新冠肺炎確診產婦產下的寶寶會在出生後第二十四小時、四十八小時分別採檢兩次,若皆為陰性,就可初步排除垂直感染的可能,解除隔離。

醫護團隊用高流量氧氣和趴睡枕治療朱先生和朱太太。圖/臺北慈院提供

同室收治 夫婦安心養病

「女兒發燒確診的那天,我開始不舒服,兩天後去快篩也確診,被送到新北市集中檢疫所,後來因為血氧持續下降,失去味覺、食欲,所以被送到這裡。」朱先生在六月一日入院,一住二十天。

主治醫師專責病房吳燿光主任憶及:「病人來的時候肺炎很嚴重,有插管必要。」朱先生當下頻頻詢問:「可不可以不插管?」幾番思索後,吳燿光主任告訴他:「好,我們先用高流量的濕化氧氣治療,但如果病情還是無法控制,還是會有插管可能。」

醫療團隊讓他用趴睡枕、採俯臥睡姿,試圖在不插管的情況下,雙管齊下,減緩不適。可是就在治療兩天後,朱先生無助又緊張地求助:「醫生,我太太剛剛打給我,她發燒兩天了,一個人在家裡不知道怎麼辦⋯⋯」

「請她趕快聯絡衛生局來急診,如果檢驗為陽性,我就安排你們住同一間病房。」吳燿光主任的一席話安住了病人的心,結果,朱太太確診陽性,兩夫妻見面,一同接受治療,原本不安、緊繃的情緒,在見到親人的那一刻舒緩下來。朱先生感激地說:「很多新聞說確診者一個人在家裡等,突然就走了,所以我真的好擔心她。」

朱太太來的時候,高燒不退,肺炎症狀也慢慢浮現,但醫療團隊同樣用高流量氧氣,輔以趴睡枕治療,一段時間下來,兩人的病情都得到妥善控制,六月二十日在院方祝福下歡喜返家。

夫妻倆出院後特地傳訊道謝,原來,朱先生曾因免疫力失調,在大林慈院賴寧生院長的照顧下重生;因此接到通知要到臺北慈濟醫院時,心裡非常高興。「肺炎最嚴重時,我七孔都痛,胸也悶痛,躺著咳嗽咳不停,坐起來又喘到呼吸不順,連續三天無法睡覺。可是我強迫自己加減吃,增強抵抗力;謝謝吳醫師總是陽光般地幫我加油打氣,讓我充滿力量、度過難關;每每前一刻還咳到不行,看到吳醫師就什麼都好了。」

大病一場,說起對醫師的感恩,朱太太還是紅了眼眶:「看到先生後,我的心踏實多了,雖然想到要跟死神談判,心還是好酸好酸地掉下淚來,但因為醫護人員貼心、細心的照顧,一切都慢慢恢復了。這個考驗很煎熬,多虧有大家的鼓勵和加油。」病人康復出院是醫護人員最好的鼓勵,收到真摯感謝,醫護團隊相視而笑,將化感恩為動力,繼續用溫柔的愛照顧下一個病人。

同樣使用高流量氧氣和趴睡枕治療的林大哥恢復良好,病房內跳舞自主復健。圖/臺北慈院提供

從呼吸窘迫到跳探戈

林大哥原先住在防疫旅館, 但因持續發燒送院治療,入院後病況加重到急性呼吸窘迫的階段,醫療團隊以HFNC 配合趴睡進行治療後,讓病情有了長足的進步,甚至還能在病房大跳探戈自我復健,護理師進入病房時,他還非常有活力地問道:「妳剛剛有看到我在鏡頭前面跳舞嗎?」

林大哥所使用的HFNC,正是慈善藝人賈永婕所募資捐贈。六月二十三日永婕一家人再度來院捐助救援利器喉頭鏡七臺。當醫師在進行插管時,喉頭鏡可讓醫師與患者保持一定距離,透過鏡頭也能直接看到聲帶的位置,不只便於插管,也減少醫療行為上發生氣溶膠感染的風險。這段日子,醫院收到很多十方大德的愛心,相信有愛無礙,疫情終會過去,而愛與溫暖則能永留於心。

承擔檢疫所 傾力守前線

臺北慈院五月底承擔起新北市加強版集中檢疫所(防疫旅館)的照護重任,截至六月二十四日,共收治了五百零七位住民,其中三百零八位解隔出院,一百一十位考量病情轉回院內治療。六月二十五日,新北市侯友宜市長至檢疫所感恩醫護人員,並以廣播的方式祝福全體住民早日康復。

「在醫療團隊的細心照顧下,檢疫所的康復力超過全臺平均值,發揮了最大的功用。」侯友宜市長指出,新北市共有六個集中檢疫所、一千三百零八個房間,照顧量能也是全臺最多的縣市。而以臺北慈院承擔的檢疫所來說,住民中約有百分之三十三是十八歲以下,孩童可跟父母或祖父母同住一房,相互照顧與扶持,對家庭群聚感染者的集中照顧有相當大的作用。

檢疫所總指揮官徐榮源副院長說明:「檢疫所住民每日會自行監測體溫、血氧,一旦身體出現不適,醫護團隊會即時安排視訊門診,並從醫院送藥給病人,若出現血氧降低的情況,則會盡快後送回醫院或供氧治療,確保病人安全。」鄭敬楓副院長亦以簡報說明醫院承擔檢疫所工作後的作為。臺北慈院醫護團隊照護患者與住民,守護生命不缺席。

六月二十五日,新北市侯友宜市長來到臺北慈院負責的檢疫所關懷,感恩醫護團隊貢獻專業守在抗疫前線。攝影/范宇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