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為護理第十六卷二期 - 男丁手記】天使在人間

文/賴炤庭 臺中慈濟醫院急診護理師
攝影/馬順德

護理從不是我人生中的一個選項,還記得小學時,老師問:「你們長大後想要當什麼?」在那個年紀,是快樂而且無憂無慮只顧著玩耍,哪想那麼多,不過在心中仍有些答案,軍人、警察、消防員,但都是模糊、無法確定的。小學六年級那年即將畢業,是人生中一個小小轉折點,看著身邊的同學為自己的未來做準備,自己也開始靜下心來,思考著自己想要什麼。看到表哥當海軍威風帥氣的樣子,心中似乎有了答案,於是,我報考了中正國防幹部預備學校。

在那之前,我每天都幻想著軍旅生活,期待收到入學通知,但人生總要有點曲折才過得精彩。直到現在,我依然記得那天我雙手顫抖拿著信封,明明是涼爽的春天,我額頭上卻是滿滿的汗珠,全家人的目光全注視在我身上,搞得好像金鐘獎開獎一樣,小心翼翼的把信封斯開,深怕把裡面的文件一起撕壞了,打開信封前我還吞了一口口水,映入眼簾的卻是「體檢不合格」大大的字樣……就這樣經歷了人生的第一個波折!我開始認真完成國中學業。

經過兩次中正國防幹部預備學校報考失敗,我就像無頭蒼蠅一樣,迷失在人生的道路上。爸爸鼓勵我──念護理吧!至少有份穩定的工作。就這樣我好像也被命運自然的推著走。

還記得那時對護理沒有很大的興趣,就是安分的上課下課,時間到就順利畢業了。退伍後,我什麼都不懂,什麼專長都沒有,只有一張護理師執照,雖然沒興趣但也不排斥,也只能去醫院上班。

要選擇什麼單位呢?想想自己最有興趣的就是精神科,因為實習期間跟精神科病人特別談得來。事與願違,我進入了急診,從沒想過的急診,作夢都沒夢到過的急診!

剛開始工作的前半年真的非常辛苦,因為我找不到工作裡面的快樂,更別說成就感了。

不過,有些道理是要經歷很大的磨練才能體會,心境,才是面對挑戰時最重要的態度;我發現,其實我只要心態稍稍轉變,就會輕鬆許多。終於,我漸漸進入佳境,同時我也選擇進入了急救室訓練。

某天,一位到院前心跳停止的病人,由緊急救護技術員送入急救室,來到我面前。雖然說,這是我第一次處理到院前心跳停止的病人,但我就如同廢人般楞在那,什麼忙也幫不上,也不能說什麼忙都幫不上,應該說什麼都不會。當下我真的很氣自己,一個寶貴的生命竟因為我不努力的學習而流失。從此之後,我誓言要救活每一位病人,就算不可能,但我也要盡力。另一次也是一位到醫院前心跳停止的阿嬤,體型非常瘦,在我執行高品質的心肺復甦術時,壓著壓著,感受到我每壓一下,就有個力量在撞擊我的手掌,兩分鐘後,再次評估病人,她恢復了心跳!原來撞擊我的手掌的那個力量,是阿嬤的心跳。靠著我的雙手,及整個整團隊,救活一個人,甚至是一個家庭的希望、一分愛, 那感覺是無法言喻的。

急救室, 是重症病人集中地,在這裡,每位病人的病況一個比一個差,而且複雜,比起診間,多了死亡與恐懼。但在這裡我也看見了更多的愛。有天凌晨,一位癌末的阿姨因意識改變進了急救室,生前簽署了DNR( 不施行心肺復甦術),醫生向家屬解釋可能時間不多,就讓家屬進急救室陪陪阿姨,此時的急救室只有阿姨一位,非常的安靜,安靜到連空調都顯得刺耳,阿姨的先生走進急救室,看得出來他勉強忍住淚水,不讓眼淚滑下,深怕阿姨看見、聽見,阿姨的先生對著已經無意識的阿姨訴說著從前的點點滴滴,以前兩人多愛唱歌,說著、說著,阿姨的先生就在急救室裡唱起阿姨以前最愛的歌,在這寧靜的急救室裡顯得格外悅耳,頓時我的眼眶濕濕熱熱的,悸動的心情久久無法平復;我想我在生命的盡頭,看見最美的風景。

現在的我熱愛護理這份工作,對於急診的熱情,更是滿腔熱血,心中更是滿滿的感恩,或許我從小的志願不是當一位白衣天使,但我卻在現在的工作裡發現天使真的就在人間。何其有幸的可以在工作中又同時助人,我想我要努力的還有很多,我也一定會繼續努力,感謝每位陪我走過的工作夥伴,還有每位在我生命中流轉的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