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為護理第十六卷二期 - 白衣日誌】延續阿祖的愛

文/陳晏柔 臺中慈濟醫院內科加護病房護理師

一踏進阿祖的房間,聽到她問:「你是誰?」我說:「我是柔柔。」原以為這只是阿祖跟我開的一個玩笑,但她認真的眼神穿透我的眼底又問了一次:「你是誰?」我才發現我錯了,阿祖的反應是真的,她忘記的不是今天星期幾,不是吃過飯沒,也不是東西放到哪兒,而是忘了最疼愛的寶貝孫女,頓時,我的心就像浸泡在檸檬原汁裡面,酸澀不已,兩行眼淚倏然滑落,我只能躲回房裡,蒙著棉被哭泣。

看著我長大的阿祖,是我的曾祖母,九十歲時還能把狀似米其林寶寶、肥肥胖胖的我抱上抱下,或是揹著我到處串門子,聽到我的嚎啕大哭,總是心急的瞧瞧我有沒有什麼事……隨著時間過去,我的身形慢慢挑高長大,阿祖卻漸漸衰老,從健康的走路,到拿拐杖、助行器、輪椅,甚至最後連翻身的力氣都沒有了,被病魔折磨到只能發出呻吟聲……眼見阿祖的變化,對當時讀國中的我衝擊不小,當時無助的心情,在我的心中埋下一顆想從事護理工作的種子,這顆種子促使我慢慢成長為一位護理師。

畢業後,來到臺中慈濟醫院,這裡的環境完全顛覆我對醫院的刻板印象;印象中的醫院充滿藥水味及冰冷感,而我們醫院卻是溫暖又祥和的感覺;看到志工師兄師姊的親切,忐忑不安的心也頓時安定了下來。內科加護病房的病人年齡都偏高,身形都很瘦弱,不禁聯想到阿祖生病的模樣,無形中對病人就像對阿祖一樣,對家屬就像對家人一樣的親和與柔軟,這些點點滴滴的互動,不知不覺彌補著我對曾祖母的遺憾。

菜鳥階段當然受過很多挫折,記得那時,自己踏入職場才三個月,剛滿九個月的寶貝女兒因肺炎黴漿菌感染住院,卻因為工作而無法時刻陪伴的負疚感,讓我疲憊不堪,甚至想放棄工作,多虧先生與婆婆的體諒,婆婆也以「能夠付出幫助病人,也算是做善事」這句話給我打氣、加油,支撐著我一步一步往前邁進。

現在,工作一年多了,忙碌的情節每天都在不斷重複,像個陀螺似的,內心覺得忙碌又充實,雖然偶爾難免力不從心;有一次幫病人進行床上沐浴、翻身、管灌牛奶一系列的護理活動時,病人不斷比著手勢想要說話,但礙於氣管內管留置而無法發聲,原以為他是哪裡不舒服,急忙拿筆與紙給他,他吃力的在紙上寫著「護士小姐辛苦了,謝謝!」病人回饋帶來的小感動,讓我又活過來了。

護理之路雖然難行,但只要有家人的支持、同伴的同舟共濟、病人的善意回饋,就不會感到寂寞。病人及家屬曾經誇讚我,脾氣溫柔又親切,看見我就像看到自己的女兒一樣,對我來說,何嘗不是我把對阿祖的愛延伸到每個病人身上。感謝阿祖替我安排了這條路,讓我能為病人貢獻小小的心力。

攝影/馬順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