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為護理第十六卷二期 - 愛在護病間】病中見真情

文/曾亞琪 臺中慈濟醫院10A 病房護理師

「護理師,我的點滴沒有了。」、「護理師,我的傷口濕了。」、「護理師,我的電視不能看。」、「護理師,我不舒服、胸悶。」……這是護理人員每天所聽到的「家常便飯」,但在焦頭爛額的工作中,也有暖心的話;「護理師,妳真好!」、「妳們有沒有吃飯啊?要記得吃飯喔!」、「妳們有沒有休息啊?」,或是因為怕我們沒吃而偷偷塞點心,這也是我在護理生涯中遇到的小確幸!

而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阿雪姨,因為總膽管發炎需放置引流管並施打抗生素,所以住院治療,阿雪姨的先生總是無微不至的照顧,從他們的互動看得出他們感情很融洽;他一定會紀錄阿姨的生命徵象,一有變化馬上詢問,若阿雪姨想喝什麼吃什麼,他立刻準備;阿雪姨體力比較好時,夫妻倆就手牽手去散步,看到他們感情這麼好,忍不住讓人欽羨,即使另一半生病也可以不離不棄。

但老天爺的考驗總是令人措手不及,有一天阿雪姨突然病情惡化,急轉直下的呼吸喘、臉色蒼白,虛弱,身為主責護理師的我也不禁擔憂起來。經過一番抽血檢驗後,主治醫師解釋這是電解質不平衡所導致,爾後,開始一連串的治療與「苦難」。從那次之後,阿雪姨的病情每況愈下,不再能看到他們手牽手散步或談天說笑的聲音,病房裡只剩下機器運轉的聲音……

看著阿姨從量血壓時能和我們聊個兩句,到只能虛弱的躺在床上讓我們抽血,連喊痛的力氣都沒有;阿雪姨的先生及子女也只能擔心地在床邊陪伴,無能為力。主治醫師提DNR,家屬聽到這份同意書後,也認真的討論,怎麼抉擇才是最好的。

那天,阿雪姨的精神好轉了一些,家人就趁著這個時候跟她講講話、聊聊天,儘管內心為她的病情糾結著,但還是一起共享溫馨的午餐。過不久,聽到護士鈴響,接起話筒聽到說阿姨突然很喘,我立即衝到阿雪姨身邊,先給予她氧氣,發現沒有好轉,通知醫師後,立刻準備抽血檢查,正當我們在抽動脈血時,阿姨的生命徵象驟然停止,那時我的腦袋也像斷了弦的琴,兵荒馬亂地進行一連串的搶救。千鈞一髮之際,阿雪姨有了脈搏,一夥人在手忙腳亂下將她送到加護病房。

但阿雪姨的狀況實在不樂觀,值班醫師表示需要與家屬討論是否需要簽署DNR同意書,由我先去詢問一下。當我走進家屬休息室時,沈重且哀傷的氣氛壓得我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兒女淚流滿面,先生雖然沒有哭泣,但哀傷無助但卻只能接受這一切的表情……

我驚覺,哀傷輔導是我沒有做到的,我沒有注意到,其實家屬的心情是很重要且迫切需要被關懷的。

任職於外科急性病房,有時候我們只會意識到病人的急症,而常常忽略疾病之外所帶給病人的痛苦。從照護阿雪姨的過程,我體會到全面性的護理是多麼需要耐心、細心和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