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為護理第十六卷二期 - 編者的話】愛自己,鼓勵自己

文/章淑娟

美國伊利諾州利伯蒂維爾的磁吸醫院Advocate Condell Medical Center 護理教師黛安‧ 古德曼(Diane M. Goodman) 在她的部落格討論「當『好』還不夠時」(When “good” is not enough),值得深度思考;當護理人員很努力工作,仍難以避免錯誤的發生,不論資深或資淺,藥物錯誤、管路異常時有所聞,一般常發生在經驗較淺的年輕護理人員,但當人力不足時,認真的資深人員也可能忙中出錯;此外,護理人員心中有煩惱,心未聚焦在工作當下時,也容易發生錯誤。有時面對病人往生,會想哪個地方沒照顧好,是否盡力了?不論有沒有錯誤發生,當自覺做得不夠好時,就易心生挫折,情緒低落,萌生離開護理工作的退轉心……不管在美國或臺灣,都是一樣的。

我想,此時身旁的人若能耐心傾聽、包容與安慰,當事人會感受到被關心和理解,也就能找出更適切地處理問題的方法。回到原點,再次體認能在被需要的行業繼續工作,是一種幸福。

記得有一次準備帶婆婆到花蓮慈院的日間照護病房輕安居去「上學」,出門前她在浴室鏡子前慢吞吞的,經過長久的忍耐,我終於忍不住大聲說:「每次都那麼慢,好了沒有?」婆婆愣住了,因為我從未對她大聲說話。她憂鬱空洞的眼神看著我,突然間感覺很罪惡,我從未對婆婆發脾氣,那次的情緒發洩讓我懊惱不已,婆婆不是故意的,是因為她的疾病;若以專業面的我,知道應該如何應對,但是身為家人的我,卻再也忍不住壓力,情緒如洩洪潰堤。平時被認為最沒耐心的先生,無語地站立在旁,輕輕牽著他母親,接手過去。雖然我和婆婆這輩子相處,只發生這樣一次無禮的應對,卻令我永生難忘且自責。之後把心情跟輕安居的護理師曾玉玲分享,她以專業的角度建議我與先生協調向家人求助,於是開始有家人每週末來接班,不但讓我們有休息的時間,也成就了所有的兄弟姊妹都來盡一分心力照顧婆婆,一家人更為凝聚。

很多護理人員在面對工作上的壓力時,會有自己的調適方法,這是很棒的,每個人一定要有可以宣洩情緒的方式。而如果感受到對病人或家屬開始失去耐心,就需要尋求協助。記得曾聽過蕭淑貞老師的「兒童發展」課程,她會帶著心理有壓力的兒童丟沙包,讓孩子盡情地發洩情緒,有些孩子會一直洗手,深怕手髒而感到焦慮,其實這些狀況偶而也會發生在成人,甚至護理人員身上;例如,為了要將病人的事情處理好,會要求病人、家屬或是其他同仁按自己的方式處理,長久下來使得旁人壓力很大,造成惡性循環。

有時壓力大,感覺時間不夠用的人,會找方法放鬆、恢復體力,但是心靈卻缺少滋養,或是把寶貴的時間花在網路臉書或部落格的負面發言,逐漸地成為網路的奴隸,臉書的受害者;雖然有人會想取暖也獲得安慰,但是抱怨的結果並不會解決問題,反而讓人心裡產生罣礙,流連在威脅他人和受迫害者的負面循環中。證嚴上人在《靜思晨語》開講曾提到,勿輕忽因緣果報,開口動舌、起心動念,都是因緣種子驅使行為,成因結果,所以要重視。人與人的關係、情誼,如同絲紡成紗、織成布一樣,如果方向偏差,糾纏下去理也理不清,關係一直延續,情纏下去變迷情,人間有苦有樂,情投意合即和樂,心生煩惱則苦不堪,起心動念間就很難去除煩惱,不悅的情緒會流露在表情上,別人感受這個情緒,也生出煩惱心甚至跟著聞雞起舞造業。因此臉書的抱怨流傳很快、很廣,不可不慎!

護理人員除了身旁的同仁、臉書的朋友外,單位主管應是最好的支持來源,可以及時關心安慰,協助解決線上問題。但是如果主管工作負荷大,同樣需要抒發情緒的管道;在慈濟醫院有志工擔任各單位的懿德爸媽,是很好的分享、舒壓的對象,有時帶好吃的東西來、有時提供芳香療法、帶動手語、或安排同仁出遊;另外也有許多動靜態的社團等等,忙碌的同仁可以有各種選擇放鬆身心……

而如果同仁有被愛、被關懷、被重視的感覺,就更有力量再出發。今年獲得臺灣兒童醫療貢獻獎(護理類)的鄭雅君督導便是一個典範,不僅在兒科病房照護癌症病童並努力協助圓夢,她在面對同仁情緒不佳、人際互動瀕臨衝突時,總會適時幽默的化解衝突,讓大家破涕為笑;她帶著兒科同仁一同經過三對連體嬰的照護,體現了上人的靜思語──「勇於承擔的人,會將壓力轉化成使命,則力量源源不竭,且會做得滿心歡喜。」

身為護理人員,我們勇於承擔,促進健康傳播愛;國際護師節在即,每一位在線上的護理師,都是最優秀護理人員,請給自己掌聲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