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為護理第十六卷二期 - 社論】如夜鶯,面對挑戰與成長

文/簡守信 臺中慈濟醫院院長

世人都知道南丁格爾這位偉大的白衣天使。來自英國一個上流社會家庭的她,在義大利佛羅倫斯出生,取名為Florence,南丁格爾則是她的姓Nightingale,翻成中文也是「夜鶯」。她在德國學習護理後曾往倫敦的醫院工作,成為一家慈善醫院的護士長,更在戰爭期間為士兵提供照護,最後也真如夜鶯般喚醒眾人,促成醫療的重大進步,克服種種挑戰的艱辛過程傳為美談。

南丁格爾於一八五四年到克里米亞野戰醫院工作,分析堆積如山的照護檔案,得出的結論是英軍在克里米亞戰役中,真正死在戰場上的人不多,反而是「戰場外感染疾病」,以及在戰場受傷後,未獲適當護理,以致傷重死亡。挪動病位、提供更大空間,加上勤於拖地成功降低死亡率,成為感染控制的第一個鼻祖。

更難得的是,她擇善固執的態度,堅持做對的事,不惜與意見不同的醫師爭執,最後證實她的想法是正確的,也提高護理人員的社會地位與形象,建立白衣天使的地位,對近代醫療史影響非常大。

我本身曾經前往紐約大學進行短期進修,發現當地醫師很有紳士風範,很客氣的詢問"Would you please, hold the hook for me?" 開口永遠是:「你可不可以幫忙我?」醫護間的關係比臺灣要好,這代表的是一種尊重的態度,也就是慈濟所說的「感恩、尊重、愛」。

相形之下,臺灣訓練出來的外科醫師,開刀通常都是用罵的,包括:對護理人員口氣很不好等等不合理的狀況,明顯受威權教育影響比較大。對護理人員而言,往往在照護病人之餘,也會承受一些額外壓力。此外,醫院暴力事件時有所聞,病人家屬無理吵鬧,甚至對醫護人員暴力相向,感受社會氛圍對醫療人員充滿的不信任,身處逆境,有時也會引發情緒低潮。

生與死是在醫院天天上演著的人生劇碼,也許我們常常接觸,以致忘記人的一生,在生與死的過程中,最痛苦的就是那個病。身為醫護人員,在醫院裡工作,讓我們有很多機會能幫忙到病人;在慈濟體系裡,我們幫忙的不只是病人,更多的是幫忙這個社會、幫忙這個世界。有這樣的理念,相信改變是會發生的,不只是被幫忙的人,也是我們自己。

能支持同仁在困難環境中繼續堅持下去的信念是:「病人的痛是無辜的」,只有一本初心,好好用心去關懷病人,才能彰顯我們存在的價值。

臺中慈院溫馨的故事天天都在臨床上演,護理同仁在工作崗位上對病人付出愛與關懷,尤其讓我十分感動。有病房同仁秉持視病猶親的精神,為紓解癌末病人不適,下班後主動幫忙病人洗澡、到癌症中心找合用的替換頭巾,甚至下班在家還誦《藥師經》回向,同仁所為何來?看到病人舒適的淺笑就是最大的滿足。

不只是住院中的病人,連往生病人的家屬也成為護理同仁關懷的對象。高齡阿公長期照顧臥床的太太,直到另一半往生,卸下沈重負擔,卻因沒有家人可以「被照顧」,只得隻身住進仁愛之家,病房護理師好心疼他的孤單,利用假日時間,與同仁帶著營養品、禦寒衣物前往探視,讓阿公感受人間溫暖。

護理人員有愛心也要有解決問題的智慧。大腸直腸癌末的陳女士赴歐洲幫女兒做月子,在海外買不到跟臺灣相同型式的造口袋,完全不知道如何更換,心急如焚卻又語言不通,透過通訊軟體詢問臺中慈院傷造口護理師,護理同仁知道光用文字敘述絕對無法清楚說明,最後直接用模型錄一段教學影片上傳,以視訊解決她的燃眉之急,讓陳女士得以順利安享天倫、四處出遊。

〈牽手〉這首歌的歌詞寫得很好──「因為路過你的路,因為苦過你的苦,因為悲傷過你的悲傷,所以希望幸福著你的幸福,沒有風雨躲得過,沒有坎坷不必走,所以安心牽你的手,不去想該不該回頭。」我們都應該用心感受。

不論從事哪種工作,每階段都會面臨不同挑戰,也都是成長的資糧。正如南丁格爾的啟示,只要著眼於品質提升,最後幫助了病人,也提升護理人員的地位。環境再困難也能持續茁壯,陪伴病人、家屬走過艱辛的歲月,讓他們真正感受到幸福,這就是最大的福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