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溫暖相伴 堅持到底【志為護理第十九卷六期 - 白袍 vs. 白衣】

文/李嘉富 臺北慈濟醫院失能服務中心主任

證嚴上人總是稱呼醫師為「大醫王」,期許醫師不只醫人醫病,更要醫心。而稱護理師為「白衣大士」,代表護理師如同聞聲救苦的觀音菩薩。

護理是崇高的職業之一,更是醫院中不可缺少的人員,三十二年前,第一次到病房實習,總是對身穿白衣的護理人員敬畏不已,因為當年在醫學中心實習,舉凡抽血、放鼻胃管、導尿管、換藥所需要的器具及照護技巧,都有賴病房資深的護理師協助提供與指導。印象中最深刻的就是在燒傷中心實習的月初,遇到一位燒傷面積90% 的病人,每天為了幫病人換藥,全副隔離衣著裝,一趟換藥下來好幾個小時,且整整一個月時間。幾年前,八仙塵爆,我到加護病房會診燒傷病人,又再度影像重現,對第一線照護的白衣大士們不得不由衷佩服。

幾年前,因為自殺躍升十大死因之列,因此在推動醫院病安與自殺防治的過程中,很自然的又想到請護理人員幫忙。記得當時,護理人員雖然在臨床的照護工作上已經很忙碌了,但是大家在了解增加憂鬱初步篩檢的緣由後,竟「主動加碼」,將簡式健康量表的評估介入,正式納入全院自殺防治流程,透過入院八小時內經病房護理師主動身心關懷,果真讓不少憂鬱獨居、經濟困難的的長者因此獲得身心靈全方位的關懷。記得當時還有一位阿嬤因為護理師的主動關懷,才打消自殺念頭,並同意轉往安寧病房,等到國外的女兒返臺見最後一面後圓滿善終。

三年前,醫院的社工師轉介一位腦傷個案希望我能收身心科治療,原因是他原在某療養院安養,因為出現褥瘡轉介本院協助外科處理,手術完成後卻在照護過程中揮手攻擊護理師。該腦傷病人當時也會出手攻擊獨立扶養照顧他的年邁媽媽。在病人被轉診身心科病房的第一天,我坐在病房護理站寫病歷時,突然聽見一聲尖叫,我立刻衝入病房協助,但這時為他量血壓的護理師已被他揮拳打落眼鏡。經過深入了解才知,病人是因為額葉腦傷,衝動控制不佳。之後護理師在照護前會軟言暖語告知要幫他量血壓,他便能微笑接受。後來,個案順利穩定出院,也成為身心科居家往診病人,每兩週家訪時,已可雙手合十表達微笑感恩。

其實,白衣大士護理人員的辛勞,我是能深深體會的。因為,我家師姊本身就是護理人員。無論她從護理老師轉到病房當護理師,或是擔任護理長、督導主管時,每天比我還早出晚歸,尤其輪值大夜的忙碌程度從來就不比白袍醫師輕鬆,可是回到家後還有爸媽小孩要照顧。這三十多年來醫護路上一路走來,確實相當辛苦,但當中有更多數不盡的感動與感恩。記得十多年前,她在婦產科服務期間,為了推動準爸爸陪產,以及陪產員陪產制度,經常一次陪產就是接近18 小時,但是因為當下及時提供了待產婦持續而有溫度的陪伴,就能讓準媽媽們更有信心接受自然產的挑戰,而順利讓剖腹產率由當時的43% 降低為13%。

臺灣目前已是高齡社會,門診中的求診病人多半是高齡長者。在候診過程中,護理人員一方面要能放慢腳步與說話速度,才能讓長輩有被尊重與溫暖的感覺,另一方面也必須安撫久候不耐的家屬與病人,箇中的辛苦與偶爾被誤解的委屈在所難免,但是我始終都能遇到臨床照護上最佳的夥伴。祈願白衣與白袍們都能相互鼓勵,讓這條這條看似艱辛又漫長的路更能溫暖相伴堅持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