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為護理第十五卷二期 - 愛在護病間】不再悲傷的故事

文、圖/馮雅鈴 臺中慈濟醫院7B內科病房護理師

「I want to be a nurse.( 我想要當護士)」一直記得這是國中英文課教「我的志願」時我想出的唯一答案。還記得只是因為nurse 這個單字我會念,就講了這個答案,真沒想到長大後我真的當了一名護理人員。

護校註冊的那一天,爸爸對我說:「當護士很辛苦,你要想清楚。」但我想我選了,就不後悔,秉持著南丁格爾的誓詞──「我將終身純潔,忠實執行專業,我將盡力維持並提升護理專業標準,並熱誠為所照顧的病人謀求福利」。

念護理的路上,我沒有像別人走得那麼順利,有同學常常得到老師的誇獎,而我卻是被老師問「你真的適合當護士嗎」的那種學生,我想不管是誰聽到,都會有種想放棄,懷疑自己的感覺。當時我哭了好久,也反問自己真的適合嗎?但是,我總是想──我哪裡比不上別人,別人可以我也可以!「信心、毅力、勇氣三者具備,則天下沒有做不成的事」,我撐過了,開始從事護理工作,也把任何批評當成寶貴的建議。

馮雅鈴學會在臨床工作時多微笑,常得到病人的肯定與微笑回應,更常提醒自己守護生命的工作使命。

踏入臨床三年了,從自己能獨立處理所有病人的事情中得到責任感,得到病人的信任感。而且,我發現在臨床工作最好的方法,就是「多微笑」。曾經有病人對我說:「你的微笑讓人感到溫暖,所以不會讓人覺得冷冰冰的。」病人也以笑容與肯定回應。但我提醒自己,或許我可以暫時忘記實習時的惡夢,但不能忘記,我所承擔的是人的生命。

醫院可以看到很多的人情冷暖,也看到生命的脆弱與堅強,而我們情緒可能也會隨之起伏,我感受到最多的情緒,是悲傷。

這三年來,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對江姓老夫妻,住院的阿嬤已經很老了,照顧的阿公還比他太太大了17 歲。阿嬤剛住院時意識非常清醒,可以下來走路,從照護阿嬤、和阿公聊天的過程,得知一些他們家的故事。因為他們一直沒有孩子,後來就領養了一個小孩,隨著孩子長大才發現他有智能障礙,但阿公阿嬤還是認分地照顧到他25 歲,孩子大了,仍然無法自理生活,兩夫妻也老了,照顧不動孩子了,才把他送到養護中心安置。

後來阿嬤病情加重,靠阿公一個人是不行的,需要一個專業看護,但他們年歲已高,只靠政府補助,沒有收入。我一直照顧他們,也很敬佩阿公對阿嬤、對家人的情義,所以,我想這就是緣分吧,施比受更有福,我想出點力幫助他們,但阿公拒絕了,表示他還有能力。

想起那一天的畫面,我仍然感到鼻酸;一個臉上布滿皺紋、眼神中滿是疲倦的老人,擔心著病床上的老伴,那感覺讓人特別不捨;我沒來由地大哭一場。

或許病房很多這樣的故事,但我就是特別對這一對老夫妻特別有感觸。最後阿嬤走了,那天,我看到阿公的紅眼眶,又鼻酸了。

雖然剩下阿公一個人,但有了社工及護理長的幫忙,其他親戚的關心,讓這悲傷的故事有著美好的結局。

阿公後來去住安養中心,某天和同仁還有護理長一起去探望他,看著他熱情地介紹著他的房間、他的朋友,我想他走出那悲傷的情緒了。從聊天的過程中了解到他重新找到生活重心,還一起拍了好多照片,阿公好可愛,讓人替他開心,故事完美的落幕,我的護理生涯也留下了一段美好的回憶。

馮雅鈴給江阿公溫暖的擁抱,也與同事到安養中心去探望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