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為護理第十五卷二期 - 男丁手記】最後一哩也是第一哩路

文/蕭文豪 臺中慈濟醫院外科加護病房護理師

2015 年6 月大學應屆畢業就來履行我的承諾,這個承諾是在我「最後一哩」實習結束時親口答應學姊的。是的!學姊們,我回來了;實習的最後一哩是在這裡的外科加護病房,臨床開始的第一哩路,也決定從這裡開始,這是我們再續緣的起點站。

從化工到護理 認真態度感動父母

我是爸媽唯一的孩子,但我們家族親戚很多,常常會聽爸媽說誰生病、誰住院、誰又發生什麼事故……在國三的時候,爺爺中風,後來爸爸得口腔癌,媽媽也生病,所以高中原本讀化工科,但到了高二時,我開始考慮到底將來要讀什麼科系能夠好好賺錢又能夠照顧家人,於是我決定要念護理。但是我並沒有跟爸媽商量,所以一開始他們並沒有很支持。

就這樣,我跑到高雄去念輔英科技大學護理系。

大學一年級時讀的滿辛苦的,因為要背很多英文單字,我的專長是數學,但是護理系並沒有數學課,我的成績在班上屬於後半段的,而又有在打工,所以雖然功課不好,每天還是很忙碌很充實,行程就是上課、上班、睡覺,很少跟同學出去玩,也很少回家。暑假寒假要到醫院實習,就靠電話跟爸媽分享學校及打工的事情,因為他們從來沒有看過我這麼認真,漸漸地就轉而支持我,讓我很高興。

實習想辦法盡量學
選擇重症加護

很多人說男生當護理師很吃香,但我並不這麼覺得,因為在實習的時候常常會被病人拒絕做治療,因為是男生,因為是實習護士,尤其是在婦產科及兒科實習的時候最挫折,但我沒有因此而灰心,不能做就在旁邊看,不能看就在旁邊聽。我實習過的地方有新竹國泰醫院、小港醫院、凱旋醫院、輔英附設醫院及三民區衛生所,有內科、外科、精神科、婦產科、小兒科及社區護理,在實習期間,其實很多學姊都太忙而沒空理我們,主要是老師在旁帶著我們做一些簡單的技術及給藥。

而學校學習的「最後一哩」,我選擇了臺中慈濟醫院,因為我媽喜歡看大愛臺,也定期在這邊看門診;我則選擇外科加護病房這個單位,我覺得,在加護病房很注重團隊默契,很多事情要兩個人甚至多人才能夠一起完成,譬如翻身、洗澡及傷口換藥,所以要跟學姊培養好默契,而最後一哩與之前實習較不同的地方就是沒有老師、沒有同學,只有臨床教師,也就是單位的學姊,不過我很幸運,選到了一個好的單位、好的護理長、好的學姊,而且也常常有志工師姊進來幫忙時都會鼓勵我。帶我的學姊是怡膺學姊,她很用心地教我很多事情,而且常常陪我到很晚,讓我覺得很對不起她,我在這裡過得非常開心,所以就決定畢業之後要回來這個單位服務。

為獨當一面的承諾 繼續努力

來到熟悉的單位報到,比較不陌生,但了解自己的專業還遠遠不足。學姊說:「做錯事情,該對不起的人不是學姊,而是病人,今天他們把自己交給我們,我們就應該用心去對待。」也因為這句話,讓我做事情都很小心謹慎,病人的病況有可能在下一秒發生變化,所以生命徵象和意識評估都要特別注意。

至今我已經在這裡半年了,漸漸跟得上學姊的腳步,但還是有很多事情需要學習,直到將來能夠真正獨當一面,才算是完成對學姊的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