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為護理第十五卷二期 - 人物誌】守護輕安居 賴筱婷 臺中慈院輕安居護理師

文/江佩恒 臺中慈濟醫院輕安居護理長、曾秀英

臨床資歷五年,賴筱婷從動作俐落的外科開始,經歷陪慢性病人奮鬥的復健科、與癌症對抗的血腫科,最後落腳在輕安居,發現自己其實很有照護老人的天分……

懂事的長女 到花蓮初識慈濟

賴筱婷家住臺中市西區,個性隨和、好相處,是家中長女,國中畢業本來想跟大部分同學一樣上普通高中,可是想到讀高中免不了要補習,會增加家裡不少開銷。跟家人討論,媽媽覺得如果筱婷能有一技之長,將來就不用擔心了,所以建議她讀護專。

至於要念哪一所呢? 筱婷說:「因為媽媽都會收看大愛臺,認同上人的理念。」雖然慈濟科技大學的護理科系遠在花蓮,但媽媽覺得筱婷如果是到慈濟念書,滿令人放心的。筱婷就設定這個目標來努力了。

考上慈濟技術學院( 現為慈濟科技大學) 五專護理科,十六歲的筱婷就從臺中來到花蓮住校,開始了五年的護生生涯。在實習的過程,她感受到護理工作對病人的幫助,肯定護理這分工作的價值感;在學校有懿德爸媽,而在花蓮慈院實習時,也總是在院區看到慈濟志工的身影,他們帶給病人和家屬溫暖,也適時協助,筱婷覺得這種人與人之間的真心互動,讓她很舒服。所以,畢業後,她回到臺中,選擇到臺中慈濟醫院上班。

賴筱婷畢業自慈濟技術學院(現「慈濟科技大學」)護理系,圖為畢業典禮與家人合影。(賴筱婷提供)

從急性學到慢性照護
技術純熟也要保持溫度

筱婷在實習時發現自己比較喜歡外科,因為可以看到不同種類的傷口,看著傷口癒合很有成就感,所以踏入臨床的第一個單位就來到外科病房。

儘管每天上班幾乎都在跟時間賽跑似的,不斷發藥、換藥,發藥、換藥,體力、精神的付出不在話下,但只要看到被用心照護的患者傷口日漸癒合了,可以出院了,就覺得很值得,又埋頭繼續辛勤工作。

持續了一年,有一天她突然有一種很明顯被掏空的感覺,「對每天匆忙的上班、下班,感到空虛。」她開始探索自己的內心,「應該還有更值得自己去做的事。」該怎麼為自己充電?

剛好主管將筱婷調到復健科病房,讓她學習不同科別的照護。一開始筱婷還是以外科的慣性工作,凡事求快、求準確有效率,誰知專科護理師看著她的處置方式,直接說她「冷血」。以前在外科這樣做是很優秀的,怎麼得到這麼負面的批評?筱婷覺得自己平日自我要求很高,不應該被這麼說的,心情頓時充滿著糾結與掙扎,不斷反思,究竟那裡做錯了?

筱婷這才發現「復健科病房都是慢性病人,不能套用急性病房與病人的相處模式。難怪看在經驗老道的專師眼中,感覺我不夠溫暖……」

找到原因就好辦了,筱婷調整自己的態度、放慢自己的腳步,在專師和學姊們的教導下學習怎麼和慢性病人相處,將心比心地給對方心理支持與鼓勵,也因此和一些病人及家屬成了好朋友。例如一位中風的男性公務員,一來住院時因為無法接受肢體癱瘓的衝擊,天天沮喪、天天哭,筱婷就陪著他哭,然後鼓勵他參與復健照護,到後來他恢復信心,持續復健,最後康復出院了。

筱婷的下一個學習站,來到血腫科病房。她看著癌症患者定期化療、放療,遭受病痛折磨與生命無常;病人康復,她替他們開心,但萬一病人又復發回來,她不能表現出自己的難過,「護理能多做什麼?」她陷入思索,「該提供什麼樣的照護措施,才能緩解他們的病痛?」所以,只要時間許可,她不介意多跟病人和家屬聊聊,至少讓他們保持樂觀的心態,不要被病魔打倒。

學生時期才說絕不從事老人照護,賴筱婷現在可是臺中慈濟護理之家銀髮長輩的守護者。

投入銀髮長期照護 老人真可愛

得知臺中慈濟護理之家( 又名「輕安居」) 要在2014 年1 月啟業,筱婷決定換個新環境,主動申請轉調,成為護理之家的啟業元老。

做出跟學生時期南轅北轍的決定,讓筱婷也忍不住笑自己。護生時期因一次護理之家志工服務,筱婷遭遇住民騷擾,加上老舊的環境設備與環境、瀰漫令人作嘔的氣味, 留下不好印象, 當時下定決心──日後絕對不從事老人照護工作。

只是事過境遷,如今的筱婷積累豐富的臨床護理經驗,運用在照護服務綽綽有餘,一遇到慢性病人也總是一股熱血地對待;再加上感受到臺灣高齡化社會對老人長期照護需求漸增;而從學生時期就受到慈濟志工爸媽們的伴讀和關懷,現在又有懿德爸媽陪伴,對這些長輩們充滿敬意……所有這些念頭累積起來,筱婷決定用行動表達謝意,用自己的生命走入長輩的生命來回饋。

「希望每一位來住的人都能輕安、快樂,『輕安居』,要有家的感覺。」護理之家啟業那天,上人揭碑後輕聲開示,也提醒「這裡只是他們的休息站,他們最終都要回到家。」筱婷把這些話重重放在心裡,奉行不渝。

記得啟業當天就有一位阿公入住,阿公顱內出血後併有失智症,復健路上,筱婷一路細心的照護,讓他從原本插鼻胃管、臥床,慢慢復健進展到可以由口進食、自己行走,日常生活能自理,最後孫女接回家照顧。

阿公要返家那天,進電梯時哭著說:「你們要保重啊!」這畫面讓筱婷永遠忘不了,強忍淚水微笑地跟阿公揮揮手道別。阿公返家後,仍不時來探望,這樣的牽掛,不就是家人嗎?

有時長輩們也讓筱婷好氣又好笑,記得一位阿嬤在耶誕節前夕,半夜起來拆節慶佈置擺設裝飾的禮物盒,另一位更趣味,把換藥車推到住房,硬說那是自己「賣雜細」的手推車。

阿公、阿嬤的故事點點滴滴說不完,在她的眼中,滑著輪椅代步,穿梭於客廳、走道間的長輩們,跟幼稚園小朋友沒兩樣,不論是對拆禮盒的期待、對謀生工具的重視,還是代步活動的活潑場景,都可愛得不得了。

賴筱婷的「繪指攬心」照護讓許多阿嬤變年輕又開心。

繪指攬心得人心
呵護住民自在輕安

一次迎接新住民時,看到阿嬤手指、腳趾甲塗著大紅指甲油,當下對突兀的裝扮感到詫異,時日一久,阿嬤指甲油掉漆,筱婷特地提供「美甲」服務,阿嬤的笑容沒停過。「美甲」先是僅限兩人的祕密約會,後來擴及其他阿嬤,獨特的「繪指攬心」照護,讓阿嬤們回憶起年輕時代「パリ」或「水噹噹」的新嫁娘裝扮,由於筱婷是Hello Kitty 迷,不少長輩也因此「愛屋及烏」成了貓迷。

偶爾筱婷想賴皮不上班時,腦海中就浮出這些長輩可愛的行為舉止、和藹的面容,就又乖乖出現了。

「上人說,行善、行孝不能等。看到每位住民家屬很用心地關心自己的家人,提醒著照料家人的每個小細節,讓我很感動。我也常提醒自己,要好好孝順父母。」筱婷也明白,失智老人的家裡環境如果不是相對安全,或是長者晚上不睡覺,既危險,家屬也沒辦法好好休息的無奈,所以,成為長輩的守護天使,讓家屬安心,就是她最大的成就感。

年紀輕輕的筱婷,把住民們當成自家阿公阿嬤照護,心中也祝福每一位住民長輩在輕安居好好療養,康復返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