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林慈院 新生代醫師 自願投入專責病房【人醫心傳第211期 - 特別報導】

年輕的陳祈池醫師感念上人與醫院的栽培,決心投入支援專責病房的行列。圖/陳祈池提供

「專責病房裡的病人多,也嚴重,需要多一個人上去,有誰願意嗎?」

陳祈池直覺該自己上陣了。在大林慈院到了住院醫師第三年了,最近都在比較彈性的醫療科做訓練,然後準備不久國考。既然有能力又有時間,她二話不說就決定加入支援的行列。

她想自己已經打了疫苗,沒什麼好擔心的,只是很怕照顧病人時是否會忽略掉問題,結果反而耽誤到病人的治療。而自己從三、四歲在馬來西亞就接觸證嚴上人的法,高中畢業後,來到慈濟大學醫學系就讀,「現在,不幸確診的人很需要我們的照顧,對於有幸成為醫師,真的是一件特別有意義的事,所以當機會來了,就應該投入才對。」

「這裡真的很好!」一位收治幾天的男性確診病人這麼說著。陳醫師記得前兩天從檢疫所送進來時,病人會喘、血氧比較低,看起來沒睡好、飲食缺乏。診斷後給他基本的類固醇、抗生素治療,再打上補充營養的點滴,果然很快就恢復比較好的氣色,睡好覺,也有體力吃飯。

讓病人說出苦、滿足病人的需要,並發自內心的陪伴他們。陳祈池想著:「就是要做,不然,對不起證嚴上人。而自己,應該有做到對上人的承諾。」

高速運轉的醫檢團隊

本土疫情嚴峻,臨床病理科的醫檢師團隊努力加速完成檢驗報告,以便後續疫調工作能順利展開,讓疫情沒有持續擴散的機會。

大林慈院臨床病理科病毒分子生物實驗室謝易軒醫檢師,於二○二○年二月在醫院的支持下,主動向疾管署申請成為「疑似新冠肺炎篩檢的責任醫院」,可直接進行疑似新冠肺炎病毒檢驗,不用將檢體後送到中央指定的責任醫院,節省檢驗時間。以前外送責任醫院,檢驗時間全程通常會超過二十四小時,轉為院內檢驗,時間縮短為四小時以內完成報告(急件為一小時內完成)。今年以來須作篩檢的民眾愈來愈多,臨床病理科病毒分子生物實驗室也愈加忙碌。

臨床病理科李奇聰技術主任指出,為了處理疫情期間大量的檢驗業務,除了原本負責此一業務的謝易軒醫檢師外,科內有多位醫檢師陸續投入協助,此外,研究部也有一位同仁從一開始就加入檢驗行列,風濕免疫中心最近還會有兩位同仁加入。PCR 檢測團隊由謝易軒負責,團隊有十二至十三人,即使需要分成三班日夜不停檢驗,也沒有問題。在賴寧生院長的支持下,最近已新增三臺儀器,擴充檢驗量能,目前總共有六個平臺,一天處理量能已可達四百五十筆,處理時間可以縮短為二小時完成報告。

病理科醫檢師做足防護措施,嚴謹地面對每一筆檢體。攝影/張菊芬

黃蘭貴護理長是專責加護病房的最佳後勤,讓護理同仁們可以無後顧之憂地照顧重症病人。攝影/黃小娟

醫工同仁穿上全套隔離衣要進入病房維修設備,胸腔內科陳信均醫師詳加指導檢查。圖/陳彥如提供

讓同仁無後顧之憂

大林慈院內科加護病房從五月下旬開始收治新冠肺炎重症病人以來,最多的時候一次有十個病人入住,護理長黃蘭貴雖然沒有進到第一線照顧病人,但卻承擔起最佳後勤工作,希望讓同仁們可以無後顧之憂地照顧病人。

回想起剛得知要收治重症病人時,蘭貴阿長心想「我真的準備好了嗎?」心裡有一種不真實感,腦海中不停地想像著各種流程、動線、同仁的生活起居安排等,「幸好院內各單位都主動伸出援手,營養治療科主動詢問送餐事宜、總務室也幫忙解決了住宿問題。」蘭貴阿長抱持著一顆感恩的心,感恩所有人的共同成就。

目前內科加護病房有二十二位護理同仁,分為三班照顧重症個案,每次全副武裝進入病房,一一幫病人翻身、灌牛奶、給藥,少說要三個小時才能出來,每次出來後,拿下N95 口罩,臉上都是傷痕纍纍,鼻梁都壓紅了。一開始不知道如何改善,只能用膠布貼滿整張臉,避免繩子直接磨擦到臉部皮膚,衣服也全都是汗,看了令人心疼。

憶及當時大家知道病房要優先收治重症個案,在開始排班時,沒有同仁說「我不要」,原本蘭貴阿長想要每一個月即換班一次,但同仁們很有責任心,因為覺得動線、照護流程等都還有改善的空間,因此想要留下來繼續改善,以免換另一批人後又要重新開始,真的是有莫名的使命感。而蘭貴阿長除了透過LINE、電話關心同仁的食衣住行之外,也會一再和大家討論照顧的細節,在進入第三週的現在,一切都已經上軌道了。

「前一陣子病人最多的時候,大家其實壓力很大,目前,真的是手牽著手,有任何狀況大家都會即時說出來討論,心理壓力當然一定有,聽大家說一些,流程再弄得清楚一點,大家的壓力也會降低。」

最感人的是,病房同仁不怕沒得吃、沒得喝,除了營養組供餐外,很多志工爸媽都會送來餐點,還有病房的其他同仁發心關懷,甚至有人幫忙送餐,同事愛滿滿。更有一位已經離職五、六年的學姊,不捨同仁戴N95 造成臉上皮膚受傷,特地買來一箱敷料,要給同仁使用。院內的傷口護理師,也貼心給予同仁很多照顧傷口的建議,雖然都是一些小事,但能讓大家接收到滿滿的愛。

有次大雷雨,病房跳電,造成病人的生理監視器故障,嘗試修復未果,只好緊急求助外援,醫工同仁一到,二話不說穿上全套隔離衣就進病房維修,讓護理師們十分感動。蘭貴阿長感恩醫院全員的團結付出,希望大家給第一線抗疫同仁更多的支持與鼓勵。

生日喜逢端午節又是出院日,照護團隊為顏大哥獻上蛋糕慶賀。圖/ 12B 專責病房提供

三喜臨門 最幸福的一天

六月十四日端午節,也是大林慈濟專責病房顏大哥六十三歲的生日,更是他重新展開人生的「出院日」!

昨天早上,大哥的PCR 篩檢結果出爐,是陰性!肺部症狀開始已超過十天,並在醫療團隊照顧下大幅改善不再需要氧氣,終於接近出院的條件。

支援專責病房的張兼華醫師,在比對顏大哥十一日和十三日的肺部檢查影像時,不僅看到情況逐漸改善,眼尖的他發現,螢幕左上角的病人資訊欄,咦?怎麼才差兩天,病人的年齡就多了一歲?喔!張醫師恍然大悟。

在病房裡,大哥順利通過六分鐘的血氧檢測!回想住院快一個月來,都得靠醫師、護理人員的治療與加油,才能讓自己逐漸恢復健康。「我出院後要寄水果來給大家。喔,還要給每位醫師兩瓶金門高粱酒。」

大夥直呼心領了,酒真的不能收。照顧他多日的護理同仁準備了小小的生日蛋糕,歡送大哥出院展開新生活。生日快樂,健康常駐!

六月十五日大林慈院醫護出隊至大林國小育英堂為社區長輩施打疫苗服務。攝影/于劍興

院內同步為腎友接種疫苗。攝影/黃小娟

前進社區 助疫苗接種

六月十五日長者公費疫苗開打,大林慈院醫護出隊至大林國小育英堂為八十五歲以上長者、六十五歲以上原住民展開首波疫苗施打,共計六百多位民眾預約及完成施打。現場考量長輩行動不便,以日本的宇美町式施打法,讓長輩排排坐好,由醫護走動來施打疫苗,不少老人家大讚便捷又親切的服務,無形中也減少了緊張感。

賴寧生院長特地從醫院抽空前來關懷民眾施打情況。林名男副院長說明,現場開了三個動線,包括醫師、護理、行政等三十多位同仁服務,另外還貼心設置福慧床休息區,供施打後頭暈不適的民眾可以躺著休息。

戶外報到處以搭棚及架設大型風扇,讓等候的鄉親可以防晒降溫,一旁的工作人員則協助民眾從量體溫報到、等候、入場就座、量血壓、填寫資料、醫師看診、接種、健保卡註記、留觀十五分鐘等流程順暢。家醫科醫師黃慧雅也針對每一位施打民眾問診,包括目前身體狀況、吃藥或打針是否過敏等,並叮囑打完疫苗後回家要多喝水。

帶著八十八歲婆婆前來打疫苗的何女士表示,疫情嚴重,擔心老人家抵抗力差的話,容易受到感染,家裡長輩接種後心安許多。另一位八十五歲的梁先生則說,現在身體有保護力了,不用再每次出門就開始擔心自己被傳染。大林慈院之後陸續還會在中埔國中、梅山國小、溪口國小等場次,為社區長者進行接種服務。

另一方面,有感於洗腎病友常出入醫院,且屬新冠肺炎死亡的高危險群,大林慈院也同步為腎友接種疫苗。腎臟內科蔡任弼醫師提醒,對洗腎患者來說,良好的水分控制是很重要的!因此不宜用多喝水的方式來處理注射疫苗後的副作用,而是要與專科醫師討論,必要時服用普拿疼來緩解不適。

從加護病房、專責病房到戶外快篩站,大林慈院急診部李宜恭主任(右)與團隊協力守護。攝影/于劍興

防疫急先鋒 疫起在急診

大林慈院急診部李宜恭主任為著社區傳染讓疫情變得變化莫測而眉頭有些緊繃,但眼神、話語中仍讓人感到一股信心。

李宜恭強調,對急診部最重要的思考是染疫後的傳染性,倒不是染病與否而已。他分析,民眾從發病前兩天就有傳染性,通常,傳染性會在幾天後降得很低,因此,需要有工具來做即時的研判標準以做進一步的因應。PCR 核酸檢測可以用來看是否感染並做風險的區別,但需要等候的時間太久,有時也無法判讀是否具有傳染性。大林慈院開始用抗原快篩,可以很快的篩出結果。儘管廠牌間的差異不小,但就是盡量去做。

針對這波緊繃的疫情,大林慈院急診部快速做出調整。包括把檢傷分類拉到急診室外、運用快篩來做病人分流,以及醫護人員保持全副武裝。「在安全的考量中也會兼顧搶救生命的責任,如果病人需要立即處置,會先送到急診負壓隔離室,或是獨立空調的區域,給予必要的治療。」

利用快篩則能及時把較高風險的病人分出來。李宜恭指出,傳染性的分流對於保護醫院的運作和醫護的安全都很重要。一旦急診被疫情波及,將攸關醫院的存續。而調整中要隨時做好自身的保護,在戶外動輒三十多近四十度的高溫,尤其N95 口罩影響溝通,也會對皮膚造成損傷,但隨時全副武裝才能保護自己、保護病人和醫院。

現在,每天一早,李宜恭最掛心與得做的一件事,就是與急診的夥伴們坐下來,並竭盡所能地與大家溝通,當下處境的風險為何?試著接受風險的存在,以及如何處理風險,一次、兩次,持續不斷的溝通,就會逐漸獲得大家的認同。

而良好的溝通更要建立在充分的訓練、團隊合作以及供應無缺的資源。在急診部中總能看到最新、防護性最好的人身設備。頸部以上的面罩、護目鏡以至於口罩,都要給同仁最有效以及最舒服的個人防護設備。李宜恭認為這樣才有立場去期待同仁面對與接受風險。

疫情瞬變,滾動式的管理下,工作流程的調整勢在難免,李主任在每天早上的團隊會議中,試著去分享與分析過去一天裡面對的情況,傾聽大家在流程上的建議、改善的想法。目前急診分為兩隊,即使有一隊在休息,透過視訊依然能溝通,了解彼此心中在想些什麼。

此外,急診醫師張哲睿從六月一日起支援十二樓的新冠肺炎專責病房,對於要和「病毒」朝夕相處,安然以對。「放心啦,他們都經過嚴格的訓練。」對於急診家人、學生陸續加入專責病房,李主任可是一點也不擔心,而大家都有股捨我其誰的態度。因為在急診大概什麼樣的病症都遇到過,只要有好的心理建設、好的設備,加上適切的治療指引,上場沒問題。

醫院防疫的緊要關頭,急診一定要站出來。從加護病房、專責病房到急診外的快篩站,急診的家人們都有使命感。

大林慈院急診張哲睿醫師加入收治確診者的專責病房團隊。圖為張醫師為同仁執行每週的固定採檢。為了醫病安全,護理夥伴再害怕都要忍住。圖/大林慈院提供

勇者前線

張哲睿醫師自慈大醫學系畢業,將青春年華都奉獻在大林慈院急診部,八年的時間,PGY 訓練也是在大林完成,「從學生時期就很習慣慈濟的生活方式,上人的感召也一直都在,自然而然慈濟就成了第二個家,也沒有過離開的念頭。」

疫情大爆發之後,急診部每天要處理的病人瞬間遽增,加上大林鎮社區感染,裡頭忙著往常收治的輕、重症病人,外頭則是擠滿採檢人潮,讓醫護人員產生極大的心理壓力,而這些來來去去的患者,無形之中成了急診不可控的風險。

「但相對上,在12B 可控的風險下反而安全,工作上也較為單純。」

即使面對充滿挑戰性的工作,甚至是與一開始投反對票的家人冷戰,但張哲睿卻義不容辭地答應上戰場,因為他知道,在那一處龍潭虎穴,有著許多無助等待救援的患者,發揮醫者拔除病苦的使命,此時不做,更待何時?

靠著多年急診的急救經驗,張哲睿初次進入收治確診者的病房,並不感到驚慌,加上與內科醫師合作,遵從最新的照顧指引,邊做邊學,很快地已熟能生巧。第一天從熟悉環境開始,接著了解目前線上照顧的病人情況,「第一天就進去幫病人做採檢,每天下午一點還要與胸腔科、賴俊良副院長開會,一起討論MICU 有哪些病人要轉上來,或是12B 有哪些病人情況變差的要轉下去,若是護理同仁通知病房的病人肢體無力,則要進去評估狀況,這些事都是在這裡的如常。」

很為夥伴著想的哲睿醫師總認為,病房裡最忙的其實是護理師,因為所要承擔的業務量很多,來到這裡,也會害怕自己被傳染、家人會擔心,出去後還得自主健康管理,但護理同仁卻仍要照顧這些確診的病人而犧牲自己,「自願被關」,或承受異樣眼光。

「我們醫師可以做的,就是將藥物、處置盡量單純化,為的就是不讓護理師來回進入病房,因而增加感染風險,當然,這也是大家一致性共同的目標,在治療病人的同時,更要保護好護理同仁。」這場與病毒的戰疫,每一位自願投入前線的勇者,為了拯救病人而變得無畏。

病室裡的律動時間,護理師帶著病人一起跳健康操。圖/ 12B 專責病房提供

請你跟我這樣動

在12B 專責病房十坪大小的空間裡,病人經常面對的就是PCR 篩檢、吃藥、不舒服的症狀,以及看了幾千遍的單調陳設、一個人孤獨的白天與黑夜。

為了幫助病人身心調適,在護理團隊的請託下,公傳室立刻張羅了之前製作過的幾支健康操檔案,還有因應此波疫情,特別委請臨床心理中心的心理師,示範如何正念呼吸的影片,排播在病房中的電視頻道裡。

運動影片中也穿插介紹茹素好處的片段。預防重於治療,在疾疫流行之際,除了做好個人的清潔衛生與高規格的防護措施,也要做好飲食保健,斷除口欲齋戒茹素,心靈上要戒慎虔誠不恐懼。

「阿公、阿嬤一起來喔!」護理同仁打開病房的電視,依著影片教學帶著病人一起活動筋骨。住進病房以來,難得有機會讓自己心跳加速,甚至有些出汗的效果。動態活動後,護理夥伴再帶領透過呼吸的調節,以正念找回當下的寧靜。動靜態雙管齊下,增進病人復原力。

突破語言溝通障礙,護理師團隊用心照顧確診移工。圖/楊家嘉提供

護理師們用家鄉味,為移工病人加菜加油打氣。圖/楊家嘉提供

病房裡的家鄉味

憶及專責病房啟用時兵荒馬亂,一度找不到人力。原本在11B 病房的護理師楊家嘉想,自己到底要不要去?會不會進了那道門後就再也出不來了?有過掙扎,有過害怕,最後她想通,人生短短在世,不就是要做有益群眾的事嗎?

家人一開始無法接受。面對質問,家嘉以預先想好的理由告訴母親,自己是屬外科的護理師,這個疾病內科系是專家,應該會先找內科護理師幫忙,外科會是在人力不足時才會找,所以不用太擔心。

「沒想到才過沒幾天,護理長就請我上去幫忙做環境設置,包括椅子怎麼放、叫人鈴怎麼擺,動線要怎麼做會比較順手。」楊家嘉當時沒多想,只覺得人手不夠就該盡一己之力,之後也就直接留在專責病房支援。

宿舍不能回,家當然也不能,還沒等到母親主動詢問怎麼都沒回去,楊家嘉已先想好一個沒有理由可以反對的說法,她告訴媽媽:「護士的工作除了可以賺錢養活自己,又能累積功德,如果知道那個地方危險,都沒有人要去,那生病的人該怎麼辦?」母親似乎被女兒的真誠所打動。

「我自願去,對我而言,被需要,這才是有意義的人生。」要媽媽放心,承諾會盡全力保護好自己,按照醫院的標準作業程序做,不求快,求實在,穿脫安全都會顧好。而且,「在那裡,我們都知道敵人在哪,不像出去大街上,反而不知道誰是病人,那才是危險。」

開始在專責病房「被關」的日子,楊家嘉每天總不忘分享資訊給父母親知道,住的地方、吃的便當、照顧病人的感人故事等,藉由照片和視訊,讓住在高雄的老人家放心,慢慢也讓心中的擔憂轉化為親情支持。

二○二○年專責病房啟用後,楊家嘉陸續三梯的支援都未曾缺席,她說,第一梯之後,沒想過還會再開第二梯。當時第二梯次緊急重新開啟時,她正嚴重頭暈住院中。

家嘉那時候請病假回高雄住院,接到張玉芳督導來電,說專責病房明天就要開了,是否願意回來幫忙?她因為怕督導擔心,所以沒有告知正在住院。「我回覆,可能明天有點難,但我願意回去支援,是否可以後天?」結束通話後,家嘉也沒想過自己的身體狀況是否允許。當下只想著,十萬火急的救援怎麼可以少了自己,更何況培養一個有默契的團隊不容易,督導一定是召集昔日的老隊友,不必再從頭開始教起。

家嘉與醫生溝通:「今天下午我想要辦出院,可以開口服的止暈藥嗎?因為有緊急的任務要回醫院。」醫生勉強答應,並囑咐不舒服時就要趕緊就醫。出院那天回到大林就馬上上工了,至於父母親那一關,她則告訴媽媽,身體好很多了,不用擔心,醫院現在有緊急的狀況,需要回去幫忙。

「專責病房裡的同事都很貼心,大家看到我的臉色發白,就讓我先做文書工作,粗重的活都沒讓我碰,有一種溫暖的感覺,也讓我願意付出,把溫暖帶給病人。」

楊家嘉護理師(前)用心付出,安頓大小病人。圖/楊家嘉提供

第二梯次進入專責病房,裡頭照顧的都是外籍移工,有印尼、菲律賓人,護理同仁開始的時候就遇上困難,因為語言不通,就算想試著用英文溝通,他們也聽不懂,只能懂簡單的OK、Goodbye。

楊家嘉與大家討論,最後用Google 幫忙,她們把病房所貼的標示都翻譯成印尼、菲律賓、英文及中文,共四種語言,甚至請院內的印尼籍清潔阿姨幫忙確認,之後做出了多國語言的入住病人需知。

這些移工朋友才剛來到臺灣就被檢查為確診病人,直接送來病房,那種恐懼、擔心及害怕,可想而知。照護團隊費心思尋找適合的溝通模式,「後來我們將病人加進去我們的LINE 群組,再把Google 翻譯後的印尼文、菲律賓文再轉貼到他們的手機上。」

家嘉告訴病人,有什麼問題就寫,用原文也沒關係,之後大家就在轉貼、翻譯中花了很多時間,但無形中也現學現用,簡單的幾句話,拉近了距離。病人告訴她,這裡的人都很親切,竟然還會講他們的語言。透過在治療或量血壓的等待時間,家嘉就會與患者聊上幾句,慢慢看見病人放下惶恐,露出了笑容。

有移工因為家裡的經濟狀況不好,又擔心負擔不起住院的費用,楊家嘉和同事幫忙問了感控、衛生局及政府,再做了一張「翻譯來翻譯去」病人需知的翻譯板,就像是Q&A,將他們所擔心的問題,住院的過程、住院幾天、什麼狀況下會採檢、住院期間費用、生活用品提供、何時可以出院、可恢復工作等,用了印尼、菲律賓文,讓病人入院時,即可知道自己目前的狀態,比較能安心。

因為看見病人的苦悶,所以想為他們做更多。專責病房的護理同仁自掏腰包到醫院對面的商店買印尼的泡麵,然後大家先試吃看好不好吃,後續買了四種口味,讓病人可以有更多選擇,最後還上網查了印尼的飲食習慣,結果發現他們無辣不歡,所以也買了辣醬,之後再上網買了好幾箱的印尼泡麵。一開始病人拿到時愣住,怎麼這裡會有家鄉味?然後用簡單的中文說:「真的是我們國家的泡麵?」一臉不敢相信,一直看著,很滿足的表情,然後用手對家嘉比了愛心。

只要穿上防護裝備,看到的都只剩下眼睛。病人說:「雖然不知道你們(護理師)的名字,也不知道你們長怎樣,非親非故,你們卻把我們當成家人一樣照顧,對我們這麼好,真的很想謝謝你們。」

另外,印象深刻的,是入院的北部一家人,成員包括阿公、爸爸、一歲的弟弟。「我又沒怎樣,為什麼要把我關在這裡?到底要關多久?為什麼要限制我的活動?」阿公一開始會大吼,頻頻抱怨便當菜色。

「自願來到這裡的醫護同仁,都是發自內心的付出無所求!」家嘉說,大家每次只要進入那間病房,都要先做好被罵的心理準備,但還是不放棄地跟阿公衛教,讓他知道這個疾病的嚴重性、傳染力。轉捩點是張兼華醫師自掏腰包買了一個恆溫熱水瓶相送,好讓一歲的弟弟能夠泡牛奶,還特別交代「就說是你們(護理師)送的。」

拿到熱水瓶後,阿公從原本的不領情,轉變成親切、感恩的柔和態度,「還讓你們花錢,真不好意思。」然後一直問要多少錢,他要拿錢給護理師。最後,阿公用一顆感恩的心接過護理師手中的便當,乖乖吃完,又多要了一碗飯,再來也不再罵人。

善盡照護專業,把患者的身心照顧好,是護理團隊最溫柔的堅持。

越南餐館老闆蔡順和與太太吳清雲,每天中午提供融合異國口味的素食便當給醫護同仁。攝影/于劍興

企業主捐設備 志工推素助店家

六月二十二日收到由企業家陳仕榮先生愛心出資贈予醫院十臺高流量氧氣鼻導管全配系統,賴俊良副院長及胸腔內科主任陳信均代表領收,感恩低調的陳先生,默默付出的善心義助。這陣子不斷湧入的愛心物資,讓防疫同仁感受到各界的愛與支持。

疫情下,除了投入第一線救治病人的醫護人員辛苦,許多小店家的生計也受到嚴厲考驗。「去年疫情發生之後,就很擔心在基層工作的人,生活會不會受到影響,因此提醒師兄姊們要法親關懷,也關懷身邊的親友。」北投一慈濟委員、榮董許瑞珍師姊分享,國中同學蔡順和一年多前從臺東搬到大林開越南餐館,生意不見起色,在疫情興起後擔心他生活困難,詢問下得知真的沒有什麼生意,剛好北區榮董團隊發起送餐到醫療院所、警局的活動,她想,北區可以這樣做,南區也可以,所以許瑞珍師姊決定發起送素食到大林慈院,她在北投一和氣邀約較熟識的委員、榮董和親友一起來共襄盛舉,不但能幫助同學、推廣素食,也能表達對醫護的感謝與支持。

六月三日第一天供應午餐便當,許師姊就主動關心準備了什麼菜色、用料和口味。一開始每天中午提供五十個便當,後來因受到同仁好評,一度增加數量至近百個,而隨著防疫三級警戒延長,供餐的時間也隨之延長。許師姊說,自己沒有想很多,覺得應該做什麼就趕快做,也很感恩師兄姊們給她很大的信心和支持,只要有需要,就可以持續做下去。

「還好有你們的便當。」疫情讓營業額入不敷出,當大林出現確診個案後,蔡順和的越南餐館一度暫停對外營業,每天只有專心製作提供給醫院的五十個便當,維持基本收入,得以度過困境。

蔡老闆積極學習製作素食,主動上網找資料、請教別人,希望讓客人吃得健康。而老闆娘吳清雲是越南華僑,來臺已二十多年,使用香菇、豆腐、素肉等素材料入菜,經過設計搭配,發現口感比葷食還要好吃,每天變換不同口味,清爽可口的越南料理,是一般素食餐廳吃不到的口味,大受醫護同仁喜愛。

防疫工作忙碌,有了愛心便當,讓許多同仁可以吃得飽、吃得好,繼續投入工作。在北區慈濟委員的愛心與越南餐館的用心下,不只讓蔬食有更多選擇,也看見人間溫情。

每日視訊連線病情討論會,麻醉科吳育政醫師(前)與專責病房團隊與會共商。攝影/于劍興

同樣志願接受徵召的心臟外科張兼華主任(中)感恩有眾多跨科別的抗疫夥伴齊心守護病房。攝影/于劍興

齊心對治 醫院中的微型醫院

為了來對抗這場自一九一八年西班牙大流感之後的全球最大疫病危機,大林慈院依照先前準備的應變計畫,開設十二樓為專責病房,十三樓為醫護宿舍,徵召志願醫護人員投入抗疫。

護理師是最辛苦、最危險的,常常一個班穿著防護衣,戴N95 口罩,不吃不喝,全身濕熱流汗,做完照護病人的工作。但是全院各個病房都有人志願參與,因名額有限,最後如願者有:9B 蔡詠媛、6B 朱涵妮、7A 蔡茜羽、7A 謝旻融、11B 楊家嘉、11A 廖涵如、10A 陳羽嬅、6B 潘羿蓁、10A 許靜雯、10A 沈怡芳、9B 劉欣茹、10B 林彥旻、9B 王郁婷、10A 賴怡潔、11A 林巧玲、7A 黃品菁、10A 蕭閔方、6B 胡家瑜。

專科護理師是醫護工作最重要的整合者。因為病人被隔離的關係,每班必須透過電話,詢問病人的情形,有異常則告知醫師;同時必須安撫病人的煩躁不安,染病痛苦,單獨隔離更難受。內科及外科專科護理師志願加入者有:陳迎蓁、洪子涵、游斯評、陳曉菁、許詩盈、曾微娟。

醫師的部分,除了胸腔科醫師們是最重要的承擔者,外科有心臟外科張兼華主任,急診有張哲睿醫師,麻醉科有吳育政醫師志願加入。內外麻醉急診四科醫師都在,是以十二樓病房可說是微型醫院,足以應付病人各種情況的變化,立即做出處置。更特別的是,每天下午一點,賴俊良副院長主持視訊連線病情討論會,密集商討針對每個病人的最好治療。

新冠肺炎肆虐全球一年多了,至少一億七千多萬人確診,超過三百八十多萬人病逝,確實非常恐怖。齊心團結抗疫,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事,大林慈濟醫院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