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2花蓮慈濟醫院救護總動員【人醫心傳第208期 - 封面故事】

文/游繡華、黃思齊、鍾懷諠

攝影/曾慶方

臺鐵太魯閣四○八車次列車四月二日上午九點二十八分,於清水隧道北端出口外撞上工程車,造成車輛擦撞隧道壁及部分車廂出軌意外,導致四十九人死亡、兩百多名乘客輕重傷的嚴重事故。當日上午十點多接獲通報後,花蓮慈濟醫院林欣榮院長立即親自指揮緊急救治準備,並於十一點二十八分發布「紅色九號大量傷患機制」,動員醫護同仁到急診支援。

四月二日太魯閣號事故發生,花蓮慈濟醫院啟動紅色九號大量傷患機制,全院投入搶救行列。攝影/楊國濱

兩次啟動大量傷患
醫護全力出動

事故發生後,慈濟醫療法人林俊龍執行長立即趕往事故現場加入搶救行列,並協助搶救單位物資需求的通報。花蓮慈院急診室在第一時間做好準備,協助收治傷者,截至四月二日為止,花蓮慈院共收治五十八位傷者,多是撕裂傷、挫傷、鈍傷等外傷,共計三十三位輕傷、十七位中傷,以及八位重傷。而輕、中度傷患在經急診醫師處理傷口、影像檢查後,已有三十九人陸續離院;重度傷患中,一名OHCA(到院前心肺功能停止)患者在急救後往生。花蓮慈院也是這次太魯閣事故中,收治傷患最多的醫療院所。

上午十一點半,第一輛救護車抵達花蓮慈院急診,一位三歲男童頭部有撕裂傷,與他同行的外婆同樣是輕傷患者,男童十分勇敢,除了縫合傷口時因為疼痛哭泣,其餘時間都安靜地等待和配合醫護人員的醫治。同輛救護車上另有兩位受傷的慈濟人丁章權師兄與陳珀玲師姊,一起被送至醫院,所幸皆是輕微外傷,經過詳細檢查與治療後,即由精舍師父與志工陪伴出院回到靜思精舍休息與觀察。

由於事故現場救災難度大,被救出後第一時間送達急診室的多為輕度或中度傷患,直至下午一點五十七分起,在短短十二分鐘內,連續六輛救護車抵達花蓮慈院,送來的三位重度傷患中包括一位OHCA 女童,為因應大量增加的傷者,花蓮慈院在下午二點十三分發布第二次「紅色九號」,前後啟動兩次大量傷患機制,現場集結超過三百人。

團隊分工合作,為不斷送進急診室的傷者診治。(上)攝影/楊國濱。(中、下)攝影/曾慶方

碰上大量傷患的情況,除了需要醫療團隊救治的傷患,還有許多聯繫不上親朋好友而感到焦急的人需要協助,此時社工便扮演了重要角色,負責協助家屬尋找傷者的動向,是留在急診觀察,還是已經平安離開醫院。而四月二日正是社工師節,感恩社工全員出動,幫助安撫傷者和家屬的情緒。

靜思精舍師父也在上午第一時間到達急診室,用心準備美味的便當和義大利麵,志工和院長夫人玉心師姊也貼心準備餅乾、糖果和飲用水,讓醫護人員在繁忙中能抽空填飽肚子,適時補充水分,以面對接續的挑戰。傍晚傳出二五東病房需要家屬的換洗衣物,醫療法人曾慶方高專協助聯繫慈濟基金會慈發處緊急採購十幾套男女與幼童休閒服等,並於晚間七點送至病房,讓家屬能夠換洗並安心照護受傷的家人。

下午四點多大量傷患機制解除後,林欣榮院長代表慈濟基金會向傷患表達慰問,臺灣鐵路局也致上慰問金。接著行政院院長蘇貞昌、交通部長林佳龍、花蓮縣縣長徐榛蔚及花蓮衛生局局長朱家祥陸續抵達醫院關心,晚間八點半,新北市副市長謝政達亦來院,關懷受傷民眾及家屬。

四月三日,蔡英文總統與衛生福利部部長陳時中、林佳龍部長,以及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等政要代表也來到花蓮慈院,向受傷民眾表達關心。

社工與精舍師父在院協助安撫傷者。攝影/陳安俞

輕傷者治療最後一道關卡是由醫師確認所有症狀都已處理,才會放心讓病人出院。攝影/陳安俞

下午兩點多,第二次啟動紅色九號。( 本圖經變色處理)攝影/楊國濱

粉紅表與布偶
醫病間最暖心承諾

醫院搶救過程中,有好多令人不捨的生離死別,而愛與守護的行動,更讓人看見醫療團隊的貼心與悲心。

不滿六歲的小妹妹在火車事故中造成顏面骨折,送到急診救治,遇到如此令人驚嚇的事件,可以想像她有身體上有多痛,心理上有多害怕。加上在急診嘈雜混亂的環境中,護理師一直沒辦法安穩的為小妹妹冰敷臉上的傷處,這時候曾擔任兒科病房護理長的鄭雅君督導,不知道從哪裡生出了一本繪本《蚯蚓的日記》,念給小妹妹聽,才轉移了她的注意。

但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轉到病房治療的小妹妹發現她心愛的粉紅色手表不見了,著急地問:「我的手表呢?」想著想著眼淚又快要落下來,此時,花蓮慈院吳彬安副院長剛好帶著人文室與社會服務室的同仁及社工來了,吳副院長聽到小妹妹在找手表,就安慰她:「不要擔心,我們會幫妳找到粉紅色手表的,妳要乖乖聽醫師叔叔跟護理師阿姨的話唷。」

雖然不能回到現場,但是這個承諾一直記在吳副院長跟團隊的心上。就在四月三日上午十點,吳副院長跟團隊帶來了小妹妹的「粉紅色手表」!其實,急診現場任務告一段落後,時間已經接近深夜,店家都關門了,所以,這支手表是人文室同仁林永森一大早特地趕去熟悉的店家購買的。

周云鵑副護理長親手為小妹妹戴上手表。圖/二五東病房提供

戴上粉紅手表、抱著布偶的小妹妹,帶著醫護的祝福出院。圖/二五東病房提供

花蓮慈院整合醫學急診後送病房周云鵑副護理長親手為小妹妹戴上手表,再伸出自己手上的表跟小妹妹的比一比,「現在我們都有戴手表了!」周副護理長說,這樣不只可以給她安全感,還可以讓她感覺到,我們都是一樣的,就不容易害怕醫護人員為她進行治療。

小妹妹開心說:「阿姨妳的是黑色的,我的是我最愛的粉紅色!」也許是心愛的手表守護了小妹妹,現在小妹妹有了另外一隻粉紅色手表,這是新的守護,也是醫護團隊跟她約定好要健康康復的承諾。

小妹妹的傷勢趨於穩定,主治醫師在三日下午同意她可在四日出院,轉回北部繼續後續的治療。這時,周云鵑也在晚間趕緊為小病人準備了她熟悉又喜歡的卡通人物佩佩豬布偶,以及乾淨的衣褲及鞋子。當佩佩豬送到小妹妹的手上,小妹妹很開心,她的爸爸媽媽也有了笑容。

周云鵑說,林小妹妹情緒本來很緊張,看到熟悉的卡通人物,才又比較開心一點,她剛來到病房時,情緒不是很好,也不想跟醫護人員接觸,只用棉被把頭蓋著。

林欣榮院長也指出,四日早上到病房時,可以感受到小朋友情緒的改變,抱著佩佩豬,神情更穩定了;很感恩護理團隊用心照顧林小妹妹的心,祝福小女孩出院以後的後續治療,順順利利,早日康復。

不求掌聲、不管名字有沒有被記住,楊曜臨醫師與所屬的麻醉醫護團隊全力為傷者止痛。圖/花蓮慈院提供

為病人止痛的麻醉團隊

當大量傷患湧進急診室,麻醉部醫護團隊們推著超音波,在急診室幫受傷骨折的病人作神經阻斷術,一床打過一床,讓病人在受傷的第一個時刻就能得到止痛的治療,在這個苦難時刻,能幫病人止痛的手可謂「被上帝親吻的手」。他們也是一群病人和家屬一定知道、卻永遠叫不出名字的麻醉醫護團隊。

花蓮慈院麻醉部副主任楊曜臨:「末日的光:我願究竟恆無盡。我在的地方不能有疼痛出現。」因為每個人都是最重要的!

每個送到急診的傷患,都是受到驚嚇而且身上有傷,都需要接受醫療,甚至都認為自己是最重要的。但是大量傷患的時候,需要已有生命危險的傷患為優先,骨折且意識清醒的傷患被歸類屬於中傷。

現場真的有家屬問:「拜託!你看到這腳都骨折變形了,難道不是重傷嗎?」

對不起,這真的是中傷。而且急救區的傷患正在進行急救,門口還送來在途中失去呼吸心跳等生命徵象的OHCA 傷患。

很感恩,中傷的傷患跟家屬都能體諒了解現場的檢傷分類,願意把醫療資源先讓給重傷患者。可是在等待醫療的時候,骨折傷患的疼痛,只會不停的加重。

右大腿骨折變形的李小姐,在事故現場正好倒在逃生窗口附近,為了讓後面還能自行行走的傷患先行逃出,只能用雙手抱著斷折的右腿,一點一點的讓出一條走道,一直等到中午過後才被搜救人員救出事故現場,剛到醫院的時候,不論是在推床上推進醫院,還是移動到診療床上,每一步驟都讓她哀痛不已,而檢傷屬於中傷的她,還是必須等待接下來的手術治療,直到花蓮慈院麻醉部團隊的出現!

神經阻斷術 緩解椎心刺骨之痛

花蓮慈院結合以往急診及大量傷患的經驗,在急診傷患有需要的時候,都有麻醉部的醫護人員待命,為傷患及時提供止痛。楊曜臨副主任說,嗎啡等止痛藥物有可能會影響傷患的心跳、血壓等生命徵象,進而有可能對診斷與治療計畫造成影響,所以,神經阻斷術對急診傷患來說,是麻醉團隊當下最適當的選擇之一。

李小姐說,真的很感謝麻醉醫師,「我看他們用超音波在檢查,然後再用探針放進去,印象中我被刺了四個點,然後就神奇的不痛了,到那時候我的心才稍微安定下來,彷彿看到了未來的希望,可以等待接受接下來的治療。」

同樣接受麻醉治療的彭小姐,事故發生時,雙腳被變形的座椅壓著,上面還有一位阿伯跟一位女孩子,他們的傷更重,聽搜救隊員說是脊椎受傷無法移動,等到彭小姐被救出來的時候,右腳小腿以下就不能動了,滿滿都是血,後來才知道是粉碎性骨折,一路痛到發抖的來到花蓮慈院,緊接著麻醉團隊為她進行神經阻斷術,才緩解了彭小姐的椎心刺骨之痛。彭小姐說,「其實我不知道他們叫什麼名字,甚至不知道他們是那一科的,但是我衷心感謝他們!」是麻醉團隊給了她安定的力量。

或許經歷過手術治療的人,可能會記得開刀的醫師、住院的護理師,而手術過程中,其實還有麻醉醫護團隊是全程守護著病人的生命、呼吸、心跳、血壓⋯⋯,在治療完成後,再用他們溫暖的手讓病人甦醒,重新回到健康的身體裡。麻醉團隊最熟悉病人的生命徵象,卻是病人印象中最陌生的溫暖。

醫學生也盡一分力

陳宗鷹副院長身兼慈濟大學醫學院院長,第一時間也跟著院長到急診室投入大量傷患搶救。有些留在醫院的醫學生與PGY(畢業後一般醫學訓練),主動到急診室幫忙。

醫學系六年級的劉明遠,最近在急診實習,因為放假沒有返鄉,就像平常一樣到急診上班,誰知遇到了大量傷患。「師長開始動員之後,學生也不好影響老師處理事情,一開始不確定自己能幫什麼忙,後來跟著外科老師到重傷區急救區幫忙⋯⋯」還有一些醫學生是在網路上看到新聞,就同學相邀趕緊來到急診室;更有同學說在(二○一八年) 花蓮地震時都沒幫上忙而一直覺得遺憾,所以這次立刻就衝過來幫忙。

四月二日下午四點多,大量傷患解編。攝影/楊國濱

祝福所有人
朝向康復的路上前進

四月七日上午,花蓮慈院醫療團隊各科代表一行人在林院長的帶領下回到靜思精舍,向上人彙報狀況,讓老人家安心。

醫祕李毅醫師說:「目前,在醫院住院的還有十五位,有一位預計今天出院,有兩位很輕傷勢的患者預計轉回中壢的醫院。這十五位病人裡面沒有花蓮住民,三位在臺北市、新北市八位、苗栗一位、新竹兩位,還有臺東一位。一位在加護病房的小妹妹眼晴已張開了,他的爸爸說我們神經外科團隊救了他女兒,而且居然可以吃東西了!」李毅醫師在總結現狀的最後,也提及醫院內部也有心理關懷服務,因為同仁們在救治病人的過程中發生許多事,「這裡面有很多故事,醫院裡成立了心理關懷,因為那天的六歲小妹妹沒有救起來,急診的行政同仁晚上哭到不行。問她為什麼哭,她說因為跟她女兒一樣大。我想,還有一些同仁也睡不著覺⋯⋯」

四月三日蔡英文總統、林佳龍部長、陳時中部長、徐榛蔚縣長等首長來院關懷慰問。攝影/胡俊彥

一戶一社工 出院後的關懷不斷

社會服務室謝侑書主任分享在四月二日事件當日,社工的最主要任務是協助心情焦慮的家屬,因為許多人焦急著想知道在火車上的人的下落,「我們請家屬提供他們家人的名單,我們登記下來。當傷患進來時,透過系統比對,就可以告知他的家人在什麼地方(急診),狀況如何。」

侑書主任說,因為是清明連假,有一半的同仁返鄉過節,另一半就全員出動,共七位社工,從上午十點半在急診待命,一直到任務解編。「對大部分醫護,解編就結束,但對社工,一直到現在,任務都還沒有結束。包括前兩天把所有不需要住院的傷者,全部打了一遍電話,看他們返家後的狀況如何。」

「目前為止,將近三十位幾乎都有連絡上,都返回居住地。這一次絕大部分都是住在北部,打過一遍電話後,評估傷者的心情都滿穩定的。其中有一位阿嬤是帶著小孫子來醫院急診的,阿嬤是簡單的擦傷,當下很鎮定。我們處理完後還提供精舍要給醫護的午餐給她,讓她餵小孫子吃。」接著侑書主任說她打電話給阿嬤後聽到的訊息,「阿嬤自己這幾天都在桃園的殯儀館,因為女兒和另一個孫女過世了⋯⋯」主任說:「後續還需繼續就醫的傷患,我們會再去連結公部門、各醫院的社工部門,請他們後續再追蹤。公部門的部分,因為有『一戶一社工』的方案,我有主動跟公部門提,有任何需要我們慈濟幫忙的地方,請他們跟我們說,因為慈濟人是遍布全臺各地的。」

除了社工師,慈濟醫院與慈濟志工的關懷,持續進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