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心臟也醫人心【人醫心傳第207期 - 微光心語】

文/張恒嘉 臺北慈濟醫院副院長

臺北慈濟醫院一轉眼就十五年了。記得在二○○五年臺北慈濟醫院要啟業前,親友們都問我這個問題:「你現在做得很成功,為什麼要去臺北慈濟醫院服務?」

其實他們說我做得很成功,也沒有錯。

我是一個心臟介入醫師,臺北慈濟醫院啟業之前,我已經當了二十年的醫師,而且很幸運在一九九○年開始進入心臟內科專科訓練的年代,全新的冠狀動脈介入治療剛好開始蓬勃發展。一升任主治醫師就被醫院安排到處出國見習新的治療技術,一回到醫院,就有許多病人等著進行冠狀動脈介入治療,而且愈鑽研愈有興趣,全力挑戰更困難的手術個案。當年還開始成立急性心肌梗塞的緊急介入治療──救心小組,需要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的待命,隨時啟動治療急性心肌梗塞的病人,打通阻塞的冠狀動脈,全部的心力都放在心臟介入治療。親友們都覺得我每天有做不完的手術,收入又高,又被人敬重,就這樣做不就是個安穩而且成功的事業,所以為什麼要離職?

其實之前我只會看一個心臟!

當年,在我十分自滿於自己的成就時,爸爸對我說:「其實你只會看一個心臟。」聽了當然心裡不服氣,但的確也感覺到,當我全力搶救心臟衰竭休克的病人成功之後,滿心歡喜的去到病房查房,但是有些被救回的病人卻不是很歡喜。

原來,對病人來說,死裡逃生雖然是萬幸,但活著又要面對各種不同的苦難。不過那時覺得只要專心做我的救心工作,其他的事情應該交給社工或心理師;我做好我的工作,其他醫療團隊成員做他們該做的工作,各司其職。而我,只會看一個心臟,就已經很了不起了!所以什麼是醫病、醫人、醫心?雖然聽過,但其實不會「做」。

二○○五年四月來到臺北慈濟醫院工作,從最初的人文營、培訓成為慈誠委員、參與讀書會、入經藏演繹,從事人醫會義診、冬令發放、國際賑災⋯⋯等等慈濟活動,才漸漸體會明白,自己過去見識的狹隘,才知道「見苦知福」這簡單的四個字,需要一輩子的持續學習。

有機會參加了這些醫療以外的活動,才知道世界上有很多人要求得三餐溫飽都有困難,因此不能夠只有治病,「貧病相生」的道理是我們要謹記在心的。華倫‧ 巴菲特說:「在錯誤的道路上,盡力的奔跑也沒有用。」是的,一個只會醫病的醫師,再怎麼努力精進醫術,不知道人傷我痛、人苦我悲,是無法真正幫助病人拔苦予樂。在慈濟,證嚴上人說:「只要方向正確,就不怕路途遙遠。」一步一腳印,讓我天天法喜充滿。

臺北慈濟醫院是一個安全又有人文氣息的醫院,是全臺灣第一個隔震建築,而且全院是綠建築,曾獲美國建築師協會的醫院設計獎,得獎的理由是它的醫院有最先進的醫療設備,建築是全新節能減碳之設計,卻又融合傳統中國式的庭園設計;從啟業以來就隨時有醫院志工、音樂志工相伴,如《無量義經》經文「苦既拔已,復為說法⋯⋯令得遠離煩惱生死,斷一切苦」,不只是醫院,更是一座慈悲清淨的道埸。

來到臺北慈濟醫院,加入慈濟世界,也超過十五年了,是一段不算短的時間,感恩上人、精舍師父與全球慈濟人愛的力量,全力護持,讓我們得以持續搶救生命,長養慧命;讓我不只救心,也學習醫人醫病醫心的真諦。(摘錄轉載自臺北慈濟醫院十五周年特刊《愛如春陽照北慈》)

二○一三年十一月海燕風災重創菲律賓,臺灣與菲律賓慈濟人醫會前往重災區萊特省獨魯萬市舉辦義診。圖為張恒嘉副院長為災民看診。攝影/簡淑絲

二○一五年四月底尼泊爾強震後,慈濟賑災義診團前往奇翠普設立義診服務站,圖為五月十六日臺北慈濟醫院張恒嘉副院長與馬來西亞陳吉民醫師(右二)與居民互相感恩祝福。攝影/簡淑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