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前線 新生的雙胞胎

 

我在前線 新生的雙胞胎

圖說:超過預產期的婦產,經過剖腹後順利生下一對雙胞胎。(照片提供:林昌宏)

「下一臺刀是四十一週的雙胞胎剖腹產,原本安排剖腹產的時間被地震給延遲到今天而拖了一週,幸而安全生下各三千以及二千九百公克的寶寶,可愛極了!在重大天災之後,新生命的誕生總是能夠帶來希望與喜悅。」

第二梯尼泊爾地震慈濟賑災醫療團、臺中慈院麻醉科醫師林昌宏,雖然投身在災區第一線,配合骨科醫師為地震後的災民施予手術,仍不忘每天為災區所見的點點滴滴留下動人的紀錄。以下內容是林昌宏醫師2015年5月3日於臉書上所留下的紀錄:

克難手術室 巧心除障礙

原本預計六點半出發,卻因為司機與翻譯遲到,到達醫院已接近八點,一個房間已經開始準備進行手術,另一位病患也已經進來等候。第一間是大腿與前臂骨折,由潘院長(關山慈濟醫院院長潘永謙)及(臺北慈院)曾效祖醫師與當地的醫師上刀。

另外一間是昨天因為停電而延期的多處骨折老太太,鎖骨以八字肩帶固定,小腿打石膏,橈尺骨將進行鋼板固定手術,由簡副與簡院長(臺中慈院院長簡守信)主刀,沒有當地醫師,完全由「大小簡」合作進行。

病患年紀大且肺部功能不佳,採LMA全身加神經阻斷術麻醉,手術進行相當順利,臺灣帶來的電鑽、骨材也都派上用場。術中較特別的經驗是,因為房間沒有空調,是連空調管線都沒有喔!簡副熱得滿頭大汗,不斷要求護士幫忙擦拭,最後拿來電風扇直吹。

另外就是心電圖一直出現雜訊,他們用一條電線與牆上未完工的外露管線做接地,以排除干擾,這真的是臺灣不會看到的景像。

手術結束,喚醒病人時聽到麻醉護士不停地叫她「阿嬤」,原來尼泊爾語同樣是老太太的稱呼,不同語言之間,居然存在相當多巧合。

下一臺刀是四十一週的雙胞胎剖腹產,原本安排剖腹產的時間被地震給延遲到今天而拖了一週,幸而安全生下各三千以及二千九百公克的寶寶,可愛極了!在重大天災之後,新生命的誕生總是能夠帶來希望與喜悅。

樂觀的天性 和諧的氣氛

十點多,被告知可以到樓上用點心,有水煮蛋、炸蔬菜,豆子湯,還有很好喝的奶茶。所有工作人員都抽空去吃,充滿和諧愉快的工作氣氛。

來這裡兩天,看到他們雖然很忙,不停跑進跑出,手術一臺接著一臺,工作時間極長,每個人臉上卻都帶著笑容,除了和善樂觀的天性外,每天的點心可能也發揮些許作用,簡院長表示我們也可以學習,也算額外收獲吧!

中午結束手術準備離開時,忽然被邀請一起用餐,說他們已經準備好要請我們吃飯,雖然是很簡單的道地咖哩拌飯,讓我們都感到驚喜萬分,本來以為今天是三餐香積飯的我們,卻有一頓好吃的午餐,餐後在離情中互道珍重再見。

圖:一臺電風扇,是手術房裡唯一的「空調」。(照片提供:林昌宏)

圖:走在巴塔普爾古城區,觸目所及幾乎沒有完好的房屋,滿是斷垣殘壁,空氣中瀰散著淡淡的屍臭味。(照片提供:林昌宏)

信仰的國度 禁得起磨難

午後我們轉往設於重災區的醫療站,並前往巴塔普爾Bhaktapur古城區,一踏入街道,觸目所及幾乎沒有完好的房屋,滿是斷垣殘壁,空氣中瀰散著淡淡的屍臭味,想像一下災前這裡該是多麽古色古香的街區啊!

步行往前,崩塌的殘瓦、路邊呆滯的年老面孔,不住鳴著喇叭的車輛、賑災救援人員間或夾雜貌似觀光客的快門聲,與古老的街道形成亂世浮生魔幻寫實之感。有一間應該是寺廟的房子,完好的部分只剩下雕刻極為精美的大門,門上的神像似乎只保佑了自身。

走到最裡面的皇宮廣場,即聽到吟唱的音樂不停地從圍觀的人群中傳出,靠近看是一位老人在吟唱,旁邊有人灑水洗淨神像,祈福祝禱之聲,聽著、聽著……確實有讓人平靜的效果。

古城區內有許多房屋倒塌,一座古蹟原本不知是何模樣,只剩下仍然很具氣勢的基座,但幸而仍有許多非常古老的神殿保存地很完整,包括一座五層的巨大神殿,仍能讓人相當讚歎數百年前的工藝。

古老的街道,和善樸質的人民,雖然遭逢巨變,並沒有給他們帶來絕望的打擊,人們臉上仍有笑容,市區街道仍維持平靜與繁忙,看來,有信仰的國度似乎是比較認命而禁得起磨難,祝福他們!

(文:林昌宏 摘自:林昌宏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changhong.lin.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