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60期微光心語】願戰火消弭

 

【人醫心傳第160期微光心語】願戰火消弭

口述╱夏毅然 臺北慈濟醫院口腔外科主任

 

在二○一六年十二月底的耶誕假期, 我到約旦境內的敘利亞難民營進行冬令 發放與歲末祝福及義診。說真的,平常 我們看到的新聞,與實際到了約旦,還 是有段距離,這次身歷其境,才發覺難 民真是需要被幫助的一群!

這次參與發放義診的有來自臺灣、大 陸、美國、馬來西亞、德國及約旦的所 有志工,更感謝陳秋華師兄,一切都在 他的安排之下,我們才能把活動圓滿完 成,也因此有深深的感受。

 

一片無際的沙漠,是夏毅然醫師對約旦的第一印象。攝影/周幸弘

 

黃土沙漠國 淒苦難民營

抵達安曼國際機場,放眼望去的第一 眼感覺是,這裡看似個富裕的地方。當 安曼的志工師兄、師姊來接我們出機場 時,我心想,這似乎不是印象中的中東 城市,當車子一路往市中心開,沿路上 是黃土一片,市中心的房子都不超過六 層樓,這時就很確定,這真的是一個沙 漠中不富裕的國家。

約旦,它不富裕,不產石油,但它 卻是個有愛心及鼓勵讀書的國家。也因 為它的愛心,才收容了數十萬在約旦的 敘利亞難民。雖然官方統計難民人數為 六十三萬,但秋華師兄說事實上超過了 一百四十萬人。

這幾天我們去了不同的難民營,目前 聯合國給予敘利亞難民營每人每月約旦 幣約十元的補助,折合新臺幣不到五百 元,一個人要用新臺幣五百元過一個 月,可想見生活是很苦的!在難民營,他們雖然住在四面有鐵皮的組合屋內, 但是被限制用水用電,不准外出,只有 嚴重生病時才能到外面的醫院去求治。

 

克難醫療站 斷不了的愛

我們在難民營裡的學校搭起了簡易的 醫療站來舉辦義診,當我們在看診的時 候,志工師兄、師姊會帶動病人做一些 活動,希望他們的心情不要那麼低落。 病人很多,很想都看完病人,但難民營 規定在下午三點半一定要斷電,一定要 我們趕快離開,要不然,我們也要被關 在裡面。

所以,當三點半的時間一到,整個醫 療站就停電了!我們在牙科診間此刻必 須趁著外面的日光,及手電筒的幫助, 繼續把口腔治療工作做完,然後總務師 兄們及管線師兄們才能夠趕快打包收 拾,在這樣時間壓迫的情況下,我們快 速的結束當日的醫療。還有一些人來求 診,我們必須跟他們說抱歉。心中很不 捨,但是再不走,我們也離不開那裡了!

 

二○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夏毅然醫 師(右二)也代表送歲末祝福給難民孩 童。攝影/詹進德

 

當我們離開時,還有很多的敘利亞鄉 親在門口徘徊,或許,他們想要得到更 多的幫助,或許他們還有病還沒看…… 但是,他們就是不願意離開,寄望我們 是不是還有更多的機會給他們。下一個 醫療團也不知何年何月才又會出現了。

到了另一個難民區域,這是在曠野中 生活的敘利亞鄉親,雖然可以自由地外 出,但是他們都住在帳棚中。帳棚都可 以透光,好像我們用來裝大米的麻袋, 帳棚內,沒有很多家具,就只有單薄的 棉被讓他們熬過寒冷的冬天。

 

二○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夏毅然醫師於難民營牙科義診。攝影/詹進德

 

約旦這個國家的氣候對我而言,很奇 怪!它可以下雪,但到了夏天,溫度可 以高達攝氏五十度,要適應這麼一個極 冷又極暑的環境,對於異鄉人,想來很 不容易。而這裡設了兩間簡單教室,是 這些難民小孩受教育唯一的希望。

 

酷寒衣單薄 營孤人不孤

在曠野中的小孩們很期待我們的發 放,不管是衣服、文具,小孩會緊密地 排隊,怕領不到,一個接一個緊緊貼貼 地站在那裡。那時的溫度在攝氏十度以 下,大部分人穿著拖鞋,也看見有些人 沒有穿鞋子打赤腳。

很多小朋友在拿到新衣服的時候, 很奇怪,怎麼看起來不高興?是我們給 的不好嗎?為何他們一半以上,臉上都 沒有笑容?對他們而言,我們是陌生人 嗎?還是他們的表情已經開始失去很多 的快樂呢?秋華師兄說,經過戰亂的洗 禮,孩子們心中的許多感覺都消失了, 無法表達出來!我覺得,他們的喜怒哀 樂都不見了,幸福感也不見了。而我們 所做的,好像也沒辦法帶給他們快樂。

我們又來到另一個區域,這是慈濟首 批援助敘利亞鄉親的地方,我們在這裡 辦一場歲末祝福。剛開始,一群小孩子 快快樂樂地坐著,當時我想:「家長坐 在哪裡呀?」有些有家長,有些都是小 孩坐在一塊兒,安安靜靜的。可是當歲末祝福開始的時候,秩序不見了,孩子 都在推擠,還有人拿著物資券在爭執, 我不禁質疑:「為什麼會這麼混亂?我 們錯在哪裡?……」

如同德恕師父的提醒,我帶著一堆的 習氣與煩惱在問我自己:「錯在哪裡? 我們要怎麼做呢?為什麼做成這個樣子 的歲末祝福呢?」等到我們在發放的時 候,秋華師兄簡單說了:「他們都是孤 兒!」我才了解自己的想法錯了。這些 孤兒是經過流離,經過戰火,逃到這個 地方,沒有人照顧,為了求生存一定要 為自己爭取,沒有人會為他們爭取,我 錯怪了他們,很是難過。

 

協助義診的大陸留學生志工哭了好幾次,感動 於慈濟團體無私地為敘利亞鄉親付出,為穆斯 林付出的愛。攝影/周幸弘

 

穆斯林笑顏 願戰火消弭

而那些經過慈濟照顧的敘利亞鄉親 們,真的是不一樣!當他們在歲末祝福 時,在他們的臉上,看到他們有尊嚴, 有和平感。所以在另外一個場所的歲末 祝福,你會看得到,敘利亞鄉親唱歌來 回饋我們;因為慈濟給他們的愛改變了 這些敘利亞人的內心,讓他們展現出生 活上的一些尊嚴,生活恢復了難得的笑 容。

接受到慈濟的愛的孩子,臉上有笑 容,有的就在志工師姊身上安詳地睡 著……慈濟為敘利亞難民所做的,不但 我們自己被感動了,也感動了來自大陸 的留學生志工。大陸留學生哭了好幾 遍,他們也是有同樣信仰穆斯林,他們 覺得為何來自臺灣的慈濟團體可以這麼 無私為敘利亞鄉親付出,為穆斯林付出 這樣無限的愛。

一位難民母親說,戰爭之後,她的小 孩常會頭痛,怕陌生人碰她,只要陌生 人碰她,她就會哭。也聽到一位難民醫 師分享,有個小女孩怕飛機,因為怕飛 機從她的頭上丟下炸彈,他好想保護那 個小女孩,但他自己沒有能力……一位 留學生分享,當他親自接觸到這些敘利 亞難民,他才知道和平是多麼的珍貴, 顛沛流離比他想像中的還要苦。在整個 分享的過程,其實不止我,還有許多團 隊的成員都流下了眼淚。

 

攝影/周幸弘

 

我曾經看過一篇報導,一位伊拉克士兵身上有封未寄出的信,是他寫給 母親的――「我從未忘記妳的臉……, 過去到現在這麼多年來,妳吃了那麼 多的苦。請可憐可憐我吧……如果這 一切是操在妳手中,妳一定會帶我離 開這煉獄!」其實,敘利亞鄉親也正 在煉獄當中。想起杜甫的〈春望〉:「國 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時花濺淚, 恨別鳥驚心。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 金。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我 們去約旦,沒有看到敘利亞人的家園 是什麼樣的,但我們能感受到他們為 何要逃離,而卻又抱著要再回去重建 家園的夢想。

一星期很快過去,回到臺灣,二○ 一七年開始了,展開一如平日的生活常 軌。對約旦的難民朋友,我還能做什麼 呢?也只能募心募款,然後給陳秋華師 兄一些資助與支持,希望他在約旦不會 覺得孤獨,我們也祈求心念能夠上達諸 佛聽,祈求天下無災無難,能夠結束這 些無謂的戰爭。

 

夏毅然醫師(左)到約旦的難民營義診,也為 貝都因貧戶義診,圖為與北區人醫會賴秋英醫 師(左二)、花蓮慈院李彝邦醫師(右),及 約旦的牙醫師合影。攝影/詹進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