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57期醫路】暗室尋光 蔡宗晃 醫師 第三屆紫絲帶獎得主

 

【人醫心傳第157期醫路】暗室尋光 蔡宗晃 醫師 第三屆紫絲帶獎得主

文╱謝明芳 圖片提供╱衛生福利部

 

他從一名非行少年的身上,

看見暴力就像來自上一代遺傳,

讓孩子的心在巨大枷鎖中進退失據。

於是蔡宗晃放下白袍光環,踏出診間,

花了十五年的歲月投入非行青年評估、

家暴審前鑑定及處遇。

真實世界的樣貌隨著案例而更加清晰,

他發現每一位相對人心中如有一間囚室,

裡面沒有對話、無以自處、難辨方向,

於是他走進幽暗,

在火柴的微光中探照希望……

編按:「非行」:意指違反法律或社會倫理的行為或品行。

 

 

二○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衛生福 利部舉行「第三屆紫絲帶獎」頒獎典禮, 第三屆紫絲帶獎以「臺灣保護服務工作 的最高榮譽」為定位,大林慈濟醫院身 心醫學科蔡宗晃醫師是十四位得主之 一,卻是全臺灣第一位獲頒紫絲帶獎的 精神科醫師。

推薦蔡醫師獲獎的臺灣防暴聯盟理 事長鄭瑞隆教授提及,蔡醫師擔任嘉義 縣性侵害加害人評估小組委員已有十八 年,所評估之性侵害加害人超過二千人, 治療具有精神疾患、藥癮與酒癮家暴加 害人則不計其數。

依保護三法來保障弱勢、減緩受害, 這是橫跨各領域協同保護受試者重要工 作。因虐待常具有重複性及習慣性,故 對蔡醫師而言,他所遭遇過最大的挫折, 就是加害人自殺、再犯或重複藥酒癮; 然而,能降低再犯率以及使被害人找回 力量,卻是蔡醫師從事保護服務工作中 獲得的意義。

 

衛生福利部保護服務司張秀鴛司長頒發第三屆紫絲帶獎給蔡宗晃醫師。

 

在蔡醫師的助人工作裡,曾有一位躁 鬱症的先生,腦傷之後喪失職業功能, 衝動控制不佳且成為酒癮者,家裡的經 濟重擔交由太太一人承擔。因先生的情 緒激躁及混亂行為,使得太太無法專注 工作,兩個就讀高中的女兒則出現學業 適應上的困難,家人決定將他送醫住院 治療,治療期間,他因酗酒及情緒控制 不佳等問題而多次住院。

透過精神醫療及酒精戒治外,還特別 專注於家庭功能的維持,例如幫助太太 的工作持續和協助女兒的學業完成。「我 們留意這家庭的生活週期,女兒就學的 學期當中,讓患者住院並參與精神復健, 寒暑假安排回家,維持家庭關係。」蔡醫師說病人的女兒後來順利完成高中學 業,還進了大學,畢業後從事不錯的職 業,太太至今還在工作,也拿出積蓄讓 先生做植牙手術。

今年,病人的太太與女兒帶著喜餅來 拜訪蔡醫師,女兒告訴蔡醫師,她很高 興,爸爸、媽媽在自己的婚宴中,坐在 主桌見證她的婚禮。「我自己有信心建 立一個完整的家庭,裡面也會有我爸爸、 媽媽的角色。父親生病的歷程,對我們 家人而言,就如《當天使穿著黑衣出 現》,他曾是我家裡的天使,只是穿著 生病的黑衣服出現。」

女兒告訴蔡醫師,「這些年來,父親 如果感受到發病的前兆,就會主動找蔡 醫師安排住院,使得我們家沒有再受到 傷害,現在就算父親大腦失能,心智仍 然與我們同在。」

 

蔡宗晃醫師於得獎後發表演說。

 

二十年臨床研究 評估分級保護受害者

蔡醫師從一九九六年開始從事保護性 工作,至今已二十年,工作內涵包括精 神醫療、司法鑑定、創傷精神醫療、家 暴及性侵害評估、家暴相對人及性侵害 加害人處遇治療;服務面向觸及家庭暴 力防治、性侵害防治、性騷擾防治、兒 少保護、老人保護與身心障礙者保護。

具司法鑑定專長的他,長期協助法院 鑑定性加害人再犯及被害人創傷評估,並至法院擔任專家證人。也長期投入嘉 義縣家庭暴力審前評估,取得內政部補 助進行婚姻暴力案件分級管理、家暴相 對人處遇及性侵害加害人社區處遇,尤 其是腦傷、酒癮或情緒障礙等困難個案, 會轉介給蔡醫師進行男性酒癮、情緒及 暴力相關性評估。

依蔡醫師專長,受嘉義地方法院家事 法庭特聘調解委員,對有家暴、性侵、 兒虐、精神疾病及酒毒品之虞者進行區 辨,以保障孩童監護最佳權益。每月協 助嘉義監獄作妨害性自主篩選評估,強 化系統整合,包括刑後治療、日後假釋 要件風險評估、社區處遇及警政監控, 及協助犯罪者家屬形成支持系統。

長期建立的常規家暴審前評估模式, 與法院及處遇輔導交流整合,然後在精 神醫學專科中分享推廣,使得嘉義家暴 再犯率較之前減少三分之一。此外,蔡 醫師也協助社會局,義務治療遭受亂倫 的男孩。

保護服務過程,蔡醫師有許多創新性 作為,像是家暴審前評估,採用電訪或 面談聲請人及相對人,給予雙方陳述事 件原由及感受的表達,以提供法官更有 效的資料,也能辨認異常個案申請;於 處遇團體裡開創家庭日,讓聲請人描述 相對人行為的變化,以協助家庭修復。

蔡醫師是首位進入監獄,對性侵害犯 及暴力犯評估其自尊及情緒因子對犯罪 行為的影響,這項研究成果,發表於歐 洲的神經精神醫學會 (ECNP)。南京大學 也將這一篇收錄於《刑事司法心理研究》 書集。

「早年在醫院做司法鑑定及性侵害審 前評估,覺得單從醫療的後端治療,無 法完整嚇阻暴力的受害及家庭的傷痕, 所以,積極投入社區醫療評估及治療、 審前評估及各系統整合,引進外在監控 和當事人內在改變。」蔡醫師表達了投 入保護服務工作的初衷。

蔡醫師曾在急診室見過喝醉酒的父親 或同居人,因承受不了幼兒的哭聲,加 上自己情緒上不穩定,將幼兒的肩膀拿 起甚至劇烈搖晃,試圖制止幼兒的哭聲。 藉由腦部電腦斷層,發現腦部靜脈出血 及腦內水腫,因腦壓升高致從眼底鏡裡 看到視網膜出血。這樣的傷害使這嬰兒 在生死邊緣拉扯,即使復原了,長期也 會遭受智能退化的困擾。

「在兒虐臨床經驗中,使我體驗到或 許上天賦予人人生而平等,但生長的過 程卻不一定平等。」這導致蔡醫師於專 科醫師行醫初期著重在兒虐方面身體指 標、精神虐待與疏忽、幼兒會談評估技 巧、亂倫個案介入輔導及觀察攜子自殺 的個人心態及社會現象,而對遭受亂倫 的孩童,則以心理劇作為治療策略,希 冀這些小孩可逃脫束縛,順利成長。他 也以幼兒受虐的身體徵兆,做為司法證 據認定,成為臺灣首位兒虐嬰兒搖晃症 的發表者。

蔡醫師長期擔任役政署心輔諮詢委 員,這個職務是從役政署成立之前,他 就與第一任役政署長到各機關單位參與 替代役男座談及心理衛生講座。當時替 代役期是二年,對役男而言主要的情緒 困擾除了對機構的適應問題外,距離分手(相隔兩地)是主要心理傷痛的原因。 輔導役男「兵變」打擊,讓蔡醫師銘記 分手這議題在親密關係中一直佔據著重 要意義。而在役政署成立後,他接受一 項特殊諮商評估任務,就是當時由全臺 灣各機構通報過來後,以團體角色扮演 分析方式,來治療非行青少年成長創傷 經驗及家庭衝突。

近五年來,蔡醫師更針對家庭暴力案 件危險分級管理試辦方案進行檢驗,以 實證研究出男性親密伴侶者特質、分類 及各類型間心態及行為差異。研究成果 已成為法界重要參酌資料。

 

蔡宗晃醫師不僅在診間看病,也走入社區親見 個案與人的互動、了解成長背景,為個案改變 的機會。攝影/謝明芳

 

著重身心體驗 走進精神醫學

二○○三年,內政部開始表揚家庭暴 力、性侵害及性騷擾防治工作的有功人 士,二○一三年轉由衛生福利部統籌辦 理,二○一四年從表揚有功人士轉型, 開辦第一屆紫絲帶獎,表彰全臺推動保 護服務工作卓有貢獻的人士,以激勵社 政、衛生醫療、警政、教育、司法、勞 政等相關人員的士氣,並促進社會大眾 對相關議題的投入與關注。

蔡宗晃醫師於二○○九年獲頒有功人 士,二○一六年底更獲得紫絲帶獎的榮 譽,也是全臺灣第一位獲頒此獎的精神 科醫師。問他為什麼會走上精神醫學之 路?蔡醫師面露微笑,他說,這一切都 是誤打誤撞。

當年,還是公費生的蔡醫師,從高雄 醫學大學畢業後,選擇先下鄉再回到醫 學中心服務。「我沒有刻意要選哪一科, 我的同學幫我填花蓮的玉里榮民醫院, 我就走進精神科這個領域來……」冥冥 之中似已安排,蔡醫師正好進到當時全 東亞最大的精神科患者的收容醫院。

下鄉服務期滿,蔡醫師返回高雄榮總, 主任見他有兩年的精神科基礎,鼓勵他 別放棄,於是,他繼續待在精神科;特 別的是,科內夥伴們不把他當成第一年 住院醫師,而是當成第三年住院醫師, 他常常是與第三年的住院醫師們共同分 擔工作及成立讀書會。

兩年的下鄉服務,加上三年半的專科 訓練,順利取得專科執照的蔡醫師,蛻 變般,有了自己的想法也能獨當一面, 開始思索未來的路,「剛好臺灣有個保 護三法,其中我先做的是『性侵害防治 法』,那時候法令有修訂,這群性侵害 加害人,被判刑前會做審前評估,判刑 後會進行所謂的刑中治療和社區處遇, 那時候我才介入到這一塊。」

事實上,在蔡醫師取得專科執照時,即被多家醫院「相中」,其中包括精神 科資源相對少的嘉義地區,後來,蔡醫 師進入嘉南療養院服務,並擔任院內的 司法小組召集人,他不單做性侵害防治, 也做司法鑑定。

當時,雲嘉南地區從事保護性工作的 人士不多,「他們覺得有需要多點人才 幫忙衛政系統、獄政系統和法院系統, 我就這樣走下去。」蔡醫師一次又一次 接受地方或法院委託,加上「家庭暴力 防治法」的納入,逐漸地,他的觸角愈 伸愈廣,責任也在一點一滴中加重。

 

為讀犯罪心理 落腳大林

二○○○年大林慈院啟業,草創時期 篳路藍縷,身心醫學科只有董俊良、李家 順兩位主治醫師,兩人輪流值班又兼顧門 診、臨床,可說是蠟燭兩頭燒,很需要新 血加入,因此,董醫師曾跑了三趟嘉南療 養院,為的是得到蔡醫師的應允。

「如果以後有機會攻讀博士,希望你 們能無條件支持我。」對學術領域深感 興趣的蔡醫師,期待能在學術上有所專 研,他所指的「無條件支持」,不只希 望獲得董醫師的同意,也能獲得全科的 認同,董醫師回答他:「沒問題!」

研究所要讀哪裡呢?參觀嘉義地區的 大學,蔡醫師被中正大學的校園所吸引, 「早期的醫學院看起來像高中的校園, 而中正大學裡有許多的綠地,我心想這 才像個大學。」不同於大部分的醫師, 進修醫學或自然科學相關領域,蔡醫師 選擇了社會科學,而拜訪開創犯罪學系 的系主任蔡德輝。

蔡德輝主任見到他很訝異,談起他們 這個領域,進修者多為社會學或社會科 學背景,勉強還有心理系背景,看到有 精神科醫師來讀,算是空前的第一位。 通過第一關的筆試,進入第二關的口試 時,蔡醫師感覺自己沒望了,因為其他 的口試者不是法院的庭長就是監獄的典 獄長之類的職等,「沒想到,最後還是 錄取了,讓我更執著走這領域。」

回首二○○二年來到大林慈院任職, 蔡醫師感謝當年科內的同仁,也感謝醫 院給他很大的空間,「我除了醫院的業 務,還有法界、醫界、衛政、教職、非 行少年等部分都涵蓋在內,這可能是我 在其他醫院沒有那麼大的自由度。」

一路走來,蔡醫師很驚訝自己怎麼接 了那麼多任務,尤其,此次獲頒紫絲帶 獎,太太得知他於典禮上要準備十二分 鐘的演講,分享保護事蹟,也訝異起怎 麼接了那麼多事情。「過去還年輕,做 感興趣的事,不會覺得忙碌,只是隨著 人的年紀增長,回頭一看,才恍然應該 要好好檢討自己的能力。」

攻讀博士學位期間,蔡醫師常常熬夜, 一大堆數字在他腦海裡「游」,「那是 我第一次感覺到,我已經很久沒有用功 到要常常熬夜想東西,以前讀書時,熬 夜仍然是體力充沛,這一、兩年感覺到 年紀所帶來的限制。」

「很多東西不是一個人架構成的,而 且很多東西是我們自己初步嘗試時,沒 有想到會是個開創者。」從事保護性工 作將近二十年,蔡醫師覺得人生要走得 長遠,還是要做感興趣的事,「更多的是我有一群同好,實務界或研究上的夥 伴,雖然我們來自不同領域,但是我們 同樣做一件事,會覺得人生很有趣。」

路走到哪裡,不是蔡醫師精心規劃, 然而,他很感恩能走上這途,「我們平 常嫌惡或是用一種不同社會眼光去看那 些家暴、酒癮、性加害人,可能多少會 受媒體的報導影響,但是看到的是表象。 我們這群介入的人、與他深談的人、帶 團體的人,從觀察互動,看到行為表現 後面的意義,理解是什麼造成他最後這 個行為,而觸犯法律。」

不僅在診間看到的橫軸面,蔡醫師走 入社區,親見個案與人的互動、了解成 長背景所形成的縱面,「浮現出來的深 度,就不用是非去探討這個人的對錯, 我們是去看形成的原因是什麼。如果人 一直活在社會標籤下,是很難以期待他 有所改變,可是如果能了解一個人的發 展、成長動態,而不是給他貼標籤,他 可能還有尋求改變的機會。」

 

跨界合作 開創新局

紫絲帶,一條緊緊繫住「暴力零容忍」 信念的單純符號,多年來,在許多城市 與鄉間不斷飄揚。如果,反對暴力是每 個人心中的無形城牆,那麼,築起具體 深溝高壘的則是防治網絡――無數專業 的工作者,來自政府與民間,分布中央 與地方,透過水平與垂直整合緊緊串聯。 他們奉獻一生、念茲在茲、殫精竭慮, 在防暴的道路上扭轉著光明與黑暗。

第二屆紫絲帶獎的得獎者,臺灣雲 林地方法院少年及家事法庭之法官潘雅 惠,從事家庭暴力防治工作十餘年,互 動過無數專業、熱誠且務實投入此領域 的工作者,蔡醫師是她認識的其中一位 佼佼者。

「蔡醫師從醫療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做起,深知窩在白色巨塔內的診療室僅 得以醫治被害人,卻無法阻止或減少被 害人的產生,所以,與國立中正大學犯 罪防治系林明傑教授積極投入社區一級 預防工作。」

此次,榮獲紫絲帶楷模獎的中正大學 犯罪防治系教授林明傑,肯定蔡醫師的 專業,而他處事的嚴謹、正直與以個案 為中心的本質,更讓林明傑教授推崇, 「他是我在學界及實務長達二十年一起 共事的好夥伴。」

家庭暴力防治法成立近二十年,家暴 的審前評估是提供保護令核發及處置裁 決的重要一環。林教授提及,早期評估 相對人方式是無法看見家暴的原貌,甚 至出現參與評估者的處遇比刻意缺席者 來得低,為改變方式,他與蔡醫師提出 新的家暴審前評估策略,兩人長年利用 非工作時間,每周晚上在窄小的衛生所 會談室評估。

評估中會與家暴聲請人電話聯繫,要 求相對人面談或電話通訊方法來釐清家 暴事件本質及真相、彼此間認知差距, 並定期參與法官、警界、社工及矯正領 域的聯繫會議,不斷藉由討論來修正評 估方式。

「近年來,我因參與中央決策而離開 了這個崗位,但蔡醫師仍維持每周家暴 審前評估,主要是為了維持評估品質持續與提攜後進。」更讓林教授感佩的是, 蔡醫師於二○一六年取得中正大學犯罪 防治所犯罪學博士學位,其博士論文「女 性親密伴侶謀殺者之分類研究」,耗時 近七年時間,至各地方法院調判決書, 再至全臺監獄閱讀此類受刑人官方記錄 資料、社工及心理記錄,並輔以媒體報 導題材,後進入監獄作質性訪談。

對於蔡醫師在繁忙的工作之餘,仍能 投入社區犯罪防治領域且心向學,尤其 運用專業及學識涵養於犯罪矯正及精神 醫療,林教授覺得對全國務實基層工作 者而言,是莫大的鼓舞。而蔡醫師則是 感恩身旁有許多的典範,也感恩林明傑 教授與自己家人的支持。

 

蔡宗晃醫師表示,未來將持續投入保護工作,幫助在陰影中的人照見希望。攝影/黃小娟

 

從陰影中 眺望光明

一轉眼,十多年過去了,蔡醫師有感 而發,「每一種創傷,是一種歷程,也 是一種成熟的方式。阻止我們前行的不 是人生道路上的一百塊石頭,而是我們 鞋子裡的那塊石塊。」「以資深從事保 護工作者而言,我比別人看過更多被害 人及相對人創傷,在深入接觸個案的心 靈過程中,可能也會懷疑自己是否有替 代性創傷,那是我們夠堅強,能夠持久、 熱誠及保有高敏感度,才讓我持續性投 入這條保護工作的路。我所服務的個案, 包括相對人,他們交錯著情緒的困擾、 傳統思維的包袱及對社會不適應性,如 同自己被囚禁在黑暗幽室當中看到都是 一片漆黑,但只要一根火柴找到、點亮 它,這整個房間就被照亮了。」

「我們通常是在挫折及被需求當中才 能看到自己存在的價值。」蔡宗晃醫師 說,對於未來,他將持續做家暴審前鑑 定及司法鑑定,以協助法院對暴力事件 的認定;協助法院做家事調解,以防範 家暴及兒虐於未然;於臨床、教學、研 究方面推廣辨識恐怖情人及嚴重親密暴 力處理之道。蔡宗晃堅定地說,「阻礙 我們飛翔的力量,是來自我們內心的恐 懼。有人在光明中注視著陰影,但別忘 了,還有人在陰影中眺望著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