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57期點亮希望】陪你走出傷害

 

【人醫心傳第157期點亮希望】陪你走出傷害

文/吳宛育 臺中慈濟醫院社工師

 

 

下班回家後,就在準備要睡覺前, 公務手機的鈴聲響起,一看是急診檢傷 來電,「社工,有個警察帶一個妹妹來 要做性侵害驗傷,要麻煩您先來瞭解一 下。」接到這種電話,雖然是下班了, 但知道醫療團隊需要社工師去協調,且 陪伴被害者,收拾一下還是得馬上趕到 醫院。暗暗慶幸還好不是半夜兩三點出 門,畢竟大半夜出門去陪伴性侵害被害 人,雖說是去幫助別人的,但走到暗暗 的停車場去開車,心裡還是會毛毛的。

 

最親的人傷最深 沒有批判默默陪伴

趕緊開車回醫院急診室,一進急診 就先和檢傷護理人員簡單地交班一下案 情,被害者已經被帶到會談室,派出 所的男警員在會談室外候著。急診接 久了,也會有幾個面孔熟悉的派出所 警察,向他們點點頭致意、問了一下 筆錄,「還沒,女警剛到,驗完傷以後 再回所裡做。」走到了會談室的門口、 敲敲門,每次接性侵害採證驗傷,要打 開會談室的門,心裡總是感到異常地沉 重。木門彷彿像銅門,感覺到自己的沈 重,推門的那一霎那,習慣地先在心中 默念了阿彌陀佛,祝福這個案主,也祝 福自己有智慧可以幫上忙。

打開門時看見一個穿著乾淨整齊制 服的學生,很清秀、頭髮整齊地披肩, 內心默默地想,高中生應該是最叛逆的 時候吧!但這個女孩一臉就是乖乖牌的 樣子,我和女警分別坐在案主的兩側。 「妳好,我是醫院的社工師,我叫吳宛 育」,看著女孩等待她給我一點回應, 她默默地點點頭算是給我點回應,女 警補充「是學校老師發現後帶來派出 所」。通常我會希望與女警一起會談瞭 解案情,因為這樣也可以避免讓女孩重 複陳述她的過程,畢竟多講一次就是再多掀一次傷口。看來女警也是剛來,所 以對於女孩的狀況還不太了解,所以我 知道我需要再多問一點。

「同學……可以麻煩妳講一下發生 了什麼事嗎?」只見她微微地低下頭, 以一種我們都快聽不到的聲音回答「爸 爸弄我」。「爸爸弄妳……同學妳可以 再多說點嗎,讓我們可以更瞭解」…… 一陣沈默,頭又更低了。「同學,很抱 歉,我知道這對妳來講是個很難回答的 問題,但是聽起來是個很難過的過程, 我們想要幫忙,可以再多說一點發生了 什麼事情嗎?」女孩深呼吸了一下,偶 而微微地以眼角看著我,四目交接後又 低下頭,簡單地回應我。難過的故事, 講來像是塵封已久的房間,一時也不知 道從哪個角落開始清理起,我從女孩的 回答中拼湊發生了什麼事情。十年多以 來,爸爸總是在晚上無人時爬上女孩的 床,女孩會反抗,但有時只得默默地忍 耐,因為她希望有個完整的家庭,不希 望爸爸和媽媽因為她而吵架。今天因為 老師關心女孩時,女孩說溜了嘴,老師 隨即協助報警並由警方帶到醫院來驗傷 採證。

聽這發生過程,感受到女孩在那個 環境中的無助。女孩沒有哭,只是支支 吾吾地回答,試圖掩飾自己的羞愧,即 便錯的人不是她,但她仍然感覺自己錯 了。我感受到了女孩複雜的情緒,其實 這難過的故事,我越聽心越沉,此時女 孩需要的是同理她當下無助的處境。我專注地傾聽,小心自己的臉部表情及言 語,不要讓女孩感覺到責備或是被評 價,讓她可以盡量傾訴。

 

臺中慈院急診室在暗夜中靜靜佇立,社工師也隨時待命。攝影/賴廷翰

 

採證驗傷立案 讓法律護受害者

依據統計,性侵害被害人約六成是發 生在未滿十八歲,加害人有六、七成是 熟識者所為,其中又有一、二成是家內 亂倫。讀這統計,已讓人感到訝異,然 而這只是依據有通報的人去統計,我們 相信真正的性侵害統計往往很可能都被 低估。家內亂倫是很多複雜的關係、情 感及權力交織在其中。家是無法逃離的 環境,無法隔絕加害人,重要他人如媽 媽如何看待等,年幼的被害人只能承受 壓力;家的傷害威力往往比我們想像得 更巨大。

對醫療團隊來說,聽這故事,當然心 疼女孩,但我們有更重要的任務就是採 證驗傷,希望能在被害人身上採到相關 的微物跡證,以便進行後續司法程序。 「同學,來醫院之前,警察有跟妳說要 帶妳來醫院驗傷,接下來我們就要準備 驗傷了。」說明了一下驗傷的流程,「同 學,剛剛講的,有沒有問題呢?……妳 準備好了嗎?」女孩皺眉猶豫地說「一 定要嗎,我怕痛。」我心想還是個孩 子,有這疑問很自然,「通常不太痛, 驗傷的過程我會全程陪著妳,妳盡量放 輕鬆,好嗎?」陪同女孩簽署性侵害驗 傷採證同意書後,醫療團隊便開始相關 作業。採證,是司法單位委託給醫院進 行的任務,也是在性侵害服務中很重要 的一環,希望藉由醫療專業人員協助下 採集證據。若證據力不足導致無法將加 害人繩之以法,這對被害人來說是二次 創傷,所以醫院也都戰戰兢兢地協助被 害人。以往的經驗中,我們有時會為被 害人無法採證而感到惋惜,所以有幾點 需要民眾留意,以便醫院可以協助取得 更多證據。

 

1. 事發後立刻到醫院驗傷及治療。

2. 絕對不要沐浴沖洗、刷牙或上廁所, 以保留更多證物。

3. 不要更換衣服、內衣與內褲,擦拭之 衛生紙亦帶到醫院來。

4. 如疑似被下藥而導致受暴,到醫院後 為爭取時效檢驗,應先告知醫師,以 便取得證明。

 

對於女孩來說,這是她第一次上婦科 診療檯,護理師與我陪同女孩驗傷,試 著想要降低女孩的焦慮,但不可否認上 診療檯本身就是個不舒服的過程。今天 驗傷的婦產科醫師是個溫柔的女醫師, 我們把每個步驟都告知女孩讓她有心理 準備,很努力地希望減少女孩羞愧及不 舒服的感覺。女孩感受到我們的用心, 眼眶微紅地配合,但握我的那隻手又握 得更緊了。

 

防治家暴與性侵害 跨單位社工接力陪伴

執行到最後一個步驟總算完成了,我 協助整理女孩的衣物,陪她步出診間。護理師趕緊協助把剛採證的證物與女警 對點,貼上封條封箱。等待的期間,女 孩問我:「這會不會對爸爸有什麼影 響,我不希望害到爸爸。」我想這個問 題,在整個驗傷的過程中,應該在她心 裡自己問了自己好幾遍。爸爸再怎麼不 是還是爸爸,女孩之所以忍耐多年就是 希望爸爸還在,這是很多旁人所無法理 解的,但對亂倫被害人來說,卻是很重 要的。「我知道妳心裡的擔心,爸爸還 是妳的爸爸,對爸爸的愛仍是在,但是 爸爸用錯誤的方式來接觸妳,我們得讓 爸爸知道怎麼用正確的方式來愛妳。」 女孩默默地點頭,我深呼吸了一口氣, 不免又心疼了起來。

心疼歸心疼,今天採證驗傷,我們能 幫忙的也僅是這其中一環,後續女孩還 得面對更多家庭、司法等問題,更重要 的是如何接下去的人生,女孩需要的是 更多的專業資源來協助她。所以我們依 法通報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中心,讓 防治中心的社工們後續接手關懷,陪伴 司法過程及家庭處遇。簡言之,性侵害 團隊網絡結合了司法、警政、社政及衛 政等跨單位的協助,才能全面地協助案 主走過這個低潮。

目送警察陪著女孩離開醫院,女孩未 來的路我想應該不好走,但起碼有人陪 著走。

 

急診室內有布置簡單溫馨的會談室,希望給病人能緩和情緒,恢復理性的一個獨立空間。攝影/賴廷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