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52期髓緣】熱血壯丁聚花蓮

 

【人醫心傳第152期髓緣】熱血壯丁聚花蓮

文╱湯智斌、吳宜芳 攝影╱李玉如

 

 

「這五天每二十四小時施打一劑生長激素,前兩天我還很鐵齒,覺得沒必要吃藥,到了第三天,早上起床就開始骨頭痛、腹脹、拉肚子,跟白血病人描述的病徵一樣。我現在體內的白血球大概有三到四萬,跟白血病是一樣的,類似在歷經白血病的過程,這也讓我能更進一步體會病人和病人家屬的心情。」臺中慈院急診專科護理師王文聰,捐髓前,他談起注射生長激素的心得,字字句句都流露一位「護理捐髓者」對受髓者最深切的關懷。

 

志願成為護理人 外型獨特好人緣

二○○四年,王文聰從慈濟大學護理學系畢業,在花蓮慈院服務六年,成為花蓮慈院內科加護病房第一位男護理師,二○一○年申請轉調臺中慈院內科加護病房,後續轉任急診。「光頭」是他給人的第一印象,源自於三歲的一場感冒,吃完藥過了幾天,媽媽替他洗頭,竟發現莫名掉落大量頭髮,到各大醫院檢查都查不出原因,只說:「應該慢慢會長回來。」但王文聰的頭髮沒有再長回來過。卻也因小時候頻繁進出醫院,發現成為一名護理師,原來可以幫助很多人,給了自己未來成為一名護理人的期許。

醫護生涯中,「獨特」的外型,也讓王文聰在與病人家屬建立關係時,發生許多趣事。回首初進入臨床,有次幫一位奶奶抽痰,沒想到家屬在旁觀察許久,竟雙手合十說:「多謝師父,幫我媽媽抽痰……」令他尷尬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能點頭微笑,一旁笑到不行的學姊趕緊解釋:「這是新來的男護理師,不是師父啦!」

 

熱血挽袖驗血 十五年後配對成

 

 

談起捐髓因緣,王文聰說是二○○○年考上慈大後,一群好友呼朋引伴挽袖驗血,他回憶,「其實對於是否會配對成功沒太多想法,只是『熱血』成分居多,當年的認知還是採腸骨捐贈,我就開始想接著要全身麻醉,躺個三到四天,但是如果中獎了該做的還是要做。」隔了十五年,他才獲得配對成功 的消息,還是一年之內就碰到「兩次」機會。

第一次接到需要血樣複檢的來電,王文聰毫不猶豫地答應,最終卻沒有配對成功。幾個月後他又接到血樣複檢通知,而且確認配對成功。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現有四十多萬筆資料,在四十多萬人裡中選,爸爸鼓勵他:「這是很好的因緣,既然你決定了,就勇敢去做。」大哥也對他說:「能配對成功是很深的因緣,尤其是沒有血緣關係的人,說不定上輩子是家人。」他很感謝父親陪他到花蓮,家人的溫暖支持讓他很感動。

連續五天施打生長激素,完成最後一劑注射的王文聰,和父親王衍基、潭子區志工朱良雄、陳連發和清水區志工黃玉束,搭了三小時半的火車來到花蓮慈院。回到「娘家」,他覺得特別親切,不僅見到許多老同事和主管,許文林副院長、骨髓幹細胞中心楊國樑主任,以及護理部主管與同事陸陸續續來探望,讓幹細胞收集室一時歡樂滿點。

 

閱覽臨床百態 用一袋血為生命開路

除了從前夥伴的探望,王文聰也利用這次機會,拜訪內科加護病房老同事、學弟妹、慈大護理學系謝美玲老師和多位護理主管,更將回娘家的心情,全寫在臉書上――「這次回花蓮,歷經好多事情,讓我對人生又有另一番體悟,也意外發現以前在花蓮慈院認識的同事與朋友們,並沒有因我離開醫院就當我陌生人,昨天的吉姐(沈芳吉督導),今天的章淑娟主任跟副主任、督導們還有秀真姐(葉秀真督導),大家的探訪讓我好歡喜,昨晚也趁機回 MICU(內科加護病房),看到病患跟一大堆儀器,剎那間勾起好多回憶……花蓮慈院真的是我的娘家……」

 

 

臉書上分享的捐髓心情,獲得廣大迴響,許多慈院同仁與朋友紛紛留言按讚加油,稱讚他的善心,鼓勵他一定會有好的回報。他說,既然當年起念了善心,沒理由真的有人需求時才退縮,決定了就往前行,病人也許就只有這次機會而已。

談到配對後是否會開始想像受贈者長什麼樣?是什麼樣的狀況?「或許對方跟我一樣也同時是兒子、爸爸、丈夫!」王文聰許下了願望,期望彼此將來都有健康的身體。

 

 

「臨床十幾年,看了人生百態,發現生命真的是在呼吸間。」王文聰說,在內科加護病房,有很多的重症病人需要移植肝臟心臟,卻因為醫療上的限制很多,此外還需通過配對,機會是少之又少,生存的機會因而流失掉,相對起來,骨髓捐贈就簡便許多,「捐髓一袋,無損己身」,對捐者來說,身體不太有影響,對病人來說,更是一個重生的機會。

 

三位壯丁髓緣深 回報親恩願力增

 

 

完成周邊血捐贈後隔天,王文聰和另外兩位「同梯」捐髓的「髓友」一起進靜思精舍分享心得。恰巧三位捐髓者都是體魄相當的壯丁、同樣充滿著熱情,各自從臺中、高雄和南投前來,站在一起合照就像三兄弟,王文聰及陳先生捐周邊血,另一位程先生從腸骨取髓。

陪伴程先生的曹美英師姊回憶,當初通知程先生時,就告知他,移植醫院其實是想問他是否願意從腸骨取髓,他考慮後說,「當年是媽媽帶我和老婆去驗血的,那也就表示媽媽一直都很大力支持骨髓捐贈,她不久前走了,我希望能把這分捐髓的功德回向給她。」

而和王文聰在同一間房間進行周邊血捐贈、平時有在運動鍛鍊的陳先生,十幾年前和姊姊一起在風景區旁的驗血站建檔,這次獲知配對成功的消息,施打完五劑生長激素的他毫無不適感。起初,陳先生還以為一生只能捐贈一次周邊血,如果做周邊血捐贈,未來就無法捐贈了,主動表示能否改用能捐贈兩次的腸骨取髓。經志工解釋,才知道人一生可捐一次周邊血和做兩次腸骨取髓,未來若幸運配對成功,仍能以腸骨取髓的方式捐贈。

「捐髓是很棒的事情!」王文聰分享,也真摯地希望,自己的幹細胞可以在對方身體裡發揮效果,讓受贈者恢復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