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語良師】標準化病人-客觀化臨床技能評估

 

【良語良師】標準化病人-客觀化臨床技能評估

何謂「標準化病人(Standardized patient)」?廣義的解釋,經過嚴謹訓練、能依照劇本,真實扮演特定病人的正常人或真實病人,就叫做「標準化病人」。標準化病人最早在1963年由美國南加州大學神經科醫師豪爾.貝羅斯(Howard Barrows)所發想,運用在評估醫學生的神經科學習成果上。沒想到實際使用之後,貝羅斯醫師意外發現,標準化病人除了能評估學生的知識外,包括學生的臨床技能、醫病溝通和臨床思路⋯⋯等,都能得到意想不到的結果。

 

 

臨床醫學教育主要是提供實習醫學生體驗臨床情境的機會,同時印證及應用書本所學的知識。希望實習醫學生經由與病人互動的過程,能充分學習基本且重要的臨床技能,如病史詢問、身體檢查、醫病溝通⋯⋯等多項臨床技能。但長久以來,在臺灣,不論是醫學生在臨床技能學習過程的觀察,或者是對醫學生臨床技能學習成效的評估,最常用的評估方式偏重於知識背誦的筆試、口試,或是主觀的臨床教師印象分數,往往缺少一個客觀、有效的方法。

 

 

如何客觀的觀察或評估醫學生的臨床技能,最直接也最有效率的方式就是觀察醫學生與病人的互動,目前在國外仍有一些醫學院的畢業考是在病房中由考生抽籤來決定哪一床的病人做為唯一的考題。只是,基於病人的健康顧慮,以及客觀性、公平性的考量,這樣的評估方式仍存在許多限制,因此標準化病人的誕生為當前的醫學教育開闢了一條新路。

 

 

標準化病人,一開始被稱為「程式化」病人(Programmed Patient),後來改稱模擬病人(Stimulated Patient)或是標準化病人(Standardized Patient),後面兩個名稱都可簡稱為SP。這是豪爾.貝羅斯醫師所發展出的教學及考試方法。

當時,為了能客觀的評估醫學生在神經科實習的學習成果,豪爾.貝羅斯醫師屏棄傳統的筆試及口試,訓練校內藝術系的模特兒來模擬真實病人,演出真實病人會出現的臨床病徵、肢體語言、情緒⋯⋯等,逼真的呈現真實病人的病史及病癥,透過醫學生與標準化病人的過程,進而盡可能客觀的評估醫學生的學習成效。

確實,在這樣的觀察與評估過程,豪爾.貝羅斯醫師發現,利用標準化病人來考試,除了可以評估醫學生的基本知識之外,還能評估許多傳統考試無法觀察出的病史詢問、身體檢查、醫病溝通、醫病關係、臨床思路⋯⋯等臨床能力。也就是說,標準化病人提供了醫學生「以病人為導向(Patient-oriented)」的考試方式,突破傳統筆試、口試無法客觀評估醫學生真實臨床能力的缺點。

1971年,豪爾.貝羅斯醫師到加拿大安大略省協助麥克麥思特大學(McMaster University),並且持續推動標準化病人計畫。他在醫學生的小組教學中運用標準化病人,當醫學生訪談標準化病人遇到瓶頸,或在旁觀察的老師認為是教學重點時,隨時可以喊「暫停」,師生再進一步討論,當討論告一段落,教師再喊「繼續」教案的進行。這過程除了讓考生有更實際的參與經驗外,教師更可以引導考生發現他們未察覺的錯誤或疏漏。另外,標準化病人也應用在基層教師的繼續教育課程中。

1981年,豪爾.貝羅斯醫師轉任到美國南伊利諾大學(Sou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擔任醫學院副院長,因為職務的關係,標準化病人計畫得以由單一神經科的教學計畫發展成全科系的醫學教育課程。並且在1984年發展出十七至十八站的標準化病人考試,這也是美國第一所利用標準化病人對實習醫學生進行臨床實習考試的學校。

 

 

在臺灣,標準化病人一詞最早見於1998年10月,臺灣大學王維典教授於《醫學教育》期刊所發表的關於標準化病人的文章,當時翻譯成「標準病人」,臺灣醫學界也就沿用這名稱。直到2007年4月,臺灣醫學教育學會客觀性結構式臨床測驗小組(Objective Structured Clinical Examination,簡稱OSCE)第一次會議時,委員為貼切反映標準化病人的定義,才建議並通過更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