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語良師】良語良師蘊良能-慈濟標準化病人十年

 

【良語良師】良語良師蘊良能-慈濟標準化病人十年

高聖博 慈濟標準化病人中心主持人

 

 

當你或你的家人生病時,你能接受實習醫學生生疏的溝通能力或是不甚熟練的身體檢查技巧在你或家人身上按壓嗎?如果你的答案是否定或是遲疑的,那麼,你可曾想過,實習醫學生在成為第一線救人的醫師之前,有多少的機會可以像考駕照一樣,先在駕訓班實地練習後,再去考照(醫師執照)呢?

病人,永遠是最好的老師,他們可以讓醫學生或新進醫療人員學習正確的醫療技巧。然而,當現實醫療環境無法給予這些醫界新手足夠的學習機會時,我們要如何期待,這些未來的醫療尖兵能帶給我們安心的醫療處置?

然而,你可能不知道,無論在國內或國外,有一群人,他們不是病人,也不是演員,但是,卻願意接受演員般的訓練,不論神情、肢體語言、語氣、回應的病情⋯⋯等,都十足地像極了一個真正的病人。除了可以接受學生生澀的問診能力或是身體檢查技巧之外;即使在考試時,不論考生的臨床能力如何地生疏或笨拙,他們依舊能不帶批判地呈現出一致的病人樣貌及病情,讓每一位考生都能得到公平的考試機會。而且,在教學或考試結束時,還能依據學生或考生的表現給予回饋,讓他們能夠保持既有的優點,並且改進自身的缺點,不僅能增進每一位學生或考生的學習動機及自信心,未來也能成為一位俱備專業才能的醫療人員。

這一群人,由於每一次都能精確、一致地演出,達到一致的標準(Standard),因而被稱為標準化病人(Standardized Patient)。也由於他們循循善誘的回饋,如同一位諄諄教誨的老師,因此,證嚴上人於志工早會中,特別尊稱這些默默付出的標準化病人為「良語良師」。

慈濟標準化病人計畫自2006年3月由吳永康醫師所創立,在近乎毫無頭緒及資源的情況下,吳永康醫師一肩扛起這項醫學教育改革的重責大任。所幸,在顏惠美師姊的號召下,近百位來自臺灣各地的慈濟志工,於2006年3月12日齊聚花蓮慈濟醫院,在多位臨床教師及大愛台蕭菊貞導演的指導,以及與醫學生的多次演練改進下,結合慈濟四大志業「慈善」、「醫療」、「教育」、「人文」合作的第一批「良語良師」於焉誕生,也創下國內首次「以志工擔任標準化病人」的先例。

然而,慈濟志工不是專業演員,在當時沒有任何概念、沒領任何酬勞的情況,卻心甘情願、歡喜地接受醫療及戲劇專業的指導,努力地呈現出專業演員的水準,甚至願意讓醫學生不斷地問診及在身上按壓檢查,原因無他,無非就是一分為醫學教育付出、無私奉獻的心。憑著這一念單純而堅定的心念,這些上人口中的「良語良師」可以排除「家業」、「事業」、甚至「志業」上的困難,以完成標準化病人教學或考試為第一優先的任務,因為,教育不能等,救人的醫學教育更不能等。

這一分無私的心念,不僅為慈濟的醫學教育帶來的重大的改革,讓慈濟的標準化病人計畫得以順利推展,2006年7月在花蓮慈濟醫院所舉辦的標準化病人研討會中,慈濟標準化病人計畫的成果更是受到多位來自醫學中心的與會學者肯定。一時之間,臺灣的各家醫學院校也都競相仿效,紛紛招募醫院志工或教會志工來擔任標準化病人,也極力地邀約慈濟前往分享標準化病人的經驗,也因此,在臺灣的醫學教育界引領了一股重大的醫學教育改革風潮。

除了「以志工擔任標準化病人」所造就的成果之外,長久以來,國內的醫學教育大都以聘請外國學者來臺演講,或是各醫學校院間的經驗分享來學習醫學教育的新知或建構新的教學策略及計畫,如此的學習方式,不僅容易造成片面或片斷的概念,無法建立全面完整的觀念,也不利於醫學教育的紮根及茁壯。當時,國內的標準化病人計畫正面臨了這樣的困境。

2008年3月,在一場醫療志策會中,證嚴上人提起五年前生命科學院李哲夫院長曾經提起標準化病人一詞。會議結束後幾天,一次不可思議的因緣際會下,竟然在松山機場與李哲夫院長偶遇,並且相談甚歡近一個小時。幾天後,李哲夫院長捎來好消息,安排謝明蓁醫師和我前往美國南伊利諾大學參加為期一週的標準化病人訓練師資工作坊。

那是一場俱備完整觀念且兼俱實務訓練的工作坊,也因此,回國後,旋即於2008年6月舉辦第一場為期兩天、兼俱理論及運用實務的標準化病人訓練師資工作坊。迄今已協助國內超過二十所校院培育二百位以上之師資。

隨著各校院標準化病人及師資的培育逐漸趨於完備,2013年4月,以標準化病人考試為主體的「全國醫學校院聯合臨床技能測驗」正式納入第二階段醫師執照考試的應考資格考試,這是臺灣醫學教育史上的一項重大變革,而促成這項變革的幕後推手之一,即是全臺灣默默付出的「良語良師」。

由於「全國醫學校院聯合臨床技能測驗」的成功經驗,衛生福利部也進一步推動包含護理、藥事等醫事類職類的教學醫院教學費用補助計畫,將標準化病人的教學及評量普遍應用於所有醫療人員中,以確保醫療保質及醫病權益。而這一切成就,究其根源,其實就是來自當年許許多多標準化病人單純而堅定的無私心念。

然而,由於標準化病人準則中的「保密」原則,身為一位「良語良師」,是不能向其他人(包括親朋好友)透露自己的演出內容,也因此,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努力及付出,甚至還可能遭遇來自親人、同事或社區師兄姊的誤會及無法諒解。然而,即使遭受委曲,即使演出再疲累,每一位「良語良師」依舊歡喜付出,只因能為醫學教育盡一分心力。

今年(2016年)適逢慈濟標準化病人十年,除了回眸來時之路,也感恩這一群默默付出的良語良師,如果沒有他們當年勇猛無私的一念心,臺灣的醫學教育無法出現如此大的變革,而他們排除萬難、不求回報、甚至默默承受委曲的付出,這一分為醫學教育奉獻的情懷,相信絕不亞於願受醫學生錯劃千百刀的「無語良師」。

值此十年之際,僅能以短短數語表達對「良語良師」的無限敬意與感恩,同時也勉懷吳永康醫師當年獨自承擔的勇氣,慈濟及至全國的標準化病人教育才能有當前的榮景。也希望未來更多的十年,能為醫學教育培育更多身懷「良能」的醫療人員,以不負吳永康醫師及許許多多「良語良師」心願之所託。

再次感恩所有人的努力及付出!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