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為護理第十六卷五期 - 志工伴我行】從關懷到幸福

文/翁靖芸 慈濟科技大學護理系三年級

記得新生訓練時,「懿德媽媽、慈誠爸爸們」熱情的歡迎,在轉眼之間就幫助來自各地的同學化解互相不認識的尷尬,爸爸媽媽們也告訴小小年紀就離家住校的我們,如果想家了,可以隨時找他們聊聊天。這就是在慈濟求學成長過程中與其他學校很大不同的地方:除了豐富的課程及多元的活動外,我們有慈懿爸媽的陪伴。每個月的慈懿日,雖然都只有短短的兩小時,但慈懿爸媽們都會用心準備豐富有趣的課程,和我們分享一些自己的經歷,來啟發我們向善向上。

對我們來說,慈懿爸媽除了言教還有身教:常常臉上掛著笑容,看到別人都會問候,時常幫助他人。也因為看到爸爸媽媽們的愛心,激勵我主動去幫助別人,於是和同學一起去醫院做志工,幫忙送餐,並在媽媽們的帶領下關懷住院的病人。病人住院期間的心情總是較低落,可能還無法完全接受自己的疾病,或是對未來感到許多不確定的因素,懿德媽媽們就會給予病人心靈上的支持。有些年紀較大的病人習慣用臺語,有些我聽不懂,便會無法好好地與他們進行對話,我看到媽媽們總是用對方最熟悉的語言,用同理心去關懷,這讓我深刻感受到用語言來表達關懷的重要性。

爸爸媽媽總是用簡單易懂的句子告訴我們大大的道理,而這些道理也能在我們生活中不經意地被發現。因為慈懿爸爸媽媽的分享及學校的親善大使培訓,升二年級的暑假時,我在學校親善大使的帶領下參加海外國際志工人文交流活動,去緬甸及馬來西亞演出多場兒童劇,並體驗當地文化。在緬甸時,我們還負責發放物資給當地的學校。當時正值暑假,天氣非常炎熱,那邊的學校並不像臺灣有舒服的冷氣,他們只有扇子可以讓自己涼爽一點,但令我非常驚訝的是,在老師問當地的學生誰可以借出自己的扇子時,幾乎所有的學生都舉手,願意將自己的扇子借給我們,他們踴躍舉手的畫面直至今日都深深印在我腦海中,真的非常令人感動,讓我浮現慈懿爸爸媽媽們說的:「施比受更為有福」這句話。而在發放時,當地師生們都雙手接下發放的物品,並綻放出滿足的笑容,非常珍惜這些東西,他們口中說的感恩也都不曾間斷過,這不禁讓我反思,我們生活在物資充足,什麼都不缺的環境下,有好好珍惜所擁有的嗎?

翁靖芸( 右三) 參加到緬甸的國際志工人文交流活動,並於當地學校發放物資。攝影/黃重誠

慈懿爸媽除了和我們分享經驗外,也會安排同學們和大家分享。例如鼓勵我上臺向同學分享我參加親善大使,和夥伴們從做道具、練習跳舞,經過一次次的舞臺排練,到出國完成兒童劇公演,以及回臺灣後巡演的整個過程。這次的分享幫助我現在在臺上時講話較不會緊張。另外,有次懿德日主題是竹筒歲月的故事,我和同學還跟懿德媽媽一起演戲呢!因為演戲時沒有麥克風,需要自己發出讓整間教室都聽得到的聲音,但在懿德媽媽的帶領下,以及在親善大使演出兒童劇的經驗下,讓原本在人群中講話會變小聲的我,比較能以適宜的音量講話了,這對我來說真是一個突破。

我們常常可能會忽略了身邊無時無刻都不求回報給予我們幫助,給予我們愛的家人與朋友,甚至會因為習慣了他們的關懷而覺得理所當然,不會去表達感謝。去年母親節前的慈懿日,慈懿爸媽們準備了信封、信紙,讓每個人都寫信給家人或好朋友,並和我們分享了一些母子間的小故事。我和家人間的感情雖然很融洽,但不知道已經多久沒有和他們說出「我愛你」了,透過這次的活動讓我對我的媽媽說出「我愛您」,表達我對她的感謝,也讓我體會及時行善行孝的重要。

慈懿爸爸媽媽總是給予我們滿滿的「愛」,但不會「寵愛或溺愛」我們,看到我們犯錯會馬上糾正,也都會適時的給予我們改進的建議。例如有一次同學們比較晚進教室,慈懿爸媽們就以他們的工作經驗和我們說明了準時的重要性,尤其我們未來要走護理的這條路,上班前都需要和前一個班的同事交班,若遲到便會影響到其他人,拖累到他人的下班時間,間接地也影響到病人的照護。所以準時是務必要做到的事情,如果不好的事情成了習慣,時間久了要改正會更加困難,所以慈懿爸媽們為了我們好,馬上就提醒我們。

慈懿爸爸媽媽們總是對我們無微不至的照顧,把我們當作親生的孩子一般,無私的給我們愛與關懷,在同學們遇到困難時,一定會及時來給予我們最需要的幫助,更是我們離鄉背井讀書時的依靠。慢熟的我,當初還不太習慣叫慈懿爸媽們「爸爸、媽媽」,但因為他們滿滿的愛與熱情,現在我總是很期待每一次的慈懿日。透過慈懿爸媽的身教言教和關懷,讓我成長了許多,能在慈濟這個大家庭,有慈懿爸爸媽媽們的照顧,我們都是幸福的孩子。

翁靖芸及全班同學與懿德媽媽們合影,拍攝者是慈誠爸爸王博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