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為護理第十六卷五期 - 人物誌】轉苦為福樂付出 卓知穎 花蓮慈院合心七樓病房護理師

文、攝影/黃昌彬

自幼在屏東縣枋寮鄉長大的卓知穎,國中畢業後,於二○○四年選讀慈濟技術學院(慈濟科技大學前身)五專部護理科,並於二○一○年四月到花蓮慈院泌尿外科病房服務,迄今已七年了。

由於在職場上看到自己的不足,為了充實學識,卓知穎在二○一五年九月就讀慈濟科技大學夜二技護理系,於二○一七年六月畢業。「未來讀研究所,想念心理諮商,因為我覺得對我的周遭、家庭、人際,都可以幫上忙。」

說起會到花蓮慈院服務,導因於實習時的一段因緣。「在五專的基本護理學實習時,這科被當掉,打擊很大!重修時,被分到了泌尿科。當時很幸運的遇到了剛回國的林祝君老師,她很會鼓勵人,用心帶我們這一批重修的護生。老師先發掘每一位學生的優缺點,給學生一個機會,不會讓人覺得護理是充滿失望的,而是有希望的,因材施教。老師說我其實是個很認真的孩子,只是對自己沒有自信。」從重修的打擊中站起來,再次建立自信,泌尿科病房成了卓知穎的最愛,「這裡學姊們人都很好,實習單位氣氛佳,讓我覺得護理其實可以是不一樣的,以致於我往後的第一志願就是到泌尿科貢獻所學。」

五專實習重修來到合心七樓泌尿科病房重拾信心,卓知穎在畢業後也選擇在這裡正式開始臨床工作。

坎坷童年 練就自立自強

卓知穎的母親是花蓮人,父親承襲家業,靠捕魚維生,個性內斂,不善與人溝通。原本平淡的家庭生活卻因父親一場突如其來的疾病,讓尚在襁褓中,只有四個月大的卓知穎從此人生巨變。當時父親竟不幸罹患了思覺失調症,「爸爸發病後就沒去工作,也懶得去工作,受到傳統觀念的影響,我阿嬤認為這一切都是媽媽害了爸爸。而我媽媽長期活在爸爸的暴力威脅之下,若要錢不給,就會對媽媽拳打腳踢!媽媽為了保護還是小嬰兒的我,常常被打……」身為獨生女的卓知穎回憶道。

「當時爸爸發病,想拿刀殺人,所幸阿公即時阻止,才沒釀成悲劇,從此之後,爸爸媽媽就分居了。直到我念國中時,倆人就離婚了,媽媽含辛茹苦,靠著打零工養活我,例如幫人洗碗、打掃、到麵包店工作。讀國小二、三年級的我常利用下課時間,把書包放在舅舅家,立即飛奔到麵包店分攤媽媽的工作,幫忙分裝小西點;若學校訂了一千個餐盒,我就要折一千個紙盒,我假日經常從中午一直忙到深夜時分,就這樣子過了兩、三年。」母女倆相依為命,小小年紀卻很懂事,暗自許下心願:出社會後要努力賺錢買棟房子,讓媽媽過好生活,有一個家。

照顧母病 團隊傾力協助

雖苦口婆心勸有糖尿病的母親要趕緊就醫,好好吃藥控制,但她就是不去尋求診療,以致後來被查出有酮酸中毒的情況。二○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深夜,知穎的母親獨自一人於南部住處無預警的發生了中風,左側乏力、偏癱倒地,但意識清醒,一直到二十八日傍晚,聽見屋主孫女返家,用力呼喊人名才被發現,緊急送往醫院急救,入住內科加護病房,有脫水現象。二十八日,知穎當天輪值大夜班,晚間六點半,她在租屋處準備出門前往慈科大念書,突然接獲屋主孫女的來電,聽聞母親病倒的消息,當下崩潰。礙於晚間已無火車開往屏東,和阿姨倆招了輛計程車,星夜飛奔回南部。

當車輛抵達醫院,已是二十九日的深夜一點鐘。枋寮醫院的主治醫師在上午十一點說明病情並宣告病危,建議不要將母親轉院,但礙於工作及課業兩頭燒,無法請長假陪伴母親在屏東接受治療,陷入兩難之際,泌尿外科病房李彥錚護理長建議她將母親帶回花蓮接續治療。

於是,與在病榻的母親溝通,說明必須返回花蓮慈院治療的苦衷,也詳述在返途中可能的風險。母女幾經溝通,決定放手一搏!由於花蓮慈院與屏東縣當地的民間救護車業者有合作關係,透過聯繫,以救護車護送母親返回東部。救護車飛奔搶命,才四個小時就抵達花蓮慈院。母親疾患急性期,由神經內科劉安邦醫師救治,後續的復健之路,則由復健科洪裕洲醫師、鄭弘裕醫師輪流治療,在花蓮慈院住院復健期間,由泌尿外科病房護理同仁輪流照護母親,安了母女的心。隨著半年的復健期屆滿,將母親留在花蓮就近照顧陪伴。

卓知穎是小時候苦過來的,看到受苦的病人除了見苦知福,也更理解每個病人都有屬於他自己的故事。

傾聽同理病人苦 知福樂付出

「我們單位是急性的單位,有很多接受手術的病人,出、入院流量大。若是有那麼一點點的時間,我會找機會跟病人聊聊。透過觀察,有些特殊個案(類似精神病人),心中可能都有一些問題,看到病人心情不好,抱怨發牢騷,我就要花時間聽病人說,往往發現他們背後都有一個根本的問題,沒有被解決。每次當忠實聽眾,病人都會跟我說聲謝謝,看著他們陸續康復出院,是我最開心的事。尤其一些手術病人對開刀很憂心,但經由我的傾聽及衛教,他們能夠放下一顆擔憂的心,了解整個手術的過程,安心接受手術治療,這樣的情景,每日在病房不斷上演。」卓知穎說。

日前,卓知穎照護一位從加護病房轉來泌尿外科病房、五十三歲的伯伯,「伯伯是臺北人,因遊民身分而被安置在花蓮的養護機構,近日因發燒、敗血症引發多重性感染,身上有氣切口,留置鼻胃管及尿管,需要兩個小時翻身一次避免壓瘡,情況很糟,無法言語表達,需要Total care(全面護理)。我們每天都幫他擦澡,做管路護理,讓他盡可能的舒適。有次,我幫他做護理,請同事問伯伯:活著會不會很痛苦?他的嘴型呈現:會。」

由於伯伯有疥瘡,需要被接觸性隔離。每次戴口罩及手套、穿隔離衣照顧伯伯,都會想到他沒有家屬,她說:「甚至養護機構的護理長要請看護來照料,但看護居然因為伯伯要被隔離,擔心怕被傳染,可以選擇不照顧伯伯。我們醫院的社服室也有幫忙請看護……,伯伯不會講話,只會笑,若不舒服時就皺眉頭,因有氣切口,所以不會叫。當他身體狀況好時,會笑個不停,因為他有精神方面的問題。」

想到伯伯的未來都要在機構裡度過,沒有人可以為他簽署DNR(不施行心肺復甦術),「伯伯血壓忽高忽低,施打升壓劑一週後,有天因呼吸的血氧濃度又掉下來,又轉到外科加護病房了。類似這樣的病人,我照顧不覺得辛苦,只是覺得他們無法選擇自己的人生,到醫院服務接觸病人後,見苦知福,才發現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

在臨床站穩腳步後,卓知穎在主管的帶領下開始專案及創意教學等競賽,也開始將經驗傳承給新人。

創意護理 經驗傳承

回首來時路,感恩有學姊及主管們一路扶持,豐富護理歷練。知穎舉創意教學競賽為例,說明「人形圖」的巧思妙用。「當時李彥錚護理長在寫專案,我們泌尿外科病房的病人基本上都會放導尿管,因男、女病人放導尿管都會不舒服,於是在寫專案時,考量臨床狀況、處理病人問題,我們發明了一個像教學工具的東西,讓臨床護理人員去評估病人時,可以區分為輕度、中度、重度,了解放導尿管的病人有哪些症狀,能夠針對症狀做處理。我們將專案及創意教學結合在一起,運用在教導新進人員身上。正好二○一五年臺灣護理學會舉辦一項創意教學的競賽,阿長就帶領副護理長及我,三個人組成參加團隊,在院內初賽獲得第一名,代表醫院去比賽,獲得銅獎殊榮。」

遙想新人階段的兩個月時光,卓知穎特別感恩輔導學姊的細心帶領及真誠關懷,「學姊是個很認真、嚴謹的人,和顏悅色的教導我,希望透過互相學習,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她就像一棵大樹般,保護著新人。她和阿長,都把我當成家人,當成妹妹。」

「知穎做事很踏實、很仔細,有自己的規畫,是個很誠懇的人。」護理長李彥錚透露:「我第一次看她為糖尿病足的病人進行傷口換藥時,發現她的動作都很輕柔,而且會注意到病人的感受,把傷口貼敷得很整齊。我交辦她的事情,也從來不用擔心,必能如期完成。在做人形圖教案時,她已經從一個護理師變成臨床教師,帶領新進人員,引導新人收集病人的病史及資料,並傳承經驗。她與病人互動過程中,會依病人的職業提供個別的衛教,並顧及病人隱私,協助指導學妹讓病人相信我們,以及處理手術後不適的問題。她做事很有系統及邏輯性,是個很好相處及值得信賴的夥伴!」

同事之間的互相幫助,學姊、學妹私底下感情熱絡,是泌尿外科病房護理團隊背後的一股重要凝聚力。「新人到單位來普遍很緊張。我帶學妹時,都把她們當成妹妹,關心身體的健康,告知基本的禮貌及學習態度要有,能力好不好倒是其次。而當她們能獨當一面時,彷彿是自己的孩子長大了。」卓知穎坦言。在護理這條路上,她滿是感恩,繼續用愛膚慰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