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為護理第十六卷五期 - 白袍vs.白衣】以護理為師

文/蔡昇宗 花蓮慈濟醫院神經外科主治醫師

從我還是實習醫學生的時候,資深的學長姊醫師就提醒我們要多跟護理師學習。因為護理師是第一線的醫療人員,病人有問題都是向護理師反應,從護理師口中能得到病人最新的變化。另一個原因是資深的護理師有許多和病人及家屬的互動與臨床經驗,很多都是書本及網路上無法查詢到的寶貴知識,因此身為實習醫學生的我們若是能夠「跟好」護理師,對於在臨床學習或是處理病人及家屬的不舒服,通常會學到很多,也很容易解決病人的問題。

或許也是這樣的朝夕相處,因此在住院醫師的階段,認識了我的太太,當時是神經外科的專科護理師。太太在家裡的許多事情和孩子的學習上都能做出較好的決定,就像是家中的「老師」; 即使在下班後,我們時常會討論照顧病人所遇到的問題,並互相交換治療的心得。這個經驗除了讓我深深體會護理人員的甘苦,在工作中提醒自己對於護理師應給予更多的支持、鼓勵與讚美;也驚訝於她時常能提出許多我未想到的更好方法。因此即使成為主治醫師之後,我總是提醒自己在查房的時候,要與我們的護理師討論病人的病情,聽聽他們的想法,每次總是能有更周全的治療計畫,產生更好的治療建議,同時對於家屬與病人在心情很緊張的時候,我們也能夠適時安慰,讓他們心安。

前兩年因為在美國波士頓進修神經外科研究,沒想到碰上半夜自己發生急性腹痛,因此去醫院的急診後確診為急性闌尾炎需要手術,當下也必須接受醫生的建議接受手術。手術回到病房後,太太就一直提醒我,她一個人半夜在開刀房外面等待手術的時候,每一分鐘就像是一小時一樣,心情很焦慮無助,但看到我開刀的醫生手術完還是親自與護理師到開刀房門口對我的太太說,手術一切順利,所以她也一直提醒我不管再忙再累,一定要親自與家屬多解釋多溝通。

術後隔天的早上,一位照顧我的護理師問我一些病史的時候,突然問我是第一次到異國生活嗎?剛到波士頓的兩個月會不會壓力很大?我也訝異她會這麼細心的關心我疾病以外的情況,連我自己都還沒想清楚生病與緊張有什麼關係,尤其還問我的心理狀況。當時的心情其實是很複雜的,的確這是我第一次在國外生活,加上工作研究上對自己的期許,前兩個月感受到很大的壓力,所以當時跟這位護理師聊天的當下,我就覺得她一定是菩薩或是派來的天使,能夠在照顧我的疾病同時也耐心傾聽我的心情分享。這次的寶貴經驗更加深了我的想法,護理師不但是醫療上教學的老師,也是我這次住院中心靈上的老師。神奇的是,這次的經驗之後,我就好像整個人改變似的,不管工作或是研究,也包括生活上就整個融入了當地的生活。

在醫院較資深的醫師常提醒我們要以病人為師,因為每一位病人都是以自己的苦痛來讓醫學生或醫師學習並獲得醫療照顧的寶貴經驗。護理師當然是我們醫療的團隊中最重要的一分子,我自己的學習與生活經歷更讓我體會到,若能夠「以護理為師」,視每一位我們身邊的護理同仁為老師,仔細聆聽他們的想法,嘗試接受不一樣的建議,讓我們護理人文之美能夠傳遞到所有醫療照顧團隊和病人與家屬,我覺得這是能夠將我們慈濟醫療推向國際化,幫助更多病人最重要的關鍵。

蔡昇宗醫師分享自身經驗,護理師是醫療上教學的老師,是團隊中重要的一分子。圖為花蓮慈院教學部請資深護理師教導實習醫學生臨床技能。攝影/莊景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