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為護理第十六卷二期 - 白衣日誌】微小而誠懇的好記性

文/張淑娥 臺中慈濟醫院門診組長護理師

證嚴上人曾說,白衣大士需具備獅子的勇猛心,純真的赤子心,駱駝的耐力;被病人和家屬責罵雖然心裡難過,擦乾眼淚,調整好心情,轉身繼續工作;這種情形在身為護理人員的你我,肯定不陌生,甚至有人可能更慘烈,但大部分的人還是堅持走在這條路上,我認為原因應該是護理工作有它的獨特魅力。

與護理結緣已有26 年,中間有16 年的時間回歸家庭,實際在護理崗位則是有十年的光景,但感覺自己未曾離開過。

重返護理崗位後,投入門診工作,在注射室執勤,是我最常在的舞臺,每天來往的病人,大多是熟面孔,因不同的病,常需定期注射針劑。其中血液腫瘤科的病人最讓我心疼;他們真的很辛苦又勇敢,其中有位十八歲的帥氣大男孩令我最不捨,正是青春洋溢的美好年紀,卻因抗癌失去了光采,一路走來,看著他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轉而被病容及疲憊取代;我心中的不捨只能用盡量減緩他身體疼痛的護理行為來表現,下針時總得克制住差點奪眶而出的淚,並提醒自己,為了如此一位小戰士,總得為他斬掉一些荊棘,讓他的抗癌之路順遂些,但從他每況愈下的病情及日益消瘦的身形,讓我有無力及不安感,雖然他一直是勇敢沉默的,但眼神中的失望,常讓我在夜深人靜時想起。2017 年初,他離開了,讓我再次知道,人生的無常及生命的短暫,他感激又勇敢的眼神還深深烙印在我心中,雖人已不在,但很慶幸在他短短十八個年頭的人生裡,我曾為他付出了一分善。

深深相信,只要有信心踏入護理界就不怕苦,不怕難。就怕做到流汗,被病人及家屬嫌到流涎。尤其是忙到快虛脫,連腰都快挺不起來時又聽到病人及家屬的微詞,那真的是一點也不想把腰挺直,因為心已經在淌血。相反的,若此時聽到來自病人及家屬的鼓勵或讚美,瞬間充滿了電量,一股暖流由心底流竄至全身,挫折相對變微小,世界變得多美好呀!所以,一直認為護病間的正向回饋,是讓我在護理這條路踏穩每一步的能量來源。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想要怎麼收穫就先要怎麼耕耘。要讓病人及家屬滿意且從心底感恩認同我們所付出的一切,真的不容易,因為人在不舒服時看什麼都不太順眼,任何事物皆要用放大鏡「吹毛求疵」一下,所以滿意任務相對困難。但是,我卻認為這更有挑戰性,因為難度愈高,獲得的成就感愈大。其實,我有一項特殊技能,記憶力超好,想記得的事,一次就在我腦海留記憶。病人常被我嚇到,因為我會記得他們的名字跟需要的護理項目,甚至是曾經討論的病情及治療,因而病人及家屬一見到我就很安心,因為,他們知道我瞭解他們的需求。這是我開始良好護病關係的第一步,雖然微小但最誠懇。

想想,每位病人願意把自己珍貴的生命託付在護理人員手中,到底是下了多大的決心跟勇氣,所以,更應該好好呵護每一個病人期盼的心情。與每位病人的緣分不會只有一次而已,真心希望我們一起快樂又永續的在護理崗位上努力。

攝影/馬順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