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為護理第十六卷一期 - 阿長,請聽我說】熬出你的滋味

口述 ︳陳惠蘭 花蓮慈濟醫院內科加護病房護理長

我願意和你一起,為那1 公尺的差距而努力。

「今天,如果是我的女兒,我會希望她在職場上,遇到能怎麼樣幫助她的人呢?」我們總期許護理師在照護病人時,能「視病猶親」;我同樣問自己,面對同仁,我是不是也做到「視同事如親」呢?

以前,新人都叫我「學姊」;現在,我已經是新人的「媽媽」等級。我要怎麼去帶新人?我將他們當作自己的孩子、自己的手足姊妹,是跟我有血緣關係的。我用這樣的一顆心,陪伴新人,在同事人數眾多的加護病房環境裡,適應留任下來。

因為是親人,所以話會說重;因為是親人,所以會不捨。不捨看到新人在人生最精華的時期,不能像海綿一樣盡情吸收。而是在學習過程中,浪費能自我成長、接受不同歷練、看到生命不同色彩的機會,那是很可惜的。我一直覺得,中國古話是很美麗的,有句話說「愛之深、責之切」,那個「切」就是希望你不要再重複錯誤,難免,說話的力道會重一些。

護理照護工作是幾乎要零失誤的,所以學習歷程是很嚴謹的。面對生命課題,比其他行業要來的更嚴謹,是要又「嚴」又「謹」。如果今天因為你個人因素的失誤,讓病人受到有形或無形的傷害,那會是你一輩子都揮之不去的陰影。只要面對的是生命,壓力就不會小。學姊的要求,都是站在心疼病人的立場,覺得為了病人好,「這些你一定要會」,怎麼在最短的時間內,拉近與學姊的認知,那就是成長;能接受學姊嚴厲卻不人身攻擊的指導,那就是你的態度。

同理相似背景 帶人帶心

我自己曾經讀過「放牛班」,深知那種「被嫌棄的眼神」,更懂得「慢鳥慢飛」的道理。學校的成績,並不能代表什麼,也不代表將來就會做事。我在花蓮慈院啟業時就報到,至今走過三十年的歲月。急診、內科病房、泌尿科、婦兒科……幾乎內、外科我都「run」過,從1995 年開始擔任護理長。教育背景讓我更能接受多元;多科訓練則讓我能用不同的面向,來看新進人員的使命。

新人進單位前,我會觀察每個人的背景資料,因為我知道,不同背景的人會有不同的表現方式。新人的教育歷程,是技職體系出身?或是大學?家庭背景、家庭成員,是單親、隔代教養、還是家庭健全、是排行老大、老二、還是老么;性別、族群、身體狀況……要注意的清單很長。

清楚明白後,才能設計最適合他的學習計畫,安排有相似背景的學姊來帶他。可能是同母校、可能同為外地人、可能族群相同、可能個性相似……有這些雷同處,學姊們才能對學弟妹產生同理,才能用同理心去看到新人需要幫忙的問題。

阿長永遠在護理長室,等你

我知道要走進護理長室,對同仁來說是不容易的。但是我跟同仁說,發生事情,一定要讓我知道,「因為我相信你遇到困難,如果心生恐懼,你可能一時衝不過。如果你覺得夠信任我,我希望你能告訴我,你在面臨的困難。」從每次互動的過程中,我能更清楚知道每位同仁需要的幫助是什麼,我再從中補足、協助。

以玉美為例,在她這樣的年紀,與人互動上是很得體的,加上有參與學校社團的歷練,我評斷她是可以教的,即使需要花多一些的時間,將100 公尺的差距,拉到99 公尺,即使只剩1 公尺,我也願意和她一起,為那1 公尺而努力。但是我總跟新人說,最重要的,你願不願意調整自己。這個社會沒有辦法為你而改變,只有你自己能改變自己,只有自己能幫自己,這樣,你才有能力,去面對任何的問題。

我也會跟新人分享他可能犯的「大忌」。學姊可以不理你,但是你一定要跟學姊打招呼;學姊教完你,你一定要說謝謝。得人疼,人家才會教你武功,「嘴巴甜到哪裡都好」。態度要軟,學姊在指導時,不要急著回應,學姊可能正在情緒上,多說無益。即使學姊誤解你,當下也不要覺得委屈,「你的委屈,阿長一定能了解」,更重要的是要將委屈化為動力,也許事後再寫張字條給學姊,好好的解釋……我會花很多時間,提醒新人這些人情世故上的「眉眉角角」。

陪伴一個新人適應單位,我就是透過這幾個面向,蒐集資料、找合適的人帶他、而我身為護理長,就是那個補位的角色。我告訴自己,身為主管,不只是在工作面向的要求,在慈濟愛的環境中,我們比別人更多的,是那一分情。我希望,當同仁想到單位這個大家庭,是覺得很溫馨的。我有把同仁當作自己的親人嗎?我願意敞開心胸去同理他嗎?對我來說,這是更重要的中心價值。沒有人是「不行的」,在自己都還沒放棄自己前,沒有人可以評判你「不行」。

慢鳥慢飛,不好嗎?早飛的人,早到目的地,早一點完成夢想。但是慢鳥也會完成夢想,也許時間比別人晚,卻比別人多一些經驗。坐噴射機只能看雲,坐火車則可以享受過程中美麗的風景,看藍天、看大海,看一路上所有千變萬化的景色。在護理的行話,這就是「熬」。慢火慢熬,滋味才會更鮮甜。(採訪整理/魏瑋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