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為他人的撫慰者【志為護理第二十卷三期 - 白衣日誌】

文/林麗屏 花蓮慈濟醫院二十西病房護理師

萌芽之初始

對於精神科護理萌芽之初,是就讀五專四年級精神科標準化病人的實際演練開始。記得當時炎炎夏日,我和同學們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考驗,顯得焦慮不安,帶著五味雜陳的心情準備文案,但反覆練習的成果也經不起實際演練所帶來的挑戰與衝突,頓時覺得人生好難!為什麼這麼難溝通;全組對此報告毫不抱希望,卻意外獲得老師極高的評價,如同看見曙光般重新燃起信心,其中有這麼一段評語「臨危不亂,溫和的態度,她很適合到精神科」,記憶猶新的圍繞在腦海中,也許對他人來說簡單的一句話,卻是成為我精神科護理生涯埋下種子的根基。

接下來,種子的成長並未一帆風順,因為自己在面對畢業後就業科別的抉擇猶豫了。最後我則透過五加二的升學管道,一方面可取得二技學位,第二年我在眾多單位中選擇最冷門的精神科當作我固定實習的單位,經由臨床教師的帶領下順利的通過試用,逐漸把自己定位成能獨立完成常規作業,承擔責任的精神科護理師角色。但在後來一次暑假實習的某一天,出現了很大的考驗,讓事事要求完美的我,經歷了超出我控制範圍的挫折感,也反轉出現了心靈支持的力量。

風雨中陪伴

那天早上,一如往日常七點二十五分進入精神科病房,聽到嗶嗶聲後拉起大門,心想應該如同往日又是個充實的一天,迅速將護師帽戴好,盤點醫材過程中,耳邊不時傳來大夜班學姊說:「妳昨天有遺漏趕快補好!」、「妳昨天是怎麼處理的?等一下找妳學姊。」、「今天妳第一個接新病人。」下意識地一一回應:「好,我知道了!」不知道為什麼,今天聽到這些話,除了倍感壓力,還覺得格外刺耳。幸好接下來的治療和會談順利完成,平安順利的度過一個早上。

但好景不常,下午兩點正準備坐下打紀錄時,遠處傳來學姊呼叫的聲音:「某某病人吐了而且正在發燒,大哥你先把他推到治療室,(麗屏)妳先打電話給醫生回報病人的狀況。」學姊們便開始手忙腳亂的完成一系列處置,但病人生理情況不穩定,確定要轉科治療。接著聽到如連珠炮般的話語:「妳在忙什麼,怎麼還沒抽血,病人都要轉床了!」、「妳要去學習,不是丟給小夜班,妳跟妳學姊帶病人下去!」……終於在慌亂中完成當天最後一件任務之後,身體頓時放鬆下來,但卻伴隨滿溢而出的挫折感。

走到樓梯口時,臨床教學學姊問了一句:「妳還好嗎?」情緒再已無法以堅強掩蓋,就這樣,學姊陪著我坐在電梯前的椅子上,默默待了一小時。

臨床教學學姊陪我哭,聽我慢慢說著自己對臨床變化球處理能力的不足,而她還聽出來,原來我內心擔憂著家人的身體狀況不佳,才會一整天心神不寧。感謝學姊的鼓勵與陪伴,讓我重新認識自己並更確定成為精神科護理師的選擇。當天的陪伴與鼓勵,成為我銘記於心、願意在護理繼續走下去的動力。

陽光的存在

其實面對臨床的挑戰與考驗,對於新人來說,都是未知的緊張與壓力,因此內心的小劇場會出現一種聲音:「我這次準備好了,不用害怕,加油!」但也有另一種聲音:「還是就算了?不差這一次啦!」讓我堅持下去的聲音到底是哪一種呢?雖然有時候做的好與不好之間,都會遭受別人言語上的指教,我有時感到受挫、無奈且百思不得其解,又或是生氣但卻敢怒不敢言,甚至有些時候處於迷航的狀態。但如果有一位願意開導與分享的人出現,有如為我們點亮前方漆黑的路,讓自己找到堅持下去的理由,就如同臨床教師對我的付出至今仍深深影響我,讓我的精神科護理生涯,可以順利開花與結果。

最後也希望自己在新人時期遇上的挫折小插曲,能給新進護理同伴們心靈支持;不要害怕,我們結伴行於護理的道路上,相信你/妳也會走過新人的壓力,進而成為他人的撫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