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被需要的幸福【志為護理第二十卷二期 - 白衣日誌】

文/王思芸 臺中慈濟醫院9B 病房護理師

在病房工作的我,每天面對形形色色的病人,需要快速與病人建立良好的治療性人際關係,才能順利的完成護理治療活動;秉持著視病猶親的原則,不自覺投入了愛跟關懷,愛自然就在護病間流淌。

臨床工作接觸非常多頭頸癌患者,在我看來雖然只是常規的治療過程,但這段經歷卻是病人生命的轉折點;我們從病人一開始癌症分期的全身檢查,到後續的手術或是電療合併放射線治療等療程,陪伴病人走過疾病的否認期、憤恨期、抑鬱期、妥協期及接受期等心理變化;護理人員雖然無法改變什麼,但給予的陪伴及關心卻是無價。

記得剛到職時,第一次照顧到口腔癌術後從加護病房轉出的病人,身上引流管及導管多達九條,還有我不太熟悉照護方式的氣切管,雖然我重新翻閱過課本及相關資料,也預習了護理技術,但不管是抽痰技術、傷口換藥等都不甚熟練,動作緩慢,有時還會笨手笨腳弄痛病人。這位病人主要由太太照顧,她本身是經驗很豐富的照服員,看出我的經驗不足,不但不會嫌棄或催促我,反而主動跟我分享經驗,安撫我不要太過緊張。病人也對我說:「就算你技術不是最好的,我也願意給你照顧,因為妳最有我的緣,像是女兒在照顧我這個老爸!」甚至還將兒子找來醫院,想看看能不能順便跟我相親呢!這是我第一次真實的感受到護病間的友愛,我有機會陪伴他熬過人生轉折點的奇妙緣分。

還有一位下咽癌患者,因為腫瘤壓迫氣管所以一入院就先接受氣切手術,我對他的第一印象是虛弱又髒亂,床上沾滿痰液,衣服上很多污漬又滿臉鬍渣。心中想著是,這個病人每天躺在床上也不試著學習照顧自己,只等著護理人員抽空幫他泡奶灌食,若沒人協助好像也不會餓,不與人溝通,感覺毫無求生意志。

我一開始嘗試與他溝通時,完全得不到回應,只看到一雙空洞的眼神。但我不氣餒,每天監督及協助他收拾床舖及換衣服,就像帶孩子一樣每個步驟慢慢引導,帶著他重新學習自我照顧。

因為他似乎不會寫字,但我仍準備紙板給他,希望他可以畫出他的需求或是內心感受,不要把話都憋在心裡。後來有一天我上班時,病人立刻拿出紙板開始畫圖,雖然我最終也沒猜出他到底畫了什麼!但那個長得很像蘋果的圓形圖案卻烙印在我腦中,原來我的關心跟幫助他都有感受到。看到病人的改變跟進步,對我來說是最大的鼓勵。他在經歷罹癌打擊時,因為沒有親友陪伴而陷入黑暗無法自拔,而我願意為他點起一盞燈,雖無法照亮他的世界,但可以讓他看見眼前的路,陪著他披荊斬棘走下去。

踏入臨床工作多年,繁忙的業務或多或少消耗了我對於護理的熱忱,但在繁忙之餘,多留心觀察病人的需求,給予衛教或關心,病人可以感受到溫暖,也可以在我被疲倦壓垮時反過來扶我一把,讓我能心中充滿愛繼續在臨床走下去。

每當病人回診時特地來病房探班,或是送茶點來慰勞我們時,我真的很慶幸自己選擇這份工作,可以看到曾經照顧的病人快樂健康的活著,可以有機會照顧別人,感受被需要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