腎病衛教室的查某孫【志為護理第二十卷二期 - 愛在護病間】

文/李慧瑩 臺中慈濟醫院社區護理組護理師

忙碌的清晨,每天例行工作就是在上診前先看過當日需要衛教的病人腎功能檢驗報告。我總是習慣提前來到工作崗位,先看過檢驗報告,當病人來到衛教室時可以給予完善的衛教內容。

任職腎臟病照護衛教師已經邁向第8 個年頭,主要的工作內容為腎臟病日常照護衛教,執行全民健康保險末期腎臟病前期(Pre-ESRD)之病人照護與衛教計畫。已經習慣用很有活力的方式跟進來腎臟病衛教室的每一位病人及家屬打招呼,他們總是說:「我都還沒說我是誰,妳怎麼會知道我是誰?」我回應:「因為我記得你啊。」他們總是感到驚喜開心,因為有被重視的感覺。對我而言,衛教內容不只在於腎臟病保健知識,有時候心理的支持也是重要的,希望來到腎臟病衛教室可以讓他們的心感到溫暖。

有一對熟悉的老夫婦,阿公接受腎臟病衛教的資歷比我還「資深」,記得我剛到腎臟病衛教室工作時,阿公和太太一同前來,阿嬤一看到我就說:「妳長得跟我查某孫好像喔!跟妳說話就像在跟我孫女講話,很有親切感。」從此之後,每三個月的定期回診當日,就會聽到阿公阿嬤用充滿活力又親切的聲音說:「溫擱來找溫查某孫。(我們又來找孫女了)」這時同事就會說:「慧瑩,你阿公阿嬤來找妳囉!」

一晃眼8 年過去了,阿公的腎臟功能雖然盡可能保持,還是不免隨著時間退化,這一年來的腎臟功能已是第5 期,也就是腎臟病的末期。這一天阿公由真正的孫女陪同來回診,我說:「阿公,你腰子功能現在在慢性腎臟病第五期……」我起了話頭要說明血液透析及腹膜透析的優缺點,但阿公一聽就回我:「麥啦,我年歲那麼大了,沒想要洗腰子啦。」阿公的回答,也代表了大多數病人給我的反應。

每次要講到洗腎的話題,不只病人心理壓力很大,衛教師更承受巨大壓力,病人憤怒、抱怨、失望、哭泣、自我放棄等這些情緒反應,都曾在衛教室出現過,所以為了避免以上狀況發生,在切入這個對他們而言的禁忌話題前,要找到適當時機。

為了讓鄉親更方便了解,臺語的「洗腰子」是指血液透析,「洗肚子」是指腹膜透析。

我對阿公說:「剛好您孫女有陪您來,先了解一下啊。不是現在要做決定。」孫女也在旁幫腔:「阿公,我陪你聽看看。」阿公才鬆口說:「好啦!好啦! 不過我還是不洗腰子喔!不可以捉我去洗喔。」接著我用圖片介紹血液透析及腹膜透析的優點、缺點及差異性,讓阿公及孫女觀看腹膜透析操作的影片。

確定他們已全面接受了相關知識後,我請問阿公的想法,阿公說:「聽妳講完,我感覺沒有那麼恐怖啊,有啦,我有清楚了。」阿公轉頭對孫女說:「我想要選『洗肚子』,在家裡自己換透析液比較方便!不用一直跑醫院。」孫女一聽連聲答應,承諾阿公再來就會約醫師討論安排時間。

離開腎臟病衛教室時,阿公不忘跟我說:「查某孫,謝謝!再見。」

幸好我這個在醫院的假孫女和阿公的真孫女,連手成功讓阿公願意進行透析!過了一道關卡。

希望所有的慢性腎臟病友可以在我們的建議與指導下長長久久的與腎和平共處,真的變成第5 期時,也能選擇適合的透析模式,進而提前準備透析管路建立,避免緊急插管洗腎,平安順利進入透析階段,還是可以常保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