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理是不平凡的旅程【志為護理第二十卷二期 - 男丁手記】

文/李東錳 臺中慈濟醫院第一加護病房護理師

國中時,打掃保健室,算是第一次接觸到關於護理這件事。國中畢業那年,憑著一股莫名的懵懂憧憬,打開了護理的大門,專三開始護理實習的艱辛旅程,學習照護病人的過程中好像找到那種幫助人的成就感,成為我能往護理繼續走下去的動力。後來奶奶因為手術病危住進加護病房,那是我第一次走進那個對我而言有如兵荒馬亂的戰場,滿滿的擔心之餘,卻又有一種小小的悸動在心中;看著專業的護理人員有條不紊的處理奶奶的各種緊急狀況,我在內心暗暗期許自己,就要成為這樣優秀的護理人員。

服完兵役後,面對琳琅滿目的工作單位,我選擇了外科加護病房,一個聽名字就覺得很厲害的單位,伴隨而來的也是各種緊急危急的挑戰。

新人時期好幾次覺得自己快要熬不過去,卻又不甘心就這樣放棄。記得第一次接新病人的時候,凌亂散布的儀器導線、瑣碎繁雜的醫囑、高低起伏的生命徵象,這些都像排山倒海而來的挑戰,可是當自己一步一步完成,內心充滿的是無法言喻的成就感和自我肯定。從最初的生疏遲鈍到駕輕就熟,就這樣一路跌跌撞撞的撐過新人期。

我慢慢開始喜歡外科加護病房這個充滿挑戰的工作環境,各種嚴重的疾病、不穩的病況,誇張一點的形容,每天上班都像一場硝煙四起的戰爭,跟著一群可靠的夥伴一起面對,壓力雖然很大,但成就感卻更大。從前有位老師告訴我:「護理是一份辛苦的工作,可是你從中獲得的成就感是其他工作無法比擬的。」

有時候病人開玩笑說看到我身體就好一半,有的時候病人突然關心問候著:「吃飯了沒?」、「上班辛苦了!」放了假回來,病人會說「好久不見」,更多時候只是病人或家屬一句簡單的謝謝、一個感激的眼神,突然就覺得這些日子的辛苦很值得,自己何德何能被這樣放在心上,這分感動會陪著我在護理這條路上走很久很久。

看著病人從生命垂危被送進來加護病房,到醫療團隊開始介入之後,能夠恢復到轉至普通病房,其中的感動真的很難用言語表達。

我喜歡幫助別人的感覺,尤其是看到他們因為我們的幫助而展露笑顏的時候。

加護病房的病人多數都有氣管內管,導致他們無法用言語表達需求,只能由護理人員一一詢問可能的不適,而那些不適往往是我們認為稀鬆平常的小事,例如:口乾舌燥、大小便需要更換尿布、尿管、睡姿不舒服等等,一個健康的人很難想像,但是當你躺在床上無法言語,雙手因為治療的需求被約束無法動彈,這些看起來微不足道的生理需求頓時會被放大好幾倍,但在我們的照護上可能只是多花一點時間,多一點細心留意,就能讓他們感到舒服,緩解他們住院時的不好感受,就算是最基本的翻身、拍背,只要看到病人的不舒服得到改善,我就是會有心靈富足的感覺。

從前讀書時覺得「視病猶親」就是一句口號,可是當真的走進臨床,真正開始接觸病人,從他們的表情、主訴,或多或少我們都能體會他們的不適感,如果今天是我們的家人躺在病床上,一定會想為家人做更多事,也一定會有人這麼用心照顧我們的家人;這時我好像可以理解「視病猶親」的境界不再那麼遙不可及;將心比心,也能深刻感受到加護病房病人說不出口的感謝。

「世事無常」是我在臨床上的深刻體會,可能昨天還談笑風生、上一秒還言笑晏晏,下一刻就發生意外,或是病情就發生變化,這是身為醫療人員最無力的日常。我想很多年後,我都會記得那天大夜班,那是我踏進臨床後送走的第一位病人,放不開手的家屬在床畔邊聲嘶力竭地呼喊,一遍又一遍,可是終究喚不回她的摯愛,那是我第一次「看見」什麼是無能為力。

幸好,護理賦予我們助人的能力,我們還能為往生者執行遺體護理,撤除身上的各種管路,簡單的擦澡,換穿生前喜愛的衣物,讓往生者較體面的出院。從家屬由衷的道謝中,我意會到,護理是多麼偉大的一件工作,我們不能復活生命,但我們能陪著家屬和他們的摯愛告別。

護理是什麼?是一份工作,是一種生活體驗,也是一場不平凡的旅程,照顧過的病人都像是一個短期教師,用他們的生命幫我上了一課,他們短暫的來去匆匆,卻和我分享了他們漫長歲月中的人生經歷。臨床上我們能和形形色色各種人互動,他們來自不同的生活背景、生長環境,但他們都同樣需要我們,我們能提供他們專業的照護,這也是護理的另類魅力。雖然臨床上有各種不合理的事情、雖然有來自四面八方的工作壓力、雖然常常會有無能為力的時刻,但我喜歡護理,因為這不僅僅是一份單純的工作,而是一份偉大的職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