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找到答案才能長久【志為護理第十九卷五期 - 白衣日誌】

文、圖/孔繁郡 花蓮慈濟醫院合心八樓病房副護理長

若要用一句話來呈現從國三畢業填下志願到現在的縮影,我想「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是最好的註解了。「護理」是以前從沒考慮過的方向,甚至對護理師也沒有具體的形象,國三那年填志願時,只想著只要不讀高中就好,抱著試一試也不壞的想法,就選擇了當時花蓮慈濟技術學院的護理科就讀,意外地安然度過第一年,沒喜歡、但也不討厭,直到二下經由班上同學的邀約,參加了「愛在原鄉」社團,跟著社團去到玉里、臺東的部落作衛教、帶活動,與衛生所合作辦整合式篩檢,那是我真正第一次感受到護理具體的形象,做為護理師的角色所能做的事,了解護理不是在診所、也不是在醫院而已,而是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有所連結,當時的震撼跟體現為我的護理打下第一座基石。

升上三年級,開始實習生活直到五年級的全年實習,想起當時在大林慈院重症實習時,很緊張也很害怕自己會做不好,尤其帶自己的學姊是單位的資深學姊,更加深了自己的緊張,但學姊從不因為我是學生而對我的指導有所怠慢,不管操作技術或是儀器,總是循序漸進的指導,寧可延遲自己下班的時間,也會與我討論病人、讓我更了解,更以引導的方式讓我去發現問題、尋找答案,而不是直接跟我說答案,她總是說:「直接跟妳說就沒意義了,自己找到的答案才能記得長長久久,學習的過程開心更重要。」這句話,在往後的實習,甚至到進入職場,帶給我的影響非常深遠。

二技畢業後,正式進入職場開始洪水式的大量學習,真正體會到以前學校僅是基礎,真正的學習場是在醫院工作,例如:如何與團隊合作溝通、了解科別疾病跟照護方式、病人急救的處理等,漸漸地,自己也從新人慢慢的往學姊角色邁進。工作的第三年,再次思考自己除了神經內外科的照護專長外,有沒有什麼次專長是能再去學習的,因為這樣的契機,接觸了安寧緩和護理、也完成了相關受訓課程,為自己的工作專長增加了一項新領域。

因為學習了安寧緩和護理,之後在工作中也將安寧緩和護理相關資訊與臨床實務做連結,曾經有一位腦部大片腦中風的爺爺、因為年紀大加上中風,入院時也有肺部感染的問題,一入院,醫師就跟家屬提到爺爺的病情不樂觀,如果病程快可能很快走,但因為觀察到爺爺的呼吸非常喘,家屬在旁陪伴時也常常看著爺爺落淚,想到學習的安寧緩和課程中有提到緩解呼吸喘的方法,便與專科護理師及主治醫師討論是否能採用安寧緩和的方式緩解症狀,醫療科評估後也會診了家醫科安寧緩和團隊共同評估及照護,後來爺爺的病況轉壞、意識彌留時,引導家屬面對臨終哀傷以及如何接續後續的處理。這樣的經驗累積,在後來做為臨床導師指導新進同仁時,除了經驗分享,當新進同仁面對病人死亡的錯愕、家屬的哀傷無所適從、不知道該如何幫忙時,可以引導同仁慢慢去面對及學習如何處理。

這麼多年來,我深深覺得發現問題及具備處理問題的能力相當重要,甚至到現在擔任副護理長的角色,對於臨床危機處理、單位護理品質指標監控等,我勉勵自己必須不斷提升自己的眼界、看事情的角度,處理能力也必須一天天累積,藉由不同的經驗使自己成長,護理之路、人生之路何其長?怎麼走?如何走?所帶來的變化及收穫更是無法衡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