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醫療志工的溫情照護【志為護理第十九卷四期 - 志工伴我行】

文、圖/楊鵑瑜 大林慈濟醫院10B 病房副護理長

志工會推著特別設計的「歡喜列車」到各病房膚慰癌症病人。

「鵑瑜阿長,懿德餐會要到了,單位的孩子們有要想吃什麼嗎?」、「媽媽,吃什麼都好,吃飽就好,有幾位同仁在節食,媽媽們不用準備太多……」懿德會日子快到了,我總會看到通訊群組上,媽媽們你一句、我一句的熱烈討論著,為了懿德餐會,媽媽們要分工完成那些食物,問到我時,為了不要讓媽媽們辛苦,總是回覆不用準備太多,同仁有吃就好。但是,一旦懿德餐會日子一到,準點中午11 點半時間一到,隨即看到懿德媽媽們兩大車三層拉車,上面擺滿一盤盤蔬食佳餚,「媽媽,準備太多了!」媽媽們拍拍我的肩膀說,「沒關係,難得一個月一次,你們工作又那麼辛苦,吃飽吃好比較重要!」媽媽們總是擔心,深怕同仁吃不飽,準備的素食佳餚總是一大盤,就怕同仁瘦了、餓了、少吃了,把期待一個月的蔬食愛心,在每個月的懿德餐會展露無遺,讓護理同仁在臨床工作之餘,感受到懿德媽媽的幸福心。而看到媽媽們的用心,馬上安排同仁輪流進來吃飯,甚至把這樣的幸福共享給隔壁病房的護理同仁,看著大家吃得這麼幸福、開心,即使臨床工作繁複,但也覺得踏實許多。

而除了照顧我們同仁,這些媽媽、爸爸們也是關懷病人的好幫手。

「唉,醫師跟我說這次的化療沒有效?我都已經努力這麼久了……」陳大哥眼神放空的這樣說著,剛剛被醫師告知癌症治療無效的壞消息,心情很是失落。沒有家屬陪伴的他,以往總是和隔壁病友及醫護團隊相處熱絡,頓時情緒陷入憂谷,不想和任何人互動,照顧他的護理師認為需要有人去陪陳大哥,紓解他憂鬱的情緒,但自身臨床工作忙碌,分身乏術,第一時間看到癌關志工(癌症關懷小組志工的簡稱)在病房中穿梭的身影,便開口提起:「師伯,可以幫我一個忙嗎?我有一個病人需要你。」癌關志工炯炯有神的回答:「好啊!哪位病人?我馬上過去!」

護理師向師伯說明了陳大哥的情況,告知病房、床號,隨後師伯便進去找陳大哥。一個小時過後,護理師手上的工作告一段落,去探視陳大哥,看到他滿臉笑容,與師伯談笑風生的互動。「咦,陳大哥,你們在說什麼,這麼開心?」陳大哥回她:「這是men’s talk(男人之間的對話),妳不懂,呵呵。」雖然沒問出兩人在聊什麼,但護理師放心了,感謝有志工師伯,用神奇的魔力讓她的病人揮去壞消息的陰霾,從愁眉苦臉展開了笑顏。

一個月後,陳大哥再次住院接受化學治療,「護理師好!我又來住院治療了!咦?怎麼沒有看到志工老朋友呢?」陳大哥口中念念有詞,眼神不斷掃視病房每個地方,就是找不到志工身影。護理師看出陳大哥的心思,「來,陳大哥,這是病房的門禁密碼,我們的志工師姑、師伯因為疫情關係,暫時不能來醫院服務大家了!」「哎呀,這樣我化療就沒有人可以跟我講古了……」護理師心想,對啊,因為疫情醫療機構進行嚴格人員管控,廣大的醫療志工服務體系也隨之暫停運作,在大林慈濟醫院的每位家人,日常習慣了師姑、師伯們在左右互動的生活足跡,因為疫情而突然被抽離,大家都好不習慣!

在10B 病房的一天午後,白班護理師討論起前些日子轉床到安寧病房的老病人,不知道過得好不好,以前都是癌關志工幫大家從安寧病房帶回來病人的音訊,現在沒有志工,一群人想想,沒關係!年輕人有的是行動力,下班後到安寧病房探望10B 的老朋友,一起幫病人、家屬加油打氣!在我眼中,心想雖然疫情限制慈濟志工想服務生病甘苦之人的心,但長久下來,大愛精神在一群慈濟志工步步耕耘下,日積月累,已經深耕在大林慈濟醫院每一位同仁的心中,並學會主動對生病甘苦的病人、家屬提供最具有溫度、真切的關懷。

每一位選擇在腫瘤科病房工作的護理人員都是值得尊敬的,因為她們每日的作業常規除了要處理高風險性的化療業務,同時要兼顧病人的身心靈,而每一位癌症病人在接受治療的抗癌歷程都很辛苦,我們必須提供最用心的照護。幸好有一群默默付出的醫療志工,為這制式化的醫療環境提供了充滿溫度的照護關係。

腫瘤科病房的運作是很快速的,人與人之間的交集很短暫,很快的又沉浸在自己的照護世界中,有時會因為不懂對方表達的用意而產生摩擦,不管是醫護人員、病人或家屬皆是如此,然而,所幸我們有一群專業的醫療志工,理解人們的情緒使然,了解我們的需求,陪伴每一位同仁成長,無私的關懷10B 這個大家庭,使我們能提供具有溫度的照護,最後要向專屬10B 的志工說聲「感恩,有您真好。」

楊鵑瑜副護理長(左二)感謝照顧單位所有同仁的懿德爸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