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艱辛漫長的防疫路【志為護理第十九卷四期 - 白袍 vs. 白衣】

文/賴俊良 大林慈濟醫院副院長

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 嚴重肆虐全球,至六月底,已有兩百二十多個國家地區出現確診病例,確診人數破千萬例,超過50 萬人因此喪生。根據中國古代疫病流行年表顯示,從古至今幾乎歷年都有大疫,在臺灣無論是法定傳染病或流感,甚至在面對這次的COVID-19,都能有效控制疫情,這些都是因為政府、醫療團隊的努力,以完備的防疫措施讓世界有目共睹,更重要的是全民同心協力與配合,讓臺灣的防疫更加穩固。

除了法定傳染病外,其實肺結核才是令人戒慎恐懼的無形殺手,早期醫療對於傳染病僅限於療養照護,相對上也增加醫護被傳染程度上的風險。約1948 至1950 年,一群實習的護理學生,剛進入醫院時,結核菌數測驗都相當乾淨,完全沒有被感染的跡象,等到實習一年之後,這群護生再做一次結核菌數測驗時,有九成的人已被感染。當然,這與當年的肺結核盛行率有著相對關係,但也反應出護理同仁對病人直接照護、身體評估等,有相當密切的接觸。

即使現代醫療進步,衛生觀念的普及,仍避免不了新型疾病所帶來的威脅,如同此次在武漢爆發的不明肺炎,是一種新型冠狀病毒,不屬於已知的感染型病毒,世界衛生組織將其正式命名為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由於驚人的傳播速度與病毒的特性仍無法完全掌握,COVID-19 爆發迅速蔓延至全球,而肩負使命的醫護人員,更冒著可能被感染的風險,以自己的生命守護生命。

對一般人來說,疫情升溫或許只是抽象的概念,然而,對醫護人員而言,隨著確診人數增加,相對的卻是實質的工作負荷量,嚴密而麻煩的防疫措施更是十分累人。全副武裝的防護包得密不透風,長時間之下不僅汗流浹背,同時又得避免穿脫隔離衣而減少喝水,若是負責照顧呼吸衰竭又插管的病人時,這時護理同仁除了要安撫患者情緒之外,還要協助抽痰、翻身、身體清潔、監測數據等,當忙完後已精疲力盡,卻在下班時還得與家人隔離,防疫第一線同仁承受巨大的身心理壓力,不是一般人能夠體會,這需要自我調適及同儕之間相互鼓勵,這條艱辛又漫長的路才能堅持走下去。

面對嚴峻的疫情衝擊,一開始還無法預知它的走向,所以仍未造成大恐慌,但慢慢媒體大肆報導全球的感染、確診、死亡等人數後,人人心理恐慌更甚病毒。防疫如同作戰,每一刻都鬆懈不得,更重要的是如何讓醫院變成堅固的碉堡,保護每一位工作同仁的安全。在疫情爆發時,臺灣接收境外移入個案,我們便很快地啟動管制,以等同於空氣傳染防疫的規格,包括殺菌消毒、洗手、防護衣等,針對入院者一律都要經過篩檢、體溫量測,且採用病人分流方式,有危險的、沒有危險的,這些風險都讓同仁知道,大家自然就能安心守在工作崗位上。

有些患者像隱藏式地雷,不知道自己已受到感染,因此進而爆發院內感染;然而,站在第一線的醫護同仁必定是首當其衝,所以我們務必確保足夠的防護物資給同仁使用,這些標準的防護包括外科口罩、面罩、髮帽、隔離衣等,同時在每天院內的防疫會議中,確實盤點這些物資數量,甚至有些護理人員臉型比較小,也有相對應的適合尺寸供應,讓每位同仁都能受到最安全的保護。

除了第一線的同仁,醫院也發給全院同仁每個人一瓶消毒洗手液,隨時可以加強手部消毒,而針對院內各會議室的桌子、單位的門把、口罩吊掛的部分,也強力執行環境清潔,在清潔人員的教育訓練、管理訓練,亦實際現場勘察,以確保整個環境清潔是確實落實的。

家人陪伴住院是臺灣的民情,親戚朋友探病更是頻繁,但在疫情仍屬渾沌未明的時候,保持距離是最好的防疫策略。大林慈院為最早配合健保局的訪客預約系統,藉由資訊處同仁所研發的「網路預約探病系統」,讓民眾可隨時隨地利用手機進入登錄系統申請,並一併填寫旅遊及接觸史,使住院病人可以降低住院接觸傳染的機會,避免疫情擴大。

防疫滴水不漏!為強化院內防護,院內在疫情期間啟動「掃雷動作」與防疫演練,除了病房由胸腔科醫師分派至各樓層責任區,每天查看與詢問,哪些患者有發燒、是否已做X光、檢驗資料、病程資料等,在防疫演練部分,則親自帶領大家實際走一次動線,並再三確認防護及照護上有沒有做到細節,包括動線如何走、清潔應該如何清理才不會受到污染,同時嚴格把關入口處的篩檢機制。

這段疫情期間,護理同仁是承擔這次疫情最重要關鍵,大家站在最前線用心照顧病人,冒著生命危險為防疫任務努力。而隨著時代進步,醫師與護理師已不同於昔日的主從關係,之間不同專業的合作,相互成長,為整個醫療團隊運作順利與否之重要元素,醫護絕佳的合作默契及良好的溝通模式將有助於病人照護。

有人形容醫護如同父母的角色,醫師象徵父親的權威感,而護理師則像和藹的母親,從與病人接觸的角度來看,醫師的診療的工作是點的接觸,每天只有特定的時間點才會去看病人,而護理師的工作是線的接觸,將醫師每次查房探視病人之後所開的醫囑加以執行並串連起來,提供病人連續性的照護,更對每位病人真誠關心與用心,並成為他們身心最堅強的支持者,使病人重燃對生命的盼望,這種護理的熱情與付出令人動容。

攝影/張菊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