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走過十年的爸爸媽媽【志為護理第十九卷三期 - 志工伴我行】

文、圖/高珮淨 慈濟大學護理學系四年級

懿德媽媽們每次到醫院做志工和我們的小小約會,左為高珮淨同學。

嘿!你能想像嗎?在這個世界上,有一群人,他們扮演的角色是「爸爸媽媽」,但他們陪伴的不是他們的親生孩子,而是每一個在慈濟校園的學生。這群「爸爸媽媽」每個月自掏腰包,從外縣市搭著火車來到慈大、慈中,就為了陪我們聊聊天、吃東西,關心我們在學校過得好不好。

在我的求學過程中,每一個學期都少不了慈懿爸媽的陪伴。「孩子,好久不見!」從國中開始,這句話就一直伴隨著我長大,每個月都在期待那一個下午的約會。但其實在最一開始的時候,我並不那麼喜歡慈懿爸媽。也許是因為家就住在花蓮,對於每個週末都可以回家的我來說,「多了一群爸爸媽媽」的感覺除了奇怪,似乎就沒有其他的意義。除此之外,我也因為當時的叛逆,總認為這些慈懿爸媽簡直就是老天爺派來的唐僧,要來收服我這隻孫悟空,只要他們一開口,我感覺我的頭就煩得炸裂,那些關心來到我面前全都化為嘮叨。但隨著自己的年紀增長,慈懿爸媽的陪伴不斷,漸漸發現這群「爸爸媽媽」對我們的好。我們說什麼好吃、好奇隔壁班吃什麼……,慈懿爸媽就會在下一次的慈懿會變出來,從第一次的慈懿會,到最後一次,都沒有讓我們餓到。

上了大學,本以為長大了應該就不會有慈懿爸媽的關心,卻沒想到這些關心只增不減。大學的慈懿爸媽就像朋友一樣,關心著我們的日常,同時也給予我們適當的發揮空間、傾聽,並和我們溝通。記得有一次我們這群鬼靈精怪的小孩跟慈懿爸媽提議要把一直以來的慈懿會「便當」改成「自助餐」,原以為一定會被拒絕,沒想到慈懿爸媽卻答應了,還提供了一些小建議,讓我們進行了一次不一樣的慈懿會。還有一回的慈懿日,我們說著要去班遊,可惜天公不作美,下了一場傾盆大雨,我們在佛堂玩起桌遊,慈懿爸媽們第一次接觸桌遊,玩得比我們認真,就怕讓我們玩得不夠盡興,每一件事都在為我們著想。

除了在學校的慈誠爸爸和懿德媽媽外,我們還有一群海外的「爸爸媽媽」。記得我大二那年參與了「人醫菲揚」海外志工營隊,我們是去當志工的,卻又像是回家一樣。每天跟著師姑師伯們一起到各地訪視,在路程中,師姑師伯們總是會給我們準備各式各樣的點心,晚上訪視結束也會帶著我們一群孩子去吃大餐,一面吃著美食、一面和師姑師伯分享當天的所見所聞。師姑師伯每天都會關心我們的學習狀況和精神狀態,希望在有限的時間裡讓我們收穫最多,卻又怕我們太累,就像爸爸媽媽們關心孩子一樣。

國中、高中、大學,有慈懿爸媽陪伴的這十年一眨眼就要過了,一路上慈懿爸媽陪著我長大,經歷了每一個重要的時刻,新訓、加冠、出國、實習……。在即將畢業的這一刻,我想對這群「爸爸媽媽們」說一聲:「謝謝你們。」謝謝你們一直以來的用心陪伴,不求回報的關心和支持,讓我們感受到滿滿的溫暖,即使未來畢業離開校園,您們也永遠是我最愛的慈懿爸媽。

第一天到達菲律賓保和島,當地師姑師伯熱烈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