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理師甘願付出 令人敬重【志為護理第十九卷三期 - 白袍 vs. 白衣】

文/王顓銓 花蓮慈濟醫院內科總醫師

自從開始擔任實習醫師以來,已五個寒暑,從醫生涯中接觸最多的,除了一同奮鬥的同學夥伴之外,護理師是我們一天二十四小時的後盾。

我們醫療端專注病情的變化,通常都只有關注病人自己(或家屬看護)的訴說與親自診察病人的那一片刻,但護理同仁二十四小時不停歇的照護,卻能給我們更多的資訊,有時病人的病況有日夜的變化,像是譫妄的病人,白天看到的時候都好好的,但家屬的描述卻不是這個樣子,這時,就只能靠著夜班同仁的精準描述來協助判斷病況;也曾遇過臥床肺炎患者的病情總是忽好忽壞,卻又不像是使用的藥物無效,但靠著細心護理師的發現-原來是病家輪班照顧,遇比較不熟悉、比較不常幫病患拍痰,病人的肺炎就因痰液積蓄而使藥物事倍功半,輪到照顧比較勤勞,翻身拍痰絕不馬虎的家屬,病人的病況就如預期般慢慢改善。病人的病情改善,不僅僅是所開立的醫囑,家屬與護理師的配合落實也是十分重要。對於血糖不穩定的病患,除了由醫療端要求的定期血糖監測、開立降血糖藥物與施打胰島素之外,也需要靠糖尿病衛教師、營養師與最重要的 - 護理師不厭其煩的衛教,告訴病人要如何挑選適當的食物、定期用藥與操作血糖機和胰島素筆針,血糖低時提醒他們要補充糖分,血糖高時,除提醒醫師之外也不忘提醒病人規律飲食。

遇到病人醫療順從性不佳時,是靠護理師們三番兩次的勸說;遇到病家照護能力不足時,是靠護理師們反反覆覆不厭其煩的教導,平常時,護理師可以提供我們很多疏漏的小細節;值班期間,護理師可以洞燭機先的發現病人最早期的變化,有了這些資深夥伴的協助,即便是我們這些「打滾多年」的醫師都可以對於病人的病況有更好的了解,更何況是新手了。

還記得在還在當實習醫師的時候,因為輪訓課程和值班區域劃分的關係,二六東病房與六西病房這兩個單位是最常接觸到的地方,有時遇到病人對於病情不確定要等待二線學長姊的救援時,能夠耐心的等待我們思索對策,也能夠協助我們安撫病家不安的情緒。而有時因為病人病情較不穩定需要較密集的監測與檢查時,只要簡單的溝通,護理師也願意拖著疲憊的身軀去協助,畢竟一切的初衷都是為了病人,也自然就不會有埋怨。

還記得現在醫院附近的咖啡店以前是一家麵店,老闆的老父親因肺炎入院後身體就一直沒有起色,常常因肺炎又回來報到,也有因緣和二六東的護理夥伴在他離開前一同照顧過他一段時間,之後就只有偶爾看到老闆風雨無阻往醫院送餐的身影,而在近年,有幸在老闆要轉換跑道前最後幫護理站送餐時偷聽到,老闆對於當初護理站盡心照顧老父親的辛勞還是十分感激,正如同上人的靜思語「甘願付出不求回報,再多困難誠懇克服,自然能夠得人疼、得人敬重。」感謝所有護理師夥伴們的甘願付出不求回報,得人疼愛與敬重。

攝影/洪靜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