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理的大哉教育與新正常年代【志為護理第十九卷三期 - 編者的話】

文/章淑娟

從年初以來因為疫情讓很多活動都取消,幸好資訊科技進步,可以數位教程因應,各個學會研討會紛紛改以線上教學方式舉辦,學校也通知老師們要學習線上教學,我也強迫自己每天要上個一兩堂相關的課程,不然萬一有師生確診封校,就不知如何教學了。

大林慈濟住宿長照機構因家屬無法來探視,因此運用大銀幕讓長者住民可以和家屬視訊互動。很多遊子因交通航班縮減以及疫情嚴峻怕返臺不慎染病傳染給家人,一方面沒有足夠的假因應萬一檢疫隔離14 天;母親節當日,無法親自和母親相聚,運用視訊軟體和母親及家人話家常,這也是拜資通訊科技之賜。

每年五月第二個星期日是慈濟的三節合一──「佛誕日、母親節、全球慈濟日」,每年都會舉辦浴佛典禮,今年因應疫情改為全球同步線上浴佛,大愛臺開啟臺北臨濟護國寺和花蓮靜思精舍共同開播浴佛大典,讓很多人雖未能親臨現場浴佛,透過線上浴佛達到對天懺悔,向地感恩,洗滌心靈汙垢的目的。證嚴上人開示,日常,不是如常,是新的正常,生命本無常,無常就是如常,慈濟人走入人群見證無常,雖不忍但仍須堪忍,我們面對無常,若心生煩惱就無法明是非,因此需要洗滌煩惱離垢穢,浴佛是一個懺悔去除煩惱的機會,在疫情期間,雖難以實體浴佛,但線上浴佛亦是在此疫情時期的方便法門。

這也讓我想到,護理,如菩薩覺有情,走入人群,應用四攝法:布施、愛語、利行、同事;要做好臨床護理工作,也需要四攝法。「布施」,願意貢獻心力提供病人需要的照護,願意努力不懈克服困難持續的協助,但是慈悲要有智慧,布施也是要抱持感恩、尊重和愛,而不是好像施捨,讓受者感到失去尊嚴,因此布施要有智慧,護理人員提供衛教,也要適合病人和家屬所需,才不會提供無用的資訊,增加病人家屬的煩惱心。

「愛語」就是要以理解善柔之語,護理人員在面對病人和家屬因病而心起煩惱,每天給病人鼓勵,讓病家感受到愛。記得學生時期上課曾聽余玉眉教授說,護理人員不要當一個killer,我們對病人的行為不做價值判斷而是要予以尊重,護理人員若口出不敬或不慎傷害病人可能會變成一個殺手,而不是救人。近年也有傳聞新進護理師不堪資深護理師的口語蔑視而離職,護理師流傳為新人殺手學姊,其實是類似的。若不能愛語就會成為殺手,有愛的工作環境才能留任新人。

「利行」就是棄捨自利而利他,這一波疫情到國際護師節5 月12 日當日,臺灣已經是第30 天零本土新增案例,此次COVID-19 疫情有如一個覺醒期,就像電腦當機不得不重新開機,但也展開一個新的局面,新的日常和新的正常,人們展開了防疫新生活;防疫經驗讓人人對戴口罩一事更為重視,防疫概念普遍提升,衛生與健康管理行為更加嚴謹,因此今年腸病毒和流感人數大減。而臺灣除了疫情控制得宜,同時也減少無謂的醫療花費,這正是人人的利他表現,從小地方做起得到的共同成果。

最後是「同事」,站在他人的角度去感受,悲他人的苦,喜他人的樂,正如我們常提醒護理同仁的同理與共感。此外,上人也提醒我們這波疫情是「大哉教育」,人人應重新省思與動物的關係,悲憫動物被殺的苦。SARS 和新冠病毒源自野生動物,是不是一種大反撲?有個小學生的作文寫到人類是地球的病毒,病毒是地球為對抗人類而產生的抗體,真是發人深省。茹素齋戒,是我們每個人可以為這個地球的健康所做的最簡單的事。

這波疫情,全球已超過六百位600 個護理人員因為照護病人感染COVID-19 死亡,英國有超過兩百200 位的醫療工作者,包括醫師、護理師、傳送員和志工死亡,而美國某些州甚至高達20% 的死亡患者為醫護工作人員。數個月來,疫情在全球各地的進展各有不同,臺灣已趨結束,有些國家卻仍快速傳染中。大量病人死亡,多未能接受安寧療護,甚是遺憾,如何在此時選擇要施行心肺復甦術(CPR) 或安寧療護對醫病雙方是一大考驗。國外有部分醫院考量醫療資源不足,擔心醫護人員受感染而未給予感染 COVID-19 的病人施行CPR,導致存活率低,考慮年齡、共病和疾病嚴重程度決定要不要CPR 才是比較適當的(No Evidence for Blanket DNR Orders for US COVID-19 Patients - Medscape - May 26, 2020),每個國家的文化和病人屬性不同,醫療資源不一樣,在不同疫情發展階段情境亦不同,需有不同的考量和抉擇。

經過SARS、COVID-19 疫情洗禮,全臺灣的護理同仁辛苦又幸福了。對新興疾病,我們保持敬畏與學習的態度,這一場大哉教育,讓你我的心理變得更堅強,而對於即將恢復的正常生活,期待又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