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救回來【志為護理第十九卷二期 - 愛在護病間】

文/林怡君 臺中慈濟醫院9A 病房護理師

「三妹阿嬤的兒子親手寫了封感謝信,也做包子請我們吃,一直反覆說著『真的感謝你們,讓我們有再次一家團聚的機會』……」護理長在晨會時,說著這位病人家屬感謝的舉動;讓我想起了那生死一瞬間的搶救,那時的我是搶救生命團隊的一員,也因此見證這一段振奮人心的奇蹟。

我們9A 病房主要收治神經內科病人。那一天,我與一位較資淺的學妹及護理長一同上班,學妹照顧一位解黑便且血紅素偏低需住院輸血及檢查的阿嬤,當時阿嬤生命徵象穩定,意識清楚,所以我們協助阿嬤輸血後就開始各自忙碌。過一段時間,學妹面色緊張的跑來說:「學姊,妳可以陪我看一下那個阿嬤嗎?她好像怪怪的!」

聽到這句話,我放下手上的治療馬上過去,感覺自己的心跳漏了幾拍,跟著緊張起來,一邊問學妹關於阿嬤的狀況。進病房一看,「這是剛剛跟我談天的阿嬤嗎?」看著昏迷指數瞬間從15 分掉到4 分,舒張壓低到50 到60 毫米汞柱的阿嬤,我趕緊幫她調整姿勢及點滴,詢問看護發生什麼事,並請學妹通知醫師。看護緊張的回應:「剛剛阿嬤起來上廁所,然後就變成這樣,我不知道怎麼了!」專科護理師趕來,跟我一起喊阿嬤並給予刺激,不久阿嬤的意識跟血壓逐漸恢復,讓我們懸著的心放下。接著我們像偵探柯南一樣,不斷找尋讓阿嬤突然意識改變的原因,安排各式檢查、會診神經內科……阿嬤在我們尋找病因的過程中生命徵象仍不穩定,讓我們倍感壓力,擔心不已。

而擔心阿嬤的同時,單位線上工作不能停;住院中心不斷的訂床,急診催著入住的病人需要交班,單位內病人的緊急鈴也不時響起……此時單位leader 學姊迅速分配工作,讓不知所措的資淺學妹趕快進入狀況,阿長也投入協助處理阿嬤的狀況,並指揮著我們下一步該怎麼做,讓手忙腳亂的一群人找到了默契,穩下了軍心之後,線上的狀況就趨近穩定。

阿嬤的長子來了,醫師語重心長的告知阿嬤狀況不理想,仍會持續尋找病因。兒子心疼的表示媽媽年事已高,不想讓她受折磨,所以當下簽署不急救同意書。看著阿嬤昏迷的時間拉長,兒子變得垂頭喪氣,我們不斷給予安慰,並隨時檢視阿嬤的狀況,由衷的希望盡快找出病因。

小夜班交接班時間,阿嬤已昏迷不醒,我們的心情沉重而無奈,接班的學妹因第一次接觸此類病人而心驚膽顫,看著學妹彷彿看到了白班時萬分忙碌、什麼都做了卻無解、無助的我們,所以白班同仁自告奮勇跟阿長決定留守,照顧阿嬤,讓小夜班同仁先完成手上工作。在阿嬤數次測不到血壓的狀況下,醫師與家屬討論後決定放置鼻胃管及尿管,就在放置鼻胃管的同時,鮮血從鼻胃管被引流出來,終於找到原因,是胃出血!

醫師及我們盡快安排治療性檢查,希望幫阿嬤盡快止血,但需先穩定阿嬤的生命徵象才行。在出血導致休克發生的危機前,我們持續在阿嬤身上尋找靜脈管路以維持體內循環,沒想到卻出現更艱難的考驗……

阿嬤鼻胃管鮮血流不停、解出磚紅便、血壓不穩定、四肢逐漸冰涼、下肢若隱若現的大理石斑、留置針不斷的漏針、醫生不斷調整換上的幫浦及藥物……我們分工更換阿嬤的尿布,計算著出血量,備點滴、掛點滴,追血袋備用、掛血袋輸血,加棉被、烤燈保暖以免失溫,漏針了就想辦法再上針,催藥、核藥、給藥,工作間順手為家屬打個氣……將近一個小時過去,阿嬤的狀況不見起色,我們近乎崩潰放棄的邊緣,聽到一聲宏亮的話:「我們一定要把阿嬤救回來!」回頭尋著話語的源頭,是共同作戰的護理長啊!

阿長的一句話把我們疲憊快崩潰的心喊醒,讓我們深呼吸之後繼續奮戰,阿嬤彷彿也聽到了阿長的呼喚,努力用呻吟讓我們知道「我也有努力著!我們一起加油!」終於,終於成功穩定阿嬤的生命徵象,讓她能去執行胃鏡的治療性檢查,成功找到出血點止血,然後送到加護病房觀察,狀況穩定後轉至腸胃科病房,幾天後順利出院與家人團聚。

聽著主治醫師及專科護理師說阿嬤轉至腸胃科病房時,家屬一直很感謝著我們救了阿嬤,並且親手寫封近千字的感謝信,其中我最印象深刻的是「當親眼看著自己母親正與死神拉扯搏鬥時,自己卻只能無助地坐在旁,那樣滿滿的無助,彷彿身處在黑暗之中,但卻因為一句『我們一定要把阿嬤救回來!』讓我在黑暗之中看見了希望!」那天那段回憶及阿長那句話映入眼簾後,猶如跑馬燈般在腦海中不斷重複播放著,讓我深深體會到護病關係建立在我們的專業上,而愛是無形的,建立在家屬及病人對我們的期待及希望中,我們也親力親為的盡所能付出。護理,沒有個人的英雄,只有團隊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