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滿遺願 全家安詳【志為護理第十九卷一期 - 愛在護病間】

文/鄧淯勻 花蓮慈濟醫院安寧居家護理師

三年多前,我還是一位加護病房的護理師,從一個身邊充滿警示聲及急重症病人的單位,轉職到安寧居家,很多人好奇問我,怎麼會轉到如此截然不同的領域?

每次只要回應起這個問題,都會讓我想到當初躺在病床上綁著約束帶、全身插滿維生醫療的一位伯伯。我依稀記得,戴著正壓呼吸面罩的伯伯即將呼吸衰竭,醫師向兒子解釋插管的必要性,但是我看到伯伯皺了眉,忍不住安慰他,並且讓他在插管前和兒子說說話,因為我不知道伯伯有沒有機會再清醒地跟兒子講話。果然,在經過一兩週積極治療後,伯伯還是往生了。我突然覺得在常規的護理工作下,也許有一些事情是可以多替病人做的,雖然可能不會改變結果,但是在生命的過程裡可以少一些遺憾,不論是生者還是亡者,我希望能替他們做到,讓他們感受心裡的平安。

就這樣, 我開始思考自己的護理生涯, 也因為要照顧兩個幼兒, 我轉調到了心蓮病房,且選擇擔任走出病房的安寧居家護理師。為了這個轉換領域的「重大決定」,我還求神問卜,求到上上籤,才安了自己的心。

不過,在踏入這個領域後才發現,要讓病人善終、家人安心,是多麼困難又是多麼需要費心力的一件事。

就在幾個月前,一位肝硬化末期的曾伯伯告訴家人說:「不要讓我去醫院,那裡就像被關起來一樣,我想要在自己的家『走』……」伯伯有六個孩子,主要照顧者三兒子說:「去年媽媽在醫院病房往生,沒想到今年就換爸爸狀況不好,大家都希望能完成爸爸的心願。」就在收案的兩週後,伯伯病況開始急轉直下,出現肝衰竭及肝性腦病變的症狀,意識不清、混亂、黃疸,接著進食量下降, 甚至一直跟家人說自己要到西方極樂世界,要死掉了。近兩週的訪視,三兒子跟三媳婦說家人都同意、也準備好了,只希望伯伯在臨終階段不要痛苦就好。醫師也透過視訊評估伯伯狀況,調整用藥。

但就在伯伯臨終前三天,大媳婦突然表示希望安排伯伯入住安寧病房,因為擔心無法處理突發狀況或病人的臨終狀況,但其他家人擔心會無法完成伯伯在家善終的心願,意見開始分歧,眼看病人狀況急遽變化,家屬們的焦慮跟緊張也逐漸增加,於是我立刻請三兒子連繫其他家屬,在家中召開家庭會議。在會議上,我同理了大媳婦及其他家屬的不捨,和對於在家面對病人臨終的憂慮與無所適從,引導家屬看見曾伯伯的需求,教他們如何柔適陪伴,也提供緊急聯絡電話,並保證若調整用藥後伯伯仍不舒服,可以立刻安排到安寧病房來。家人們在聽完說明後,取得了共識,也知道臨終照護的方向。

說也奇怪,就在開完家庭會議的第二天,曾伯伯跟三媳婦說:「我下午三點要走了,要去佛祖那邊了……」他們就開始幫伯伯沐浴更衣,一邊跟伯伯說:「洗香香,才好去佛祖那喔!」沒想到,伯伯在沐浴後說因為小孩太孝順了,捨不得走,接著出現許多不適及呻吟。這下子,原本做好心理準備好的家人又開始慌了,急忙連絡我。

因為有了居家三年的臨終準備經驗,我知道伯伯已經有臨死覺知跟其他臨終徵象,但面對焦急的家屬,我必須耐心的引導他們在這個階段如何照護,甚至需要頻繁訪視調整用藥、不斷衛教臨終徵象,看著居家公務手機裡家屬傳來的影片,他們陪伴著一度量不到血壓的伯伯走到客廳,看看自己的房子、家人,旁邊鼓勵聲、道愛聲不斷,我知道,他們都準備好了。

就在曾伯伯臨終這天的上午,我帶著病房的宗教師到伯伯床邊,給他安定的力量,宗教師引導家人一起念佛號,這一瞬間,我感覺伯伯床邊的佛像跟家人的念佛聲,讓整個房間都亮了起來。

晚上七點半,人在家裡,但心裡一直掛念著曾伯伯,果然接到了三兒子的電話,伯伯在睡夢中安詳往生,所有家屬都剛好趕回來了。我立刻安頓好孩子,開著公務車來到曾伯伯家,帶著他的孫女及媳婦一起幫伯伯換上了帥氣的西裝,僵硬的臉頰經過按摩慢慢變得柔軟,我在心裡也謝謝伯伯,讓我可以照顧他到最後。

在安寧居家的這三年中,我看到不同於加護病房的生離死別,每個人、每個家庭都有不一樣的故事和發展。現在,我也繼續努力完成我的人生故事,通過安寧緩和護理師甄審及取得安寧緩和護理臨床教師,希望未來能指導對安寧緩和照護有興趣的護理師及其他專業人員,幫助更多的家庭在對面家人離世時,能夠生死兩相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