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發護理光芒【志為護理第十九卷一期 - 男丁手記】

文/陳羿堯 花蓮慈濟醫院合心九樓病房護理師

我畢業於北部一所較不知名的專科學校,為什麼會這麼說呢?因為當我還在護生實習時,很多病人問我讀哪一所學校後的反應都是「喔!那是哪裡?」,甚至被家屬質疑過我這個護生的「品質」,不願意讓我做治療及打針,也因此在心中留下「自己可能不像別人一樣那麼好」的心情。不過經過這幾年下來,與病人及家屬的互動與回饋,慢慢改變了我心中這樣的想法。

在還有基測的年代,當時的我對未來仍是一片茫然,困惑未來要選擇哪一條路,剛好當時一次的意外受傷住進了花蓮慈濟醫院,在住院期間感受到了慈濟護理師對我的耐心照護及關懷,甚至因為知道我的靜脈留置針難打,怕我被打很多針而特地找已經下班的護理人員來替我一針打上,讓當時在醫院看書準備基測的我,突然找到我人生的一個目標,且充滿衝勁,於是踏入了護理,想成為像當時照顧我的護理師一樣,為需要幫助的人散發護理光芒。

五年順利畢業後踏入慈濟醫院當護理師,被分派到骨科復健科(合心九樓)病房,學姊及護理長用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問我:「實習的時候應該也有實習過外科病房吧?屬性應該差不多。」然而我的回覆卻是:「沒有,當時要實習外科時遇到一些問題。」看著他們用驚訝的表情望著我,我才發覺到,這是一件很少見的情況,也代表著,我不像其他新人一樣,我在外科照護方面像一張完全空白的紙,需要有人帶著我,從頭學習。感恩我的臨床教師,運用耐心及細心,讓我穩健的踏上外科的軌道。

在臨床開始獨立時,偶爾會被家屬及病人拒絕治療,還有因為我是男護理師,更遇到許多照護上的瓶頸。像是女性比較隱私部位的傷口換藥或是換尿布,就偶爾會被病人或家屬要求:「可以找其他女生來換嗎?」當時的我只好尋求其他同仁幫忙,不僅增加其他同仁的工作量,也讓我在職場上受到打擊,雖然我知道這是性別差異造成的,但難免在心中反覆想著是不是我不適合護理工作?

工作一段時間後,聽到很多家屬回饋,「男生來外科很好啊,常常要搬病人,有時候病人腿軟也扶得住……」雖然很像得到了肯定,但當下我想的是「我難道就只能做搬病人這一項工作」?於是我開始在做治療被家屬及病人拒絕時,先回覆說:「其他同仁現在比較忙碌,但妳的換藥治療有時間性,是不是我來幫妳換,不過我會注意妳的隱私,幫妳遮蔽身體,請不要擔心。」通常病人就會同意讓我執行,並且在做治療的同時,關懷病人,評估病人整體狀況並提供護理衛教,讓病人知道我是一個專業的護理人員。建立專業形象後,他們就能接受,放心把自己或家人交給我,這也是學校老師及臨床教師教導我的一個小技巧 -- 「你必須花更多心思在病人身上,讓病人相信你。」相信很多男護理師都有聽過病人或家屬回饋「你好細心喔,比女生還要細心耶!」這一類的話。當我開始這樣改變後,病人及家屬真的感受到我的專業,看著他們從原本不信任我的眼神到看到我面帶笑容,讓我知道了男生也是可以做到的,當病人輕輕的一句謝謝、辛苦了,讓我覺得人生充滿了快樂,就像上人的靜思語:「能做,表示身體健康;能付出,表示有愛、有力量。健康、有愛、有能力助人,真正有福氣。」使我想繼續從事護理工作。

我最有印象的照護經驗,是一位白天看起來很開心的病人,但每到晚上卻唉聲嘆氣的皺著眉,關心了解後,才知道他擔憂截肢之後出院的生活不便。經過團隊照護及復健的協助下,病人漸漸的在晚間也能露出笑容,甚至晚上開心的在護理站唱歌給護理人員聽,最後順利出院並回歸工作。感恩主管們的肯定,讓我有機會將這個照護經驗分享出去,且在由佛教慈濟醫療財團法人護理委員專案發展組舉辦「108 年病人與我們的故事 - 全人關懷照護聯合競賽」中得到口頭報告組第三名的肯定。競賽獲得經驗,獲獎得到名聲,但讓我能持續走在護理路上的是病人的鼓勵。

在慈濟醫院工作,慢慢解開了我自己心中的結,不管是否畢業於名校或是性別都沒有關係,真正重要的是要花心思在病人身上,使病人的問題得到改善,以嚴謹的態度、科學的精神面對工作,並為病人設想,讓病人在住院的時候可以得到完善的照顧及良好的護理品質,最後可以順利出院,並回歸原本的生活軌道,是護理的價值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