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診暖男的護理實踐 高立晟 花蓮慈院急診護理師【志為護理第十九卷一期 - 人物誌】

文/林芷儀、洪靜茹

小時候的高立晟,對護理師的印象,無非是在診所裡幫忙掛號、填寫病歷表、打針發藥的人。很有主見的他,長大後為了一圓醫學夢,國中畢業便毅然選擇成為公費生,走上最能接近夢想的護理師之路,一心想著學成後再報考學士後西醫系,未來靠自己的力量當上醫師。沒料到的是,從學生、實習生到急診護理師,浸潤在護理專業中的他慢慢找到自我定位,也看見護理師角色更多元豐富的發展性。當初對白袍的想像,如今轉換成白衣的職涯,在服務與學習中,日日踏實篤定、時時樂觀進取,成就助人利己的護理使命。

高立晟(左)就讀慈濟技術學院五專部,四年級時至韓國首爾大真大學交流。

拐彎學護理 愛上急診團隊

嘉義人高立晟擁有排灣族血統,父母都是基層勞工,自小個性獨立,常協助照顧小一歲的妹妹。愛畫畫的他,在國中時偶然讀到《人體奧祕》醫學雜誌,對精密的人體結構系統深為著迷,萌生了當醫生的夢想,無奈家中經濟狀況無法供應他讀完漫長的醫學院,茫然不知何從時,見到學校公告的慈濟技術學院(後改名慈濟科技大學)五年制護理科原住民專班招生訊息,他心想,護理與醫學似乎相近,為了減少家計重擔,不妨拐個彎,先培養護理專業自立自強,未來再報考學士後西醫,帶職進修走向嚮往的醫學系。學業成績不錯也很有主見的他,幾經與父母討論終於取得共識,之後順利考上原民專班,帶著師長與同學的祝福,獨自來到花蓮念書。

高立晟初始對護理師工作的認識很一般,就是診所裡幫忙掛號和打針的人,但也許正是他和身邊的親友都不認為護理師是專屬女性的工作,沒有刻板印象的包袱,讓五專時期的高立晟,在學習上並未遭遇難以克服的關卡,更能在兼顧學業的前提下,積極參加社團活動,在專三時還擔任學生會會長,喜愛人群、想像力豐富,籌辦起活動一把罩,學生生活過得多采多姿。「不論參加哪種社團,如果有當上幹部,在未來進入職場都非常有幫助,可以學習與不同的人合作,還有溝通的能力。」

專三的暑假應徵打工,高立晟到花蓮慈濟醫學中心當護佐。他被分配到急診工作,不期然竟喜歡上急診團隊搶救生命的團結氛圍,讓他很想成為其中一份子,於是五專一畢業,便以公費護理師的身分,投身花蓮慈濟醫學中心急診部服務。

參加學術研討會,拓展了高立晟的國際護理視野。圖為2018 年6 月於新加坡的ICN 國際護理大會與「Nursing Now」創辦人合影。

擴展實力 國際研討會投稿發表

從事臨床工作一年後,高立晟惦記著待完成的學士後西醫圓夢計畫,為取得學士學歷,他進入慈濟科技大學進修部二年制護理系就讀,晚上上課,下課後立刻回醫院上大夜班,生活全被工作和學業填滿,經常睡眠不足。幸好急診裡五位同事同時去念書,大家一起完成分組報告,疲倦時互相打氣,在同伴的支持下,高立晟順利拿到學士學位。他說:「雖然過程很辛苦,但是完成就解脫了,為了達成目標,這就是一個必經過程,只要撐過就是自己的。」

這四年來,即便忙碌,他很高興自己沒有停下急診工作或放棄學業課程,反而因為臨床經驗和學校知識的融會貫通,他能快速理解教科書述及的專業知識,也會思考如何將最新的學術理論,轉化應用在臨床照護上。對護理工作的持續熱愛與精益求進,也讓他愈發成熟自信。

參與國際研討會投稿發表,又是他給自己的另一層自我挑戰訓練。急診部護理長「陸姊」陸家宜憶及,二○一八年高立晟得知她與數名護理單位主管將於十月前往德國參加第五屆世界災難護理研討會,便主動提出要同行,沒有國際研討會投稿經驗的他,以同年發生的0206 花蓮大地震為主題,一頭栽入撰寫英文報告,而距離截稿時間只剩不到三週!他以在地震災難中看見教育訓練不足的部分,反推整個臺灣的災難護理教育提出反思與建言。地震當天高立晟是大夜班,這是他第一次遇到大量傷患,平時熟悉的診間湧進大批醫護和傷患,真實場面是演習無法比擬的驚悚,透過這次經驗,他更清楚自己在遇到急難救護時應該做些什麼!高立晟感恩在陸姊、周英芳護理長、賴佩芳醫師等眾多貴人相助指導下,順利完成投稿,並首度隨慈濟醫療團隊赴海外發表。這個成功經驗讓他勇於嘗試,接連參與二○一九年ICN 國際護理大會的投稿,同年六月在新加坡進行發表,十月再前往南非參加第三十六屆國際醫療品質協會(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Quality in Health Care, ISQua) 的投稿發表,每一場海內外的護理研討會都擴展了他在護理視野的廣度與高度。

高立晟原本以為護理師只是常規工作,但生涯隨著服務受肯定、持續進修、投稿等多元成長,他愈來愈喜歡在護理領域探索新大陸,原本的醫生夢已輕輕放下,「醫師可能要很多的時間面對疾病、開立醫囑,而我覺得護理師比醫師更能直接接觸和照護病人,病人最直接的回饋也是反映給護理師,這個工作讓我體會到溫暖的人性。」

處女座暖男,關注病人大小事

高立晟記得,剛入行時,常被學長姊們唸動作太慢、說話太小聲,但隨著對服務流程愈來愈嫻熟,現在不僅能保持自己的步調收放自如,更發揮處女座的細心謹慎,讓病人舒適,讓工作場所井井有條,讓接班的同仁好銜接。他常在交班時順手整理好病歷,並將所有紙張文件對齊後調整適當順序。他也願意花時間為病人多做一點,遇到臥病需要翻身的病人,他會先將床面整理鋪平好;若是身上貼著膠帶的病人,他會細心將翹起的膠帶重新貼好。高立晟細緻的照護和令人安心的態度,讓長輩級的病人特別喜歡他,跟他交班的護理師也特別放心。

高立晟覺得,過往自己話不多,多專注在服務步驟的正確性上,較少與病人或家屬互動,但現在的他學會主動跟病人問候、聊上幾句,自然而然的傳遞關心,他也會仔細觀察病人需要的服務,幫他們抬高床頭或是將棉被蓋好,「其實我沒有做得很多或是特別照顧,但只要多關心病人,讓病人的舒適感增加,他們就會很謝謝我!」一句話或一個舉動,都可能帶來療癒人心的效果,自我要求高的高立晟,慢慢增加與病人的良好互動,努力發展溫馨的護病關係。

急診工作也讓他看見生命的不容易。有個印象深刻的急診老病人,是患有氣喘與慢性肺炎的中年人,為了給前妻和孩子足夠的贍養費,選擇從事薪水高卻不適合身體狀態的粗活,經常引發氣喘而緊急送醫,尚未康復又偷偷離院趕去工作。最後一次被送來醫院時,已經沒有生命跡象,經過搶救後送去內科加護病房仍然沒有甦醒,連絡上家屬後沒多久病人就過世了。難過之餘,高立晟將對這名病人的照護歷程撰寫成個案報告,希望藉著分享自己的經驗,讓其他護理師有更多參考模式,幫助有類似呼吸道問題的病人。

接收激動情緒 眼淚紓壓

急診工作也需要懂得抗壓和情緒管理,因為除了重大傷病,也會遇到酒醉或打架受傷的病人,或是焦急等待的家屬。高立晟記得自己還在當護佐的時候,考量一位阿公病人想上廁所卻下床吃力,加上還必須做相關檢查,因而拉上圍簾、幫病人綁上尿套,卻遭到家屬大聲質問:「為什麼不讓他下床?」當時年紀尚輕的高立晟感到委屈,但還是保持冷靜地簡潔說明並處理完畢。「雖然護理師做了應該做的事,有時病人或家屬卻會大聲責備我們。」面對病人或家屬的負面情緒、甚至暴力事件,新手時期尚未摸索出自處之道的高立晟,難免感到挫敗、難過,有時候壓力太大,「趕快到沒有人的地方哭一下就好了。」眼淚流完更堅強,又能恢復心情繼續完成工作。隨著年資與歷練增加,加上吸取學校老師等護理前輩分享的臨床經驗,他逐漸能理解家屬的不安和緊張,也體諒病人受到病痛折磨才無法控制情緒。「這是護理師必定會面對的課題。」對於新進的學弟妹,他也建議他們要學會做好心理調適,用同理心去面對。

忙碌之餘,高立晟還兼任部門的活動組長,負責讓同事們度過一段歡樂的活動時光。圖為2018 年花蓮慈院急診忘年會合影留念。

部門活動靈魂人物 悠遊護理天地

忙碌的急診工作之餘,高立晟還身兼部門的活動組組長,負責舉辦忘年會、迎新、普渡祈福或各節慶活動,這個二十五歲的大男孩,發揮他在五專玩社團的活動籌備專長,不僅活絡同事間互動,更能凝聚團隊感情,尤其是連續四年製播的「急診部年終回顧影片」,集導演、編劇、剪輯於一身,巧妙改編了急診夥伴的服務心聲和趣事,總受到大家的高度期待和熱烈討論。高立晟說他喜歡大家看到成果時的開心表情,也希望大家在活動中玩得愉快,完成事情後的成就感讓他非常滿足!

很在乎家人的高立晟,雖然獨自在外打拚,卻讓爸爸媽媽很放心,雙親深知兒子有目標、追求完美絕不放棄,也因此爸爸對他有很高的期望,高立晟也始終自許要讓父母親抬得起頭。或許是受哥哥影響,妹妹後來也跟進走上護理路,目前在大林慈院當護理師,高立晟感恩妹妹陪伴在父母身邊,讓他無後顧之憂,盡力將能做的事情做到最好,讓自己成為家人的驕傲。

現在的高立晟,在實務經驗與實證案例上已經琢磨出整合的功夫,對護理教育有嶄新的體察和展望,加上學姊鼓勵未來可朝教職發展,將臨床技術結合學術知識,讓學生更有興趣且更快理解,他為自己設定了新目標,下一步要報考慈濟大學護理系研究所,持續深造精進,如同他所喜愛的動畫角色「巴斯光年」一般,樂觀向上、勇於探索浩瀚的護理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