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承經驗與心法【志為護理第十八卷六期 - 學姊,請聽我說】

文/林孟儒 臺北慈濟醫院 3D 身心醫學科病房護理師 圖/余翠翠

我在胃腸肝膽科病房服務六、七年時,醫院新設立的身心醫學科病房缺護理人力,所以我被調過來,單位十幾位護理人員只有兩、三位有身心醫學科背景,其他都是內外科轉調或剛畢業的同仁,所以我剛到病房時,跟同事們一起走過一段相當不容易的過渡期。

在身心科從頭開始學專業

剛開始跟身心科病人互動時,我很不適應,常常不知道要怎麼和他們溝通,感覺多說多錯,因為病人可能曲解語意,或是沒立即滿足需求就對護理人員咆哮。但與同事們互相傾訴及分享的過程中,了解到「其實他們就是生病了,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當時的護理長張凱雁(現為護理部督導)也教導我很多溝通技巧,告訴我碰到這樣的狀況下一步能怎麼做,因此我學習放慢腳步,試著去了解病人情緒激動的背後原因。還有,在工作之外,要找尋自己的興趣和抒壓方法,將自己的身心狀況調整到最好的狀態,才能照顧好身心科病人。

從事件中反省溝通與同理技巧

有一次我遇到一個躁症的病人,因為要求出院無法立即滿足需求就在護理站前拍桌咆哮,情緒非常激動,當時我是她的主責護理師,與病人溝通後病人仍然出手要攻擊我,評估決定要約束病人,在約束的過程因為自己緊張,動作也變得慌亂,沒注意到手掌在病人臉前方的位置,病人一張口就咬著我的手腕關節不放,痛得我立刻哭了出來,不論大家怎麼叫她張嘴,病人就是不配合、不鬆口,痛到無法忍受只能請同事直接幫我把手從病人口中抽出來。

當下的我傷口很痛、很生氣,很擔心手留下疤痕,很氣病人,覺得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在我身上!但再看她情緒急躁、言談缺乏現實感、思考鬆散跳躍,完全就是躁症的表現,我開始反省自己,病人情緒已經出現波動,我還靠她這麼近講話,是我自己不夠同理她的感受,而且是自己技巧不足,也沒及時發現攻擊行為,所以沒有能保護好自己。病人出院的那天,她對我說︰「護理師……妳的手我看一下,對不起,我真的不是要傷害妳,以後不會了。」當自己想清楚後就沒有責怪過病人,但是她一句對不起,還是讓我感到欣慰。我拍拍她的肩膀說:「沒關係,我知道,要記得一定要按時吃藥喔。」

其實剛來身心醫學科時因為不懂與病人互動的方法,相對就更怕暴力事件,但是一點一點的經驗累積,我發覺溝通和同理真的很重要,病人其實都是善良的,他們只是因為疾病而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

 

「只要是幫病人做的事都是好的,只是怎麼樣可以做得更好。」林孟儒鼓勵學妹黃馨瑤(左)練就更好的臨床技巧。

將經驗傳承 提醒先顧好自己

「為什麼我要順著他們,為什麼他生氣的時候、可以對著我大叫、發脾氣,是我叫他來住院的嗎?」「一樣的問題她一直問、一直問,我媽媽什麼時候來,我老公去哪裡了,都問一百遍了,她到底有沒有聽懂啊!」……每當聽到學妹們這樣說時,我能了解她們碰到困難了,這完全是我剛來時的心情。

所以我會先安撫學妹們煩躁的情緒,以自身的經驗說明,讓學妹練習同理心及溝通技巧,設身處地為病人著想,我們要以治療者的身分與病人溝通,來協助他們康復。

在帶學妹黃馨瑤的過程中,有次碰到病人在打電話過程中對家人咆哮,干擾病房安寧,影響其他病友情緒,馨瑤見狀就過去制止,結果病人拿著話筒眼見就要攻擊馨瑤,當時我也被病人的舉動嚇到,而且很怕馨瑤受傷,立刻用堅定的語氣叫住病人,過去將馨瑤往我身後拉。

我帶馨瑤離開現場,讓她先緩一緩,回過神來,然後聽她說說她的想法,聽出她的不安,我跟她說自己的經驗,安撫她的不安,教她下次碰到類似的狀況怎麼做比較好。

擔心馨瑤因此而嚇到不敢靠近病人,我帶著她過去跟病人互動,跟她說:「病人的突發性是疾病造成的,並非刻意,而我們的工作就是會面對這樣的病人,所以不要害怕,而是要學習更好的技巧來應對。」

有時候馨瑤也會跟我說她覺得自己都做不好,我總是告訴她:「妳不是做不好,妳做得都很好,只要是幫病人做的事都是好的,只是怎麼樣可以做得更好,對病人的幫忙更大,這是我對妳的期許。」

帶了馨瑤三個月,現在我們分別在不同樓層工作,她是一個求好心切的人,經常提早到單位看同事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地方,是單位的開心果及正能量,是個自我要求很高,非常很有上進心的孩子。但我還是擔心她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希望她先把自己照顧好,不要把生活重心都放在工作上,多給自己一些額外的休閒時間。永遠要記得要把自己身心靈都照顧好,才能在工作上去照顧更多的人。

好壞事都感恩 多一分力助更多人

當初媽媽知道我應徵臺北慈濟醫院的工作時,曾說︰「很好啊,慈濟的師姊看起來脾氣都很好,看妳去了那裡,脾氣會不會有改變。」當時聽到很不以為然,對媽媽說:「什麼啦?我哪有脾氣不好,很煩耶!」可是這幾年下來,我的脾氣真的改變很多。常在工作環境聽到「感恩」兩個字,剛來時聽了沒什麼感覺,現在我卻會跟學妹或是朋友說:「碰到的任何事,不管是好事還是壞事都要感恩,懂得感恩,好的事才會一直來,碰到壞的事,感恩這些事讓自己成長。」

在臺北慈濟醫院工作至今十三年,難免有身心倦怠的時候,而且感覺到學歷的重要,所以我開始在職進修,希望找回讀書時代的記憶以及踏入護理的初衷。

很感謝單位同仁的互相幫忙,讓我在學業、工作兩頭燒的過程中能堅持下去。我想護理這個行業是一代傳一代,是需要傳承的;以前學姊細心的帶我,所以我也有這個責任和義務將我的臨床經驗分享給學妹,所以我會堅持走下去,希望能多幫助一些需要幫助的人。(採訪整裡/胡淑惠、廖唯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