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恆持護理願行 莊慧瑛 大林慈院護理部高專【志為護理第十八卷五期 - 莫忘初衷】

文/謝明芳

停在人生的重要叉路,下一步,該往哪裡走?一場夢,解開了她的困惑。
夢中藏答案,偏鄉就是去處⋯⋯

攝影/于劍興

1985 年,莊慧瑛從弘光護專畢業,成績優異的她,被林口長庚紀念醫院錄取,接下來,就等報到通知了。

等候通知期間的某一日,正巧看到電視播出證嚴法師在花蓮蓋醫院一事,勾起她當初選讀護理的那一念,就是要服務偏鄉的民眾。偏偏,林口長庚紀念醫院與花蓮慈濟醫院的報到日同一天,她好猶豫,整整思考一個月,這段空檔,她還去報考省立花蓮師範專科學校。

某個深夜,她做了一個夢。夢裡,她去看一個畫展,看著看著,走入夢中的圖畫內……走著走著,遇到了叉路,到底該往左或右?她忽覺眼前的景象很熟悉,「這一條不就是要去師範專科學校的路嗎?另外這一邊就是往靜思精舍的方向啊!」猶豫一番,她選擇往精舍的方向去。

夢醒後,她決定到花蓮慈院報到,而成為啟業第一批護理人員中,七位報到者之一。

正式到職前,七個人先到臺大醫院考試兼訓練一個月,(1986 年)7 月再跟隨一位臺大醫院護理督導退休的曾幸玉主任來到花蓮慈院,準備啟業後開始服務。當車子開抵花蓮市街的路口,正是夢中的場景,她終於明白:「原來,我就是要來慈濟。」

她很驚訝夢境成真,更加珍惜這一段特殊的機緣。

花蓮慈濟醫院還沒啟業前就報到的同仁會住在靜思精舍,莊慧瑛說那段時間是她最精進的日子。

入住靜思精舍

由於花蓮慈院8 月才開業,七個人先暫住精舍,住在精舍的一個多月,莊慧瑛形容是自己最精進的時光。

她幾乎每日起來做早課,認真地穿上那一襲海青。到了假日,夥伴們都出遊,唯獨她留在精舍,做養樂多罐的蠟燭手工。有一回,證嚴上人走出來看到她,問起:「咦!人家都去玩,妳怎麼沒去玩?」

「看到上人那麼辛苦,其實,我自己也不喜歡玩,就幫忙做手工。」莊慧瑛心裡這麼想著。

每當假日沒回臺中,她就會留下來做手工,更可貴的是,她也跟著上人到義診所為鄉親義診。

當年,來往東、西部的最快交通工具是飛機,搭乘四十人座小飛機時驚心動魄的恐懼是莊慧瑛難以忘懷的,所以,她每隔三個月左右才回家一次。住在精舍一個多月茹素,回到家吃到葷食,她拉了三天肚子,這些都成了她珍貴回憶的點滴。

一九八九年,莊慧瑛(左)參與臺大護理行政訓練班獲結業證書。

門診之外,最多科別的手術室

二十出頭歲的應屆畢業生,面試時難免緊張,莊慧瑛把最想去的單位OR(手術室)誤說成ER(急診室),便在臺大醫院急診室受訓了一個月;回到花蓮後,繼續在急診室服務,但初期急診的病人並不多,她轉到門診幫忙。

有一天,她在走廊上遇見護理科主任,主任走上前來關心:「聽說,妳想去OR?」她回應:「對。」待在門診一個月後,她被調到手術室,一待就是十年。

早年建置手術室,大部分的作業模式是從臺大醫院「移植」過來,但最大的貢獻者,是當年建置供應中心的護理長林智惠,莊慧瑛非常感恩她協助大大小小的事務,包括採購儀器設備、打包器械和基本包的訓練、建立作業標準流程等。

「那時兵荒馬亂,東西從無到有,就算買了一整套器械,可是來的醫師使用的器械不盡相同,器械就要再買。」莊慧瑛說,從臺大醫院來支援的醫師們,作業模式不盡相同,對器械的使用也就各有不同選擇。

然而,她遇見一位從美國回來的婦產科醫師,雙手就如器械,「楊朝融主任的手好巧,不需用夾子等任何工具,徒手就可以把剖腹產的新生兒抱出來。」受美式教育的楊主任,對護理人員相當尊重,從門診至任手術室護理長的莊慧瑛,深受楊主任信任,每當有會議或活動,主治醫師或總醫師沒邀她出席,這一群醫師就得挨楊主任罵。

在手術室裡, 偶爾器械使用不順或儀器突然無法運作,跟刀的護理師們又無法處理的時候,總讓一些醫師心煩意亂,「我這個器鑽(骨鑽)不動了,叫你們護理長進來。」很神奇地,莊慧瑛才走到門口,機器就又正常運轉了。

隨著科技發展,手術方式也日新月異,當鏡檢出現了,許多器械都要組裝,當時花蓮慈院第一個簽約醫師陳英和曾經為此煩惱,「這到底要怎麼配才對?」莊慧瑛一出馬,兩三下就裝好了,令陳英和院長佩服不已,「以後有妳在就好了。」

「這好像是我的天性,一下子就會了。」莊慧瑛笑稱,自己就像工務室的醫工組。

早期在花蓮時,休假會去參與義診,上人也都會參加。左三為莊慧瑛。

十年光陰,培養專業與陶冶人文

當時,從臺大醫院來的醫師,如:郭漢崇、陳英和、簡守信、楊榮森……技術好、年輕又帥,常吸引一群護理小女生們,擠在門外偷看醫師們的操刀英姿。

「護理同仁們的舉動,說起來還真可愛。」莊慧瑛談起,整個手術室團隊的氣氛很好、凝聚力強,以至於遇上大刀時,大家都能團結一致。

讓莊慧瑛印象深刻的兩名個案,一位是當年(1987 年) 十四歲的布農族少年林傳欽。去修車廠當學徒的林傳欽,才從車上下來,不料,被傾斜而下的碎砂石埋掉下半身,送到醫院急救時,團隊用了六十三加侖的食鹽水為他清腸洗肚,還輸了兩萬西西的血,才把情況穩住。

但是,他的下半身嚴重感染,肢骨節節壞死,骨科陳英和醫師眼見他將因敗血症而喪命,不得不為他進行雙腿的齊截手術。截肢後,他的肛門、坐骨都沒了,不但要忍受劇痛,活動力也受限;接下來,泌尿系統和皮膚重建問題,則是另一段長時間的巨大考驗。

另一名個案發生在1992 年,五十二歲的臺大外科部教授廖廣義,在清水斷崖被落石擊中。他因大量失血,輸血量達三萬八千西西,數小時的休克引發多重器官衰竭、腦部萎縮,當晚,在省立花蓮醫院原要判定為腦死,後來在花蓮慈濟醫院曾文賓院長和外科蔡伯文主任帶領醫療團隊全力搶救下,終於挽回性命。

手術室的護理師們,經過各科的小刀、大刀等不斷訓練,各個實力堅強,莊慧瑛也培養出多位現任醫院的護理精英,例如大林慈院洪阿淑、劉季惠、姚惠娥、方雅淑,臺北慈院林麗華、關山慈院陳香伶,她們都是花蓮慈濟醫院開刀房出身。

莊慧瑛驕傲地說,從花蓮慈院手術室訓練兩年出來的護理師,會比其他醫學中心來得優秀。而花蓮慈院在第一年的訓練,每一位同仁都會接觸各科,從中了解每位同仁的專長,再經第二年的專科訓練,學得更扎實。

在手術室的十年歲月,莊慧瑛不僅教導出優秀的護理夥伴,也帶著大家做出多項創舉,像是環境整潔上的落實,當今稱為「5S」,另外,也參與醫院舉辦的環保比賽,同仁們發揮巧思,利用塑膠袋、電話卡等回收資源,做成一件又一件亮眼的服裝,穿在身上展現服裝走秀。

除了工作上的努力,同仁們在休閒上也充滿益智性。莊慧瑛帶隊參加由藝人胡瓜主持的「百戰百勝」節目,有醫師也參與其中,現場示範如何包石膏,當日湊巧有人因跳躍而跌倒受傷,石膏正好用上,並由骨科潘永謙醫師為那一位受傷者上石膏。

花蓮慈院手術室同仁也把握機會體會一下花蓮的好山好水。右一為現在的臺中慈院簡守信院長。

1991 年7 月,莊慧瑛在花蓮慈濟醫院開刀房時的每日晨會一景。

在他方,再次見到「慈濟」人

隨著醫院漸漸蓬勃,手術室漸趨完善,莊慧瑛也步上另一段護理旅程。

慧瑛的爸爸因工作緣故需出國,兩個弟弟又在外地工作,家中只剩媽媽一人,為了陪伴媽媽,她在1997 年6 月回到臺中菩提醫院工作。

1999 年,臺灣發生九二一大地震,中部嚴重受創,所幸,她服務的醫院安然無恙。受傷者陸續被送進醫院治療,院方也開放一半的病房浴廁,提供給民眾洗澡。

那一日,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她面前,是簡守信醫師,從花蓮帶隊來到她的醫院支援。「看到自己的人來,感覺很窩心!」莊慧瑛的心情,猶如受災民眾見到慈濟人來,令她感動且心安。

發生這麼重大的事件,花蓮慈院的主管對她很關心,特別致電問她有沒有怎麼樣?「要不要再回來花蓮?開刀房需要妳再回來整頓。」

在臺中工作兩年多,爸爸也從國外回來了,莊慧瑛想一想並和爸爸商量一下,「好吧!」她決定再回花蓮,於是在1999 年11 月重返慈濟醫院,展開手術室的人員、清潔、環境等事宜整頓。

有一陣子,大家談論大林慈院將要啟業,莊慧瑛也聽聞這個消息,她心底期待著,若能到嘉義大林服務,離家就近了。主管聽進她的心聲,欣然接受她的請求,2000 年9 月6 日,她成為大林慈院啟業的護理一員,並從手術室整頓起。

在花蓮扎實接受各次專科訓練的莊慧瑛,從大林慈濟醫院啟業初期就加入,至今19 年,也從護理部督導升任為高專, 從事行政管理工作。攝影/黃小娟

跟隨社會脈動,不停學習

醫療照護持續進步,莊慧瑛的學習也與時俱進。

待在花蓮慈院手術室期間,醫院正缺感染管制的人才,在主任鼓勵下,她到臺大學習感染管制;而心臟外科正要成立,她也至臺大心臟外科受訓一個月;此外,醫院還派她到臺大進行一個月的行政訓練,她便與幾家醫院的人員成為臺大第一期行政訓練的種子。來到大林慈院,她利用年休假自己去學中醫,並考取中醫七科九學分證照。

持有感管師證照的她,擔任多年感染管制查核委員,約在四年前開始承擔嘉義市醫療院所( 含護理之家) 的感管查核工作,嘉義市衛生局幾近連年聘請她擔任查核委員,輔導基層院所感管及防疫措施的落實。

「很多專業,我們要自己去充實,只要是對工作上、技能上、知識上有幫助,就要利用自己的時間去學。」許多課程都是莊慧瑛利用假日自學,她相信多學有益,就像是二、三十年前在學習感控時,她萬萬沒想到在2003 年發生SARS 疫情之際,居然派上用場。

從東部到西部,莊慧瑛歷經急診、門診、手術室、婦產科、外科、骨科病房、感染管制小組、供應中心、傷口照口、TPN(全靜脈營養治療)等單位的督導工作,也曾接受安寧療護初級班訓練。任職大林慈院這十九年,也從護理部督導升任為高專,從事行政管理工作,包含婦產兒科、洗腎室、感控中心、老人醫學科病房等督導,還擔任勞工安全、護理用品、環境品管、員工福利及感染管制委員會委員等業務推動。

為了提升專業知能,莊慧瑛於2001 年展開第二階段的求學生涯,進修慈濟技術學院第一屆的二技在職專班,2004 年取得護理學士學位;2006 年,她進入弘光科技大學護理碩士班護理行政組就讀,同年受證慈濟委員。

求學期間,她每週兩日跑回臺中的學校讀書,她很懷念與感恩同學都到火車站接送,至今,她與研究所的老師、同學都還保持聯絡,逢年過節或生日,大家一起去拜訪老師。

2010 年,她從碩士班畢業,2011 年4 月則取得講師證,持續今日仍是一梯又一梯護理實習生的老師,帶出無數的學生。然而,使她最感動的,依舊是在花蓮慈院手術室那十年,培養出三、四百位的護理同仁,其中有一位,在她來到大林服務後,寫了好幾頁的小卡片送給她,頁頁都是值得回味的往事及感恩。

教與學並進「不管同仁還是學生,教導後,他們的領悟力及努力相當重要。而我們以身作則,讓學習者看到我們怎麼做,他們除跟進外,加上自己用心體會及感受而朝目標前進。」這就是傳承;而自己更要不斷精進,期日後每一位學習者都有傑出的表現,這是莊慧瑛最終目標。

每每遇貴人

「我從畢業到現在,際遇都很好。」莊慧瑛回想,從當年的護專畢業至今,一路有太多貴人相助。

她最初遇見的貴人,是臺大退休的曾幸玉主任。記得當年考試、面試後,曾主任很擔心她不來,親自打電話到她家。談話間,曾主任問:「在妳的生涯中,有沒有什麼讓妳感動的事?」

莊慧瑛分享了一段自己在護理求學階段的故事,曾主任聽完後便說:「我就是需要妳這樣的人。」

儘管曾主任後來在臺中慈雲寺出家且年紀漸長,這一群「學生」依然感恩、探望、關心他。

進入花蓮慈院服務後,人稱「林阿姨」的林智惠護理長和溫舜華主祕,兩人的身教、言教,對莊慧瑛影響甚深,除工作上的指導外也學到怎麼穿著得體,日常待人處事的影響更是直入心坎。莊慧瑛也特別感恩章淑娟主委,「引領我進入臺灣護理學會擔任手術室委員會暨中醫護理學會委員,為全臺灣的護理人員服務,盡己之力並讓更多人認識慈濟醫院」。

隨後,她去到臺中工作的兩年多,感念護理主任和醫師主任都對她很信任。當時,她還不會開車,護理主任接送參與活動;而有「臺中一刀」封號、開刀速度快、狠、準的醫師主任尊稱她為老師,因為她甫到醫院,就教「一刀」操作電腦。

她在臺中工作時,也遇到好夥伴范姜玉珍,她很感恩玉珍對她的護持。她要來大林慈院服務時,也邀約玉珍一起來,「她來了,她每天清晨從臺中搭火車過來上班,讓我很感動!」莊慧瑛說,直到臺中慈院啟業,玉珍才調回臺中服務。

而今,護理部陳佳蓉主任是她現階段的貴人。「佳蓉主任是很好的指導者、傳承者,傾囊相授、指點迷津,讓我在護理專業及慈濟志業能往前邁進。」

莫忘對人的關懷

自小在校很喜歡數學的莊慧瑛,老師看到她的天分,也一直鼓勵、護持她,她差一點就要去讀會計科了。因緣際會,她看過很多生病的人,家人也認為女生讀護理,不僅能照料自己也能照顧家人,因此,她選擇走上護理這一條路。

「我的護理學生制服,都是媽媽做的,西裝外套也是媽媽自己做的喔!」家中有一位裁縫師媽媽,讓莊慧瑛既珍惜又滿足。

畢業後的職場抉擇,她很感恩開明的爸爸,尊重她的意見。「畢竟兩家醫院的報到日期是同一天,假如爸爸當初不同意我到花蓮,就沒有現在慈濟的我。」

從小,爸爸、媽媽對他們三個孩子的教育「對人多付出一分關懷,使人更親近,凡是親力親為,勤儉、務實為人的根本」,成了全家待人接物的依止,也或許是這樣的「家訓」,早在莊慧瑛的心田,埋下細心、耐心地照顧他人的種子。

過不久,莊慧瑛的護理生涯將邁入第三十五年,回首這一路的精采風光,她說,就是秉持護理的最初衷。當遇到人生下一個重要叉路時,下一步,她知道該往哪裡走。

佛誕日浴佛大典後,靜思精舍師父與志工推著行動浴佛臺至各科病房讓病人及家屬也能感受佛恩,中左為莊慧瑛。攝影/劉志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