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實自己,把握當下【志為護理第十八卷五期 - 男丁手記】

文/徐振瑋 臺中慈濟醫院急診護理師 圖/賴廷翰

「你為什麼要讀護理?」這句話從開始踏上護理這條路後,便是身邊朋友詢問的話題。其實,剛開始的想法只是想吹吹很冷的冷氣才進入護理,雖然同時有考上臺中高工,但機械科的環境太過於炎熱了……

就讀護理後不久,父親因心包填塞去世了,接到醫生電話的我多麼希望那是一場夢。過程中陪伴父親的大體,幫法醫搬動解剖後的父親,那一天的景象至今仍深深烙印在我腦海。隔沒多久,母親經營的公司因遭人陷害而倒閉,家中財富瞬間歸零,有些日子還只能以泡麵及麵線度日,母親也得了憂鬱症,五專畢業後的我沒有時間灰心喪志也沒時間流眼淚,將家裡的悲傷轉為往前的動力,順利的考上了護理師執照。

五專畢業後,因為外婆是出家師父的關係,佛教家庭的我選擇了慈濟科技大學二技就讀。在慈濟我找回了失去父親的愛,冷冰冰的心被漸漸打動,慈濟把學生視為家裡的一分子,讓我學會感恩及學習如何去愛自己、愛別人。在這短短兩年我也利用公費去新加坡當交換學生,與美國德州大學護理系交流,了解護理在不同國度的文化差異,很感謝慈濟給了我國際觀,也體認到護理不管到哪,做的都是用最真誠的心去服務病人;也了解到臺灣健保真的很好,去新加坡印象最深刻的是,看到一位爺爺自在地拿著拐杖在街上一跛一跛的前進,但仔細看,發現爺爺的右腳明顯脫位呈現S 型變形,仔細詢問當地人才發現,那是很多老人骨折沒有錢就醫而造成的普遍現象。

二技畢業後,我以公費生的身分選擇了臺中慈濟醫院急診,因為雖然未能救得了自己的父親,但願能有機會救疾苦眾生。

身為新人進到急診,壓力的確很大,還記得某一天,一個到院前心跳停止的爺爺送來急救,當下腦袋空白,只能傻呼呼地站在旁邊觀看,感覺自己幫不上什麼……在急診幫病人打針,每次打完靜脈留置針,覺得現場都像「案發現場」一樣血泊滿地,雙手也沾著血跡,有陣子心想難道我又要什麼都不能做了嗎?護理真的適合我嗎?心裡也給自己莫大的壓力,責怪著自己難道要因為能力不足,讓一位病人在我眼前離開?太大的心理壓力及身體上無法適應夜班的我,在有一天吃午餐時,學姊們發現我牙齦怎麼都是血塊,急忙幫我抽血,血小板剩2,000,急忙輸血並住院一個禮拜,第一次體驗當病人的感覺,也是第一次離死亡那麼近,終於了解上人說過的,我們永遠不知道無常先到還是明天先到。

經過了一年,現在身體健康了,工作上也比較順利了。當同一個場景再現眼前時,一個奶奶到院前心跳停止,在我們團隊的合作下恢復了心跳,每下的心臟按壓,都想到多少張家屬的面孔在等著奶奶回家;自己生病住院及工作經驗累積以後,才慢慢領悟到,護理的價值,重要的不是每個月薪水的多少,而是每個月累積了多少救人及助人的過程、能力;充實自己去把握當下面對的每一個生命,發揮自己的護理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