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老將 護理新人【志為護理第十八卷五期 - 老師,請聽我說】

文/邱建元 慈濟科技大學護理系四技四年級

走上護理路,外婆的影響很大。我是外婆帶大的小孩。小時候不管大小病,只要去診所看醫生,一定都是針筒伺候,即使只是一個小感冒,如果發燒就更慘了,一定會「吊大筒」。每次這種時刻,我總是會用著尖銳淒厲的哭聲搭配翻來覆去的掙扎與護士阿姨對峙許久,直到她失去耐心,這時,曾經在診所從事護理工作的外婆就會接過針來幫我施打。印象中,外婆的手很軟很溫暖,在她的安撫聲中,往往針就悄悄的打好。那時就常想,以後長大我也要當護士,覺得可以跟外婆做一樣的工作是一件很酷的事。只是後來念了普通高中然後升大學,也就「暫時」與護理分道揚鑣。

擔任社工鼓勵追夢 喚醒幼年的護理願

大學時期就讀社工系,雖然對於護理工作仍舊有憧憬,但覺得兩科系一樣都是服務人的工作,大學畢業後投入社工領域,因為服務對象是青少年,常需要陪同少年就醫,每次進到醫院,空氣中那混雜酒精、藥品以及消毒水等的味道,總是從第一口呼吸開始即滲透進入我的每個細胞,悄悄喚醒那深藏的記憶。外婆過世後,有次在工作時與少年討論夢想這件事,覺得自己一直在鼓勵少年努力追夢,那自己呢?這樣一個契機,我拾起書本,考取慈濟科技大學的護理學系,這時候的我36 歲了。

學習護理 陷入不知所以然的困難

社工系與護理系雖然都是以人為出發點的一門學科,但在養成教育的訓練方式卻截然不同,特別是護理有許多的技術要學習,每個技術都有一套標準作業流程,需要熟記。但是社工處遇個案的過程中,雖然也有一套所謂的標準流程,但是隨時會針對個案的情況進行調整,沒有固定的標準化流程,例如遇到中輟的個案,可能會從家庭方面著手,也可能從學校方面著手或是從個案本身著手。所以一開始學習護理技術,總是一個步驟一個步驟的背,不管是練習或考試時,操作起來總像是在分解動作般沒有整體性,直到真正理解為什麼要有這樣的流程後,才能拼湊出整個技術的輪廓。我學習護理的過程常碰到「不知所以然」的困難。這個問題在孟娟老師帶我實習時,獲得解答。以高血壓護理為例,老師說我們都只知道造成高血壓的很多原因,但是機轉卻不了解,兩位病人同為高血壓,有可能是不同原因造成。就像個案要監測心電圖,但我們常不知道監測的目的。所以老師透過生理學,說明造成高血壓的各種機轉以及處置過程,然後搭配個案的病症以及相關治療,進行整合性的分析,原來照護個案要看整個面,而不只是一個點。愈來愈深入護理的內涵,大四選習時,突然頓悟,無論是護理或是社工,其實只是施用招數的不同,但本質卻是一樣的。

實習抓不到訣竅的挫折感 回頭釐清初心

九梯次的實習,在求學過程是很大的挑戰。除了白天的醫院實習,下班後接踵而來的就是永遠查不完的藥以及疾病,外加怎麼寫都覺得內容少了什麼的報告。我不是屬於聰明的學生,知識的記憶需要更多次的堆疊,加上找文獻、資料與撰寫報告,等到回神時天空都已經露出魚肚白的顏色,然後拖著整夜未闔上的眼繼續實習去。特別是在內外科實習時,這樣的生活不斷上演。也曾在一晚未睡的實習前,倚著窗臺想著自己究竟適不適合這樣的工作。實習場域的氛圍、與學姊之間的相處方式以及工作的節奏,在那段時間總是有一種抓不到訣竅的挫折感。腦海中常會問自己是不是應該回去從事原本熟悉的社工工作。很感謝李崇仁老師在那段我猶豫的時刻,協助我釐清護理工作的意義與價值。老師提醒我,過度在意別人的眼光,做事情就會綁手綁腳;為了別人而做就會失去自己為什麼要做的意義。老師協助我去釐清,實習的主要目的不是要當學姊的小幫手,也不是討好任何人,實習生要做的是學習如何去照顧、去發現、建立關係以及與學理做對照等;節奏感這件事,要等自己真正進入臨床後才會開始……。

老師的當頭棒喝如同醍醐灌頂般,瞬間把即將被流沙淹沒的我拉起,我也開始從心去調整心態,刪去非理性期待,聚焦在自己實習階段中應該要做的,並且不讓負面情緒將自己給綑綁,這樣的調整,對於面對之後的實習就有明顯不同的動力。讓我能夠從那原本不舒服的泥沼中,跳過外顯的狀況,重新回到並且檢視自己當初想為護理工作的初衷,突然間覺得,很多以為的大事其實都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本來無一物,又何處惹塵埃。

老師的支持與鼓勵 長養與眾不同的護理功力

很幸運,實習中所遇到的老師,除了學理、技術很專業外,也會給予我滿滿的支持與鼓勵,倍感溫暖。其中讓我記憶最深的兩位實習老師是兒科的淑敏與產科的彭之吟老師。兒科病房每天總是充斥著小孩們的淒厲哭聲,特別是發藥或是進行治療時。淑敏老師運用不同的方式,無論是對年紀小的病童使用手指遊戲、稍大的孩子運用自製的媒材,總能讓他們從不願意配合變成乖乖就範。老師常說實習很大的目的,是要讓我們喜歡這一科,而不是實習完這科,就下定決心以後不走這科。有興趣後的學習,護理這條路也就能夠走得遠。而產科是我實習前最抗拒的一科,我是男護生,對於需要碰觸或是觀察產婦私密部分,內心感到很糾結。實習一開始總是希望產婦能夠拒絕我,這樣我就可以逃避令我覺得尷尬的情境。但之吟老師總是很有誠意地在事前先與產婦溝通,希望能夠讓「男」實習生一起進行照護,老師總能在旁帶領與陪伴。幾次後似乎也不再有先前的排斥與尷尬,反而能夠很自然地進行相關照護。

走入護理,發現護理工作遠比原本夢想中的護理複雜且困難。曾經徘徊在社工或護理的雙叉路上,猶豫不定。然經過四年的陶冶,原來社工與護理的養成訓練讓我能與眾不同,就像金庸小說中的人物同時有著兩派不同的武功加乘,我的護理更有社工專業的服務特色。相信在護理的路上還有許多的難關在前面等著我去越過,但無論如何都會提醒自己要謹記初心,因為這是決定自己能走多遠的重要配備,我是護理新鮮人,未來,還請多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