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與放手【志為護理第十八卷五期 - 編者的話】

文/章淑娟 慈濟醫療財團法人護理委員會主任委員

九月適逢教師節,花蓮慈濟醫院舉辦「憶師」(憶起感恩、師情話意)徵文比賽,有急診護理師分享在她青澀的新進人員時期,在臨床教師陪伴學習之下,讓她從充滿壓力的菜鳥護理師進階到成為臨床教師,想來酸甜苦辣卻有暖暖的力量在支持著。老師除了教導專業技能之外,執行專業活動時的行為舉止也要符合規範甚至超越倫理道德的示範作用,在學員工作中陪伴度過高壓的新人階段,在遇到艱深困難個案時適時伸出援手一起度過風浪,但最後也要懂得放手。如同懷孕的母親,持續滋養養分並呵護胎兒使不受傷害,陪伴經過痛苦的生產過程,最後斷臍放手。

最近觀賞唐美雲歌仔戲團演出的高僧傳之一 -- 智者大師,在佛教界南北歧異很大時,求法大蘇山的慧思禪師,在深入《法華經》之後,禪師讓他代理接受佛法辯論,有了傳承,慧思禪師令智者大師另開山門,離別前,慧思禪師交代「莫將佛法當人情」這句話之外,再加一句「莫做最後斷種人」,就是要將所學的佛法傳承下去,如同菜鳥護理師在臨床教師帶領下,不但成為精熟的護理師,也成為一個臨床教師,接手將照護理念及價值傳承下去。也許數年後臨床老師已不在旁,但精神理念卻深植心中,正確的護理價值觀因此延續生根茁壯。慈濟學校特有的慈誠懿德會制度,慈誠懿德爸媽陪伴學生,扮演除了專業和心理適應外的生活關懷角色,透過慈懿會爸媽陪伴傳承誠正信實、慈悲喜捨、付出無所求的慈濟精神,相信每一個慈濟畢業的學生心中都有這顆愛的種子。

每次當發生災難時,總有慈濟志工的身影,慈濟人烹煮熱食、發放毛毯,不是只有讓災民溫飽,志工的陪伴,傾聽災民的苦、膚慰安定他們的心,志工展現無私的利他精神,也激發出災民協助比他更苦的人的悲心,在日後其他災難時從「手心向上」轉為「手心向下」利益他人的人,這就是佛教中的「覺」,自覺、覺他、覺行圓滿。一位在土耳其地震倖免於難的婦女,20 年後再遇到慈濟人,拿出已經變薄的當年慈濟發放的毛毯,婦女將毛毯收藏在箱中,表示未來要留給女兒,讓女兒知道感恩在苦難時有來自臺灣慈濟人的陪伴,將理念傳承給女兒,豈不令人感動?

用生命陪伴生命;陪伴也是一種藝術、理念、價值觀的影響,當人身在困境中有人陪伴,是一種溫暖,那股溫暖會產生一種無法取代的力量。陪伴者本身的涵養和理念對生命意義的詮釋,會在被陪伴者心中產生一種精神力量,當事過境遷陪伴者已經放手,若有類似情境現前時,過去陪伴者的精神會再浮現,形成一種安定的力量,這樣的陪伴者,可能是專業的老師、生活導師和生命的貴人。

照顧病人的陪伴,精神理念又是什麼呢?美國護理學會出版的《護理實務的範疇和標準》一書中,Nakayama 等學者定義護理素養為結合知識、技能、價值觀、信念以及護理經驗的能力,更進一步的解釋護理素養被認為是一個反映專業護理師的感受想法和判斷的整合的表現。這樣的表現和價值觀與過去的經驗有關,所以每一個經驗,都要轉化成正面學習的內容,才能豐富知識技能並自我調整價值觀念,讓自己在動態的改變中更好,更有熱忱和能力去解決病人的問題,這就是護理!

太魯閣族的男護理師田廣增,分享在經歷照顧臨終病人時,除了提供病人生理上的照護,還有心靈上的膚慰,同時陪伴家屬,讓他們可以表達心裡負面的情緒,家屬才更有能量去面對瀕死的親人,在家屬哭泣時,他陪在一旁,不一定要多說些什麼;因為有護理師誠摯的陪伴,讓家屬感覺有個肩膀可以依靠而不孤單,因此不用太多的言語,同在也是一種陪伴。田護理師從照護病人的經驗中學習生活的意義,也逐漸讓價值觀更為穩固,他表達自己深深感受到「生是偶然,死是必然」,「無常往往比明天先到」,所以我們平常就是要活在當下,更要珍惜身邊的每一個人、每一項擁有。